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流花湾的夏天(儿童文学)
来源: | 作者:张鹏华  时间: 2019-12-03
一、野渡
  安小然跟奶奶下了火车,又坐了五个小时的汽车,走了一段长长的柏油路后,拐上一条窄窄的羊肠子一样乡土小路,就算踏进流花湾村的土地上了。因为那时天上下着细雨,小路有些泥泞。小然走得两腿发酸了,心里便不耐烦起来。小然记得小时候回奶奶家,都是爸爸背着自己走过这段路的。好在走了没几步路,眼前就出现了一条河。很宽,很清澈,雨点落在水面上,溅起淡淡的一层水雾,让岸边的绿树红花笼在一片烟雨蒙蒙中。然后,安小然看见一条小船泊在烟雨清濛的彼岸。绿树、红花、小船、烟雨,组成了一幅精美、恬淡的水墨画,让小然油然想起:“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诗句。
  “老怪!吴老怪,渡河了!”奶奶把伞交到小然的手里,双手拢在嘴边,向对面大声地呼喊。
  喊声落下,安小然就看见一个红色身影跳上小船,很快小船就咿呀作响地摇过来。
  安小然跟奶奶上了船,才看清,船老大是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少年。身着红格子的短袖衬衫,皮肤黝黑,胳膊腿肌肉结实,很健壮。浓眉下,一双大眼睛,笑眯眯地望着她说:“嘿,安小然,我们认识的的。”
  安小然有些奇怪,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可就是记不起来了。
  奶奶笑着说:“小然,这是你吴爷爷的孙子小志啊!你不记得了,六岁那年,你们俩在一起玩了一个暑假呢。”
  这话让安小然的脑海里浮出一个虎头虎脑、黑不溜秋的小男孩的影子来,不觉笑着说:“哈,小志,你变了,我都认不出你了。”
  小志也笑着说:“你也变了嘛!我是听奶奶说你要回来,不然我也认不出你来的。”
  这话勾起了小然的心事,她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奶奶望着小志说:“怎么是你来摆渡,你爷爷呢?”
  “爷爷在摘瓜呢。他担心雨下大了,瓜灌满了水,就不甜了。”说着,小志抬手向对岸指了指。
  奶奶费力地向对岸望去,却也只看见一个朦胧的影子。
 
二、瓜香
  小船靠岸的时候,细雨也已经停了。
  奶奶一边走下船头,一边叫:“老怪啊,你就是急性子,下了多点雨啊,至于急成这样?”
  随着奶奶的喊声,岸边那一大片绿油油的瓜田里,站起一位六十出头的老人,头戴一顶大草帽,与小志一样肤色的脸上,绽开一个憨憨的笑容说:“瓜熟了,要让雨水一灌就不甜了。”一边说,一边跟小然打招呼说:“小然回来了,哎哟,都长成大姑娘了。”
  小然小船了,也跟他打招呼:“吴爷爷您好!”
  吴爷爷爽朗地大笑说:“好,好,来,过来吃瓜啊!”
  说话的功夫,天晴了,太阳明晃晃地照耀着干净的,却湿漉漉的大地。渐渐开始潮热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甜蜜蜜的瓜香。
  吴爷爷挑了一个瓜,在鼻尖闻了闻,递给小然说:“喏,这个瓜一定香,你尝尝看。”
  小然接过来说:“谢谢爷爷!”
  爷爷笑起来,一张多皱的脸上,笑成了九月菊说:“哎哟,小然多懂事啊!”
  奶奶看着孙女的脸,没说话,只是在心里悄悄叹气。
 
三、果园里
  晌午,小然刚跟奶奶吃完了饭,小志就来了,拎了满满一方便袋的香瓜说:“奶奶,爷爷说着是给小然吃的。”
  奶奶忙不迭地接过来说:“哎哟,你爷爷真是的,哪里吃得了这么多啊?留着去集市卖钱啊!”
  小志说:“有好多呢,不在乎这些的。”
  “瞧你说的轻巧,那不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奶奶嗔责地说。
  小志就笑,嘿嘿地露出一排白牙齿,在阳光下闪烁着。一边伸头往屋里望,一边问:“奶奶,小然不在吗?”
  “在!”奶奶压低了嗓音说:“心里不高兴呢,你喊她出去玩玩吧!”
  小志点头,一边提高了声音叫:“小然,带你去果园下果啊!”
  小然慢吞吞地走出来说:“不想去,想睡觉。”
  “咳,睡那么多觉干什么?走吧!”
  两个人走出小屋,一直向山上的果园走去。
  晴空下,太阳像个大火球,灿烂地燃烧着。小志额头出了汗,伸手把身上那件红格短袖衫脱下来,拎在手里一甩一甩地走着,一边说:“小然,你好几年都没有回来过了。过年的时候回来一趟,我还没看见你呢,你就走了。奶奶说你忙呢,不是学英语,就是练钢琴的,这次怎么有功夫回来了。”
  安小然不言语,闷着头,默默地跟在小志的身后。
  “怎么了你?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不开心的说给我听啊?”
  说着话,两人已到了果园了。
  安小然坐在一棵果树下,轻轻地说:“我爸爸妈妈要离婚了。他们只是嫌我碍眼,所以才把我发配到奶奶家,他们好安心处理他们的事。”安小然说着,晶莹的泪珠“骨碌”一下,溢出眼眶。“可他们就没想想我心里的感受。”
  小志吃了一惊,没想到小然碰到的竟是这么严重的问题,这可是超乎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了。他无措地搓了搓手,半天才说:“好了,小然,那是大人的事,咱不想了,别哭了好不好?”
  小然哽咽着,更多的眼泪纷纷落下说:“可是,可是我不希望他们分开,离开了哪一个,我都会想念的。小志,你说,我该怎么办,才能让爸爸妈妈不分开?”
  小志摇摇头说:“没办法,大人们是不会听我们小孩子的意见的。就像我爸爸妈妈,我不喜欢他们出去打工,只把我跟爷爷扔在家里,好没意思的。可是,他们根本就不听我的。他们就只听钱的话,没办法。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是一张百元大钞,就躺在爸妈上班工地的路上,见到我他们该是怎样的欣喜若狂啊……”
  “咯咯咯……”小志的话,让小然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小志看见小然娇嫩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不觉也笑了说:“看你,又哭又笑,捧着驴粪蛋上轿呢!”
  小然红一样的脸儿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注满了笑意说:“去,你才捧着驴粪蛋上轿呢!”
  “哈哈哈……”小志大笑说:“算了,小然,咱们不管大人的事,让他们去折腾吧。走,我们下李子去。”
  小然站起身,这才看到果园里,那一树一树累累的果实。绿的是,黄的是杏,粉红盈盈的是李子,而黄里透着淡粉的是桃子。
  雨后安静的果园里,充溢着甜滋滋的果香。
  “哎呀,这么多啊?”小然惊叹,问:“小志,就你一个人下得完吗?”
  小志说:“没办法啊!爸爸妈妈不在家,爷爷要摆渡,只有我来下果子了。”
  “你一个人忙不过来,这些水果不就烂掉了吗?”
  “没办法啊,只能这样了。反正也卖不了几个钱的,我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一天都赚一百多呢!”
  小然摘下一颗紫红紫红的李子,咬了一口说:“哦,好甜啊!”
  小志说:“嗯,你喜欢就吃吧。不过,不能吃太多,会消化不了的。桃子多吃点倒是没关系。”
  在小志的提醒声里,小然伸手摘了个桃子,却随即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小志跑过来。
  安小然擦擦脸说:“好凉啊!”
  原来,上午下雨,雨珠积存在枝叶间,还没有被阳光晒干,小然去摘果子,触碰到这些雨滴,落到她的脸上,凉凉的,吓了她一跳。
  弄清了原委,小志也笑了说:“女孩子,就是会大惊小怪的。”
  小然不服气说:“凉冰冰的,就是吓人一跳嘛!”
 
四、萤火虫
  暑假快结束了的时候,小然爸爸来电话了,要奶奶把小然送回去,因为要开学了。
  那天晚上,小然跟小志来到爷爷的渡船旁。明天,小然就要坐着这只小船渡到彼岸,离开小志了。分离在即,两个人都有点郁闷。
  天气却是出奇地晴好。点点繁星,倒映在河面上,微风拂过,水面星光隐隐,晕染出一片粼粼的金黄。暑热渐渐消散,而甘冽的夜气里夹杂着即将成熟的五谷的芬芳。有蛙鸣,在为即将到来的收获季节歌唱着。
  而小志跟小然就那么沉默着,静静的、久久的沉默着。
  整个夏天,小然跟着小志,把流花湾都玩遍了。他们上山挖野菜,逮蝈蝈,流连于小志家的果园,摘桃吃李子。有好几次,小然把牙都吃得酸倒了,可她还是吃不够……而最让小然感兴趣的,莫过于在这眼前的流花河里捉鱼了。奶奶跟小志的爷爷一直都禁止他们到这流花河里捉鱼。河水很深,水性不好,会有危险的。
  可是,两个小东西根本就不听。小志总是在奶奶午睡的时候,偷偷跑过来,学上一声鸟叫,就把小然唤出来。然后,两个人顶着白花花的毒太阳,向河里跑去。先在浅水里,由小志教小然狗刨,在慢慢进入到深水里。不几天,小然学会游水了,小志就教她捉鱼。流花河里多得是鲫鱼,这些半尺多长的小家伙,在水里灵巧地游动着。但大多时候,都是潜伏在有水草的地方。这时候,你悄悄游过去,双手成包围的形状,对着一汪水草摸过去,保准一捉一个准。
  对于小然而言,捉鱼的乐趣胜过吃鱼。
  捉到鱼后,爬到岸上,采一束灯笼草,顺着鱼鳃穿过去,一穿一大串,摇摇摆摆拎回家。奶奶见了,吓了一跳说:“死孩子,你去河里了?多危险啊?嘱咐过你的,不许去河里,怎么不听话啊!”
  小然就笑嘻嘻地答:“奶奶,对不起,再不去了啊!”
  转过天,照去不误。用小志的话说是:“错误屡犯屡改,屡改屡犯!”
  小志说这话时,小然开心地哈哈大笑,那张已变得有些黝黑的脸上,满是明媚的阳光……
  “小志,这次回去,我就上中学了,功课紧了,不知哪年再来流花湾了。你会想着我吗?”小然终于打破沉默,幽幽地说。
  “会,一定会!”小志肯定地说。
  “小志,你会读大学吗?”
  “会,一定会!”小志肯定地说。
  “那你喜欢哪所大学,复旦还是清华?”
  “我都喜欢!”
  “那我们做个约定,将来考同一所大学吧。那样,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这个,这个我不能答应你!”小志有些迟疑说:“将来,我想报考爸爸妈妈打工的那个城市的大学,那样我离他们近了,就可以天天看见他们了。”说着,小志使劲吸了吸鼻子说:“其实,其实,我挺想他们的。”
  小然低下头,沉默了半晌,才重新抬起头说:“我也是。小然,你说他们会想我们吗?”
  “当然,我们是他们生的吗?”小志再次肯定地说。
  星光下,小然的脸上绽开了一抹微笑。
  忽然,小然指着远处,叫了起来说:“小志,那是什么?”
  小志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望过去,只见粼粼的河面上方,有一盏盏流动的小灯笼,以舞蹈般的韵律,上上下下舞动着。不觉老道地说了句:“咳,那是萤火虫,有什么好惊奇的。”
  “我的天,好漂亮啊!”
  说话间,那些小精灵,渐渐舞动着,飞到两个孩子的身边来了,它们围绕着他们,忽上忽下,翩翩而舞。那亮晶晶的光点,像是夜空里眨着眼睛的星星,却比星星多了几分灵动、几分活泼,散发出令人神往的美丽。
  看着那小小的迷离的身影,小志忽而想起妈妈教给他的歌谣:“萤火虫,提灯笼。飞到西,飞到东。亮闪闪,红通通。爸爸下田归,送盏小灯笼……”
  于是,他轻声念给小然听。小然听了,又想起爸爸妈妈了,心里难受,便不再说话。小志也想起自己的心事了,也沉默了。
  在这个安宁的清凉凉的夏夜夜晚,有一股淡淡的忧伤的味道,在两个孩子的身边浅浅地弥漫。但有了这些小精灵的点缀,这个夜晚依然清美如画。两个孩子就这么相对而坐,目光静静地追随着那些提着灯笼的小生灵,在星光下翩翩而舞……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