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一部向精准扶贫工作致敬的好作品
来源: | 作者:张清华  时间: 2019-12-02
  《战国红》是一部荡气回肠的小说,一部有重大主题但并不概念化的小说。它不是一般的命题作文,虽然主题先行,但是它又是一部严肃的、包含多层伦理诉求的小说。所谓多重伦理诉求指的是,首先它是一部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扶贫主题文学作品;其次它又是具有现代意识的包含了生态、科学、思想的作品,是科学扶贫;最后,它是一幅乡村人情世态、风俗文化的画卷,非常接地气,是一部形象丰富生动的作品。
  这是一部具有高度真实性的作品。新文学以来,从鲁迅和文学研究会作家开始,强烈的悲剧意识、现实关怀是描写乡村社会这类小说的传统。当代随着社会变革的脚步,原来的写法被改变,从“土改”小说到合作化、人民公社题材小说,从《暴风骤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到《三里湾》《山乡巨变》《创业史》再到《金光大道》,有得有失。
  《战国红》其中内容也是几度波折,着墨最多的是海奇的扶贫经历。养殖业遭受重大挫败,海奇离开了柳城村,这是小说的双线之一,详细叙述了他和村里姑娘、业余诗人杏儿之间的情感纠葛,海奇的扶贫之路艰难曲折最终失败,这是因为那时的国家财力和政策力度尚未达到,而第二次的扶贫便受到了强大的政策支持,形成了一个系统工程,其中,充裕的资源和得力的政策、强化的工作力度,使得这次扶贫获得了成功,这也符合当前我们国家的政治状况。两条线彼此交错,构成了时空的交错以及对照,这使得小说在叙事和构思上也有了新意。
  小说所表现的扶贫工作的方方面面和乡村生活的林林总总之间有机地结合。小说在描写柳城村的扶贫史方面笔墨非常扎实,这里本来自然生态十分脆弱,多年前的乱砍滥伐致使植被遭到破坏,水源被挖断,农业生产遭受严重破坏,加之各种天灾人祸,贫穷笼罩着村庄,村里人得上怪病,女人残疾,男人嗜毒成瘾,风气变坏,没人相信他们能够脱贫。在描写这些内容的时候,小说没有概念化的痕迹,而是非常自然和真实地叙述。在陈放、李东、彭非三人来到之后,他们通盘规划,先力求动员人、感染人,激活了一盘死棋,也激活了乡村的年轻人。杏儿、李青等村中的女孩儿被动员起来,汪六叔作为老村干部也起到了关键作用。扶贫工作队带领大家搞种植业、搞养殖业、搞加工业;同时启动治赌、治懒、治病,打井整治环境,整治人心世风;也有文化扶贫,如辅导杏儿的创作,筹建农家书屋,方方面面都有所涉及;以及政治扶贫,最后选出了新的领导团体。这体现了贯彻国家的扶贫方针,但它又和乡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紧密贴合,令人信服,并不会让人感觉到是做表面文章,而是丝丝入扣,叙述得很自然。
  作品成功塑造了陈放这一人物形象,非常饱满和感人,57岁的陈放身为省里的干部,就如李青问的那样,为什么这样爱柳城?为什么会像扛活一样为村里老百姓服务?这是一个并未有明显拔高的安排,他的爷爷曾经参加辽西抗日义勇军,他对这片土地有无限的爱。他是一个质朴诚实、不花哨的干部,他有耐心和办法、经验和智慧,这些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特别是他时刻将老百姓挂在心上,在涉及乡村百姓利益的时候他有坚定的信念。
  小说写到最后,在扶贫工作方面取得重大进展,成就显著,而且在深受肯定的时候,陈放忽然遭遇车祸去世。他的死是符合逻辑的,但是遭遇车祸显得过于巧合,有一点突然。临死前他深情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朴素的品质。最后非常戏剧性的是在埋葬扶贫英雄的地方,人们挖墓时挖出了玛瑙,这体现了扶贫本身的付出,体现了重大的付出和牺牲换来的一种精神的价值。这种很珍贵的战国红玛瑙一经发现,村里的老百姓不仅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致富,现在又有了一个更加迅速的致富方式。当然更重要的是其蕴含的精神价值,英雄长眠在这块土地上,但是发现了玛瑙,这象征着代价、付出和牺牲,也象征着升华、回报和成功,标志着扶贫取得重大的决定性胜利。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