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端庄的红尘
来源: | 作者:孙 琳  时间: 2019-12-03
  酒杯里荡漾的是什么?你熟悉。
  味道里,盛满生活的滋味。
  一颗葡萄死了,它的生命延续到酒杯里。让我感动,那绿叶和紫色的颗粒,被创造成红色的水,登上高雅的吧台,那姿态,滴下晨曦,滴下露珠,幻化成红色的传奇。
  你会在咽下那红色的液体时,想到根深叶茂吗?你会想到紫色的铃铛,在风中左摇右晃的姿势吗?
  徘徊在春风里,我在一粒葡萄种子里,看到了端庄的红尘,生动在月光下。
  葡萄酿酒,酒酿造生活。
  酒神在唱。

  燃烧的包谷
  红尘里,有一片包谷在燃烧。
  山上的青草和羊群舞蹈欣喜,月亮忘记了坡上的诺言,只对着我窗口大喊,瞄准包谷地方向。
  包谷的黄昏来了,燃烧着激情。
  城市也燃烧了,那火焰弥漫了尘影,走在一群牛羊的黄昏里。
  我诗歌里的错字起身,围着燃烧的包谷绕圈。十二个月的日子漫长,一半的时间种包谷,一半的时间吃包谷。燃烧的香味,让你和我的脸上都泛起了红晕。
  火焰里,有生命在成长,城市的借条,为包谷种下了美丽。我在那片绿色的地里种下希望。出口成章的想象,在优雅的林间吟唱,谁在夜里哭泣?谁在凌晨回家?
  黄色的生命缓缓地降临。
  我啃着烧熟的包谷,推开北国乡野的夜,在绿色中荡漾黄色的畅想。
  四季燃烧包谷的激情。从种子开始,到一穗包谷,燃烧了生命的光亮。
  收割机压过原野、也压过我的心底,雾霭越过大片的田园,扑扇着光泽的羽翅,燃烧欲望。
  我内心的柴门打开黄色的想象力,生命如花。
  包谷看到了火焰,含苞待放。
  
  包谷的姿势

  黄色,这是肯定的。
  长在秸秆上,你直刺蓝天;像刀枪、像剑戟?你只是一株玉米。
  挂在屋檐,你与同伴相拥,展示黄色的姿势,连接天地,举起黄色的火焰,照亮生命的湖水。
  堆在房顶,你横卧生活,想象牛和犁的诗意。
  庄稼汉子的方言生动,手里的锄与草对话。你在逼人的翠绿中,找到黄,那是属于你的颜色,属于你的姿势,属于你根深叶茂的传奇。
  老婆婆手里,你的身子骨散了,黄色的颗粒坠落成星,拥挤在天河,互相碰撞,嬉戏,月亮抿着嘴偷笑。老婆婆笑得张开没牙的嘴,你跌进去,辉煌日子的江山。
  故土上,你的姿势深得人心。

  游思横行
  游思像鱼,在脑海里乱撞,长着脚一样横穿对面的山岭,走进原始森林,足迹深深。
  路过空闲的锄头,讲述回忆的老井,不断地重复太阳的辉光,在井水里闪着碎金一样的光。我的眼里涂满金色,在美丽中种下一生的图腾。
  孤独的石头,对着雨水强说愁,新的命题生搬硬套,在四季豆里伸长了我的游思。
  我从哪里来?思绪在残照里凄楚,研磨的月华,从流云和落日的间隙,温暖沉重的心事。雨过天晴,辉煌暗淡,竹篮里的水,在动漫的景色里幻化成谎言。红尘憔悴,我荒芜的额头,在冷雨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
  孤独泛起红晕。

  琴曲浪漫
  时空的距离很长,月亮和星星游走在夜莺的歌声里。
  需要我的伴奏吗?琴曲的浮萍说个不停,围着浪漫的音符跳舞。
  陶瓷的维纳斯展示神的美丽,羞愧了当代超女的容颜;谁的舞姿,扭动哲思的羽翅,和大风一起吹过透明的人间?我的胃口打开了欲望,随着一组音符,飞成一排人生。
  我的每一个手指飞舞纤纤灵鸟,琴键上漂泊着我车子后面的烟尘,生动而有意境,辽阔的酒杯,运用意象,飞动诗句的浪漫,从太白的蜀道出发走到唐朝。长相思,像一片碎瓦,瘦了黄花,绿了湖水。纸上的花蕊,忘情馨香。
  手指在跳舞,抚摸城市的程序,杂草一样的手掌,像一块坚硬的木头,曲子的难度,点缀浪漫情怀。
  拨动琴弦,在水一方的伊人,走进琴曲。

  世俗的风景
  静坐,看世俗的风景。
  心已褪为清寒的颜色,一种未完成的痛,搁浅在春风里。
  日常的日子,在小区的栏杆上晾晒,心机被虚伪的外壳覆盖。悠扬的歌声,在佳人的房间回荡,生活的浪漫偏离轨道。
  痛苦漂浮。
  花的蕊心,跳跃着记忆的密码。写在园林工人的作业服上。浮云让座,秃鹫剪裁雨水,一如孤独的眼泪,落满风景图。
  语言如蜜。抱养的灵魂,跳舞。青烟摇曳。
  暗夜里,想一些云卷云舒的事,花落的时候,揪心得蹙眉。谁能编织暖色,舍弃花开的情节?任寂寥洒满双肩。
  四季进入时空的苍茫。那股未婚的狂风,吹落孤独的叶子。
  日子如酒。人们跋涉在时光交错的山路上,逶迤思绪,成功值得欢呼,失败也很美好。征程茫茫,腿脚有力,幻想的年轻时代,一去不返。公平和宁静苍老,期待发芽。
  放眼冷漠和无奈,高尚的积淀,敞开心扉。
  有理由探究抽象的飘逸,余韵伴月影沉淀,凝望一肩的岁月。
  步履匆匆。

  沉默者
  红尘端庄。隐藏着沉默者的无辜。无语的罪人,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奢望抗议。
  我是沉默者,对强加我的言辞无奈。
  我的脊梁耸立着,头高昂,望着天空上的飞鸟,思绪飞翔,鼓风之翼,灿然开放翅膀,穿过苍茫的时空,经管默认的隐藏。
  隐居复活。
  尘土留在风静之处,掩埋了受伤的翅膀。冷汗搅拌情思,丈量离愁的悲苦,细数寂寞枝叶上的雨滴,窗外的夜色,寄托着什么?
  我为何不开口说话?布谷鸟都在鸣叫。
  永恒的沉默,在指责我的人们面前,骏马一样发出嘶鸣。我只有昂首前进,在噪音和谎言淹没的世界,踽踽独行。
  无言。
  沉默者,怀着一颗不羁的心,写下一个命题。
  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发。

  拯救
  也许,在落叶飘飞的时候,想起我遗失的爱情。
  灰蒙蒙的天空,锅底一样的罩住我的城市,那暗淡,让端庄的红尘如此端庄。
  风,是自由梳子,梳理灵魂的毛发;
  雨,是孤独的泪,碎玉乱琼一样袭来,容不下一声珍重。
  我忽略了什么?我失去了什么?为何不好好把握?抑或用一辈子也不曾找到的爱,去购买岁月的千古绝唱?
  叶子的天空宽大,拯救露出温情的笑脸。崎岖的山路上,一袭婚轿在颤巍巍地前行,交织的花事,在牵牛花的眼里延长。
  花的密码安静地睡眠。
  蝴蝶翩飞在世俗的风里,陶冶了情趣的场景,我长长的歌声悠扬了黯淡的雨水,兴奋在霜雪里丢失。谁来拯救我们孤寂的灵魂?
  我回过头,脚印上挂满音符。

  唢呐
  北方的乡野,演绎奔跑的河流的爱的神话,那股神圣的气流,点燃翻滚的云霞。
  千回百转,曲水流觞,新媳妇坐的轿子,摇荡着曼妙的身姿,在古老的桃花曲里,唱那支古老的情歌。
  一条河流被北方粗犷的汉子粗大的手指牵来,沿着岁月的情感流淌;
  音符碰撞,心的花朵,在原野开放。
  谁一咏三叹的诗情,凝聚成一股强烈的气流,吹成了铜木的喇叭,让紫色的喇叭花,羞愧地闭上了嘴巴?
  谁火爆的大秧歌,在气孔上,演绎无限迷人的风光?
  那是心的梳理,引来金蛇狂舞;
  那是灵的激荡,唤来百鸟朝凤。
  斜阳里,春水荡漾;
  长亭外,碧草连天。
  一望无际的东方大地上,那苍茫的交响,在手指间飞跃成章;心,疯长的藤蔓,缠住了一片月光。
  哦,气流点燃了红尘的篝火;
  铜孔亮了生命的火焰。

  幸福
  幸福着幸福,埋掉我的时光在歌唱。
  草木葱茏的时候,幸福在发烫的诉说里,让一块口香糖变得滋味浓烈。
  车辆拥挤的时候,我只需要一条道路。在清贫的细缝里,把早晨的阳光和生活的细节,摆放整齐,破碎粘合完整。看着一朵花抵达成熟的词语,在粉红的傍晚,收藏一小缕倔强的馨香。
  谁会为一棵树、一片土地和一个人去伤感?流泪的幸福翻滚着波澜和涟漪,清瘦的幸福,掌握了生活的秘诀和尺寸,不要列席自己的人生,哪怕是暂短的温暖。
  轻抚失落,智慧和勇气在奔忙。月亮升起之前,离开鼎沸的人声和喧闹的车马;搬走心上的旧江山,在一个人的世界,骑马飞驰。
  幸福的原野,摇曳一棵草的艰辛。
  
  
  

上一篇:虹螺遐思

下一篇:树木情缘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