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千金散尽(节选)
来源:《清明》2023年第6期 | 作者:于永铎  时间: 2023-11-20

  小娟差不多有500万钱财的时候,我就主动放弃了对她的监管。我认为她已经成熟得像一个中年人,她完全有能力支配她的钱财。两天后,也许是三天后,她就与我断了联系。后来,我在一次家族聚会中又听到了她的讯息。大嫂告诉我们,小娟很可能是亲戚中最有钱的一位。大嫂向我们透露一个又一个细节和佐证,根据这些我们断定,小娟此时的资产应该远远超过500万元。

  大嫂和小娟是在广电大厦门口相遇的,小娟看起来一点都不热情。如果不是大嫂有定力,很可能就会引发一场冲突。小娟撇开大嫂,匆匆追上男人,并且像情侣那样挽住男人的胳膊。男人的个头还没有小娟的肩膀高,且秃顶,走路时还扭着大屁股。大嫂的泪水当即滚滚而下。

  小娟一直都不省心。表姑活着的时候就为她操碎了心。小娟还没满月的时候,亲妈就跟别人跑了。小娟她爸想把她送人,却不知该送给谁。人家劝他别送了,小小的孩子已经没了妈,如果再没有了爸那就太可怜了。小娟她爸心中有火,扯着嗓门朝人家吼:“难道我不可怜吗?”小娟不住嘴地啼哭,小娟她爸心焦发急,一次一次将婴儿抱起来,一次一次想顺手扔掉。最后一次被匆匆赶来的表姑愤怒地拦住了。表姑一把抱过孩子,贴着肉紧紧抱着,表姑就这样一直抱到滨城。表姑生前不止一次对我们说过这段历史,还说当时纯属年轻气盛。亲戚们当然懂得这句话的内涵。表姑是个聪明人,说话也是有分寸的,这样敏感的话从没有当着小娟的面说过,我敢保证,一个字都没说过。当着小娟的面,表姑从来都是说好话,说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把小娟抱回家。每当说这话的时候,表姑总是满脸的慈爱,小娟也是满脸的得意,躺在表姑的怀里撒娇。

  表姑生有两个男孩,还是双棒,哥俩儿和小娟的关系一直很僵。也难怪,因为小娟的到来,他们丢失了一部分母爱。这个能理解,亲戚们也都挺同情他们的。3岁以前,小娟的身上经常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亲戚们心里不忿,多次提醒表姑,希望她担负起责任来,表姑总是摊开双手咧着嘴苦笑。小娟满3岁那天,表姑如释重负般地说:“这下可好了,俺们小娟会说话了。”会说话的小娟首先学会了告状,会告状的小娟就如同披上了一身结实的铠甲。等到15岁的时候,小娟一口气长成一米七的大个子,反超了双棒哥俩半个脑袋。双棒哥俩从此不敢造次,甚至都不敢与她对视。表姑夫心里发急,吓唬说:

  “娟啊,别再长了,再长就找不到男朋友了。”

  我相信这是表姑夫的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只是没想到,这句话害苦了小娟。从此,小娟就为自己巨人般的个头忧心忡忡。她不止一次地向我诉苦,痛恨自己疯涨的个头,小娟恨得咬牙切齿。从此,她刻意缩脖拢肩,刻意屈膝,刻意把自己藏在别人的身后。表姑发现异常后,总要大喊一声:“小娟,挺胸抬头!”每听到这一嗓子,小娟便慌忙伸直腰身,只要脱离表姑的视线,她照旧缩脖拢肩。后来,表姑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痛骂了丈夫一顿。恼过了,表姑又无比悲哀地劝慰小娟,希望她自强不息。表姑说:“只要你自己有出息,男朋友还不一抓一大把吗?”小娟问表姑怎样才算有出息。表姑说只要肯刻苦读书,只要能考上名牌大学,只要能应聘到好单位,只要能拿到高薪就不愁没有男朋友。

  小娟想了想,她说她懂了。

  17岁那年,小娟的学习成绩和个头都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家长会上,班主任老师毫不掩饰地指出小娟的目标就是考上清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班主任老师又说凭小娟的身高和精湛的排球底子完全可以轻松地保送到北体。这话可把表姑吓得不轻,她的心里头突然就咯噔咯噔地响个不停。表姑大声抗议:“俺家小娟绝不当体育生。”这次家长会给表姑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从此,每逢突发事件,她的心里头都会咯噔咯噔地响,她曾捂着胸口对我说自己一定是淹死的小鬼投胎的,否则不会有突然掉进井里的那般惊恐。

  小娟的高考成绩不算理想,初步估算,清北的热门专业基本上没戏。即便如此,表姑也没有气馁。那几天,我几次被表姑喊去帮着参考填报志愿,看看能报清北的哪个冷门专业。我们这边忙着研究如何报考,小娟那边也没闲着,她正在抓紧时间玩儿。谁都没想到,小娟会在这个时候会猝不及防跌了个大跟头。起因是她在街上遇见了男同学浩宇,刹那间,小娟的智商骤降,突然就变得像一头猪那么蠢。

  浩宇邀小娟一起去打高尔夫球,小娟晕晕乎乎地跟着去了。他们去的是滨城有名的高尔夫球练习场,浩宇在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上翻了两个跟头,然后,仰着脸朝小娟笑。小娟就觉得浩宇特别像一条欢乐的鱼,就觉得自己也特别像一条欢乐的鱼。浩宇教小娟握杆,教小娟打球。小娟晕晕乎乎地跟着打了100杆,浩宇被她气得直蹦,就差张嘴骂她一声猪。小娟打紧精神,突然掌握了高尔夫球的窍门,三下两下就把浩宇打了个落花流水。浩宇没恼,还一个劲儿地夸赞小娟有运动天赋,说小娟的打球姿势特别性感。小娟惊得几乎要晕倒,她还是第一次亲耳听到“性感”这个词,这个词尤其是从浩宇的嘴里说出来,小娟真的就信了。浩宇邀请小娟一起去喝啤酒。小娟推辞说自己不会喝酒。浩宇说:“不会喝酒怎能成为我的女朋友?”一句话,小娟就不顾一切地跟着去了。

  浩宇说干杯,小娟就一饮而尽。浩宇说好事成双,小娟便又一饮而尽。浩宇说3杯为敬,小娟还是一饮而尽。浩宇说:“小娟,你大声说——学习好的人都是傻逼!”小娟就笑嘻嘻地说了。浩宇变了脸色,嫌她吐词不清,怀疑她存心敷衍。浩宇翻了脸,站起来就要走,小娟慌忙拦住了,她声嘶力竭地喊:“学习好的人都是傻逼!”说完猛干下一杯啤酒。

  接下来,小娟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她决定报考H大学,她没有打算和任何人商量,包括浩宇。她就想给他一个惊喜。起因是浩宇透露他考砸了,名校没有戏,只能报H大学。说这话的时候浩宇的眼睛都红了,他说自己真倒霉,考出了屎的味道。刹那间,小娟就下定了和浩宇一起吃屎的决心。

  表姑破天荒地拿出2000元钱交给小娟,准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让她以最稳妥的方式告别枯燥乏味的高中时代,让她尽快清空自我,以最好的状态拥抱大学时光。小娟接过钱的瞬间,一眼就看见双棒哥俩整齐划一的古怪表情。双棒哥俩的目光死死地焊在那叠钱上。小娟附下身,紧紧搂着表姑的脖子,用力亲着表姑的脸颊,一边亲一边斜着眼睛看双棒哥俩的表情。

  小娟和浩宇的夏天漫长而又短暂,小娟和浩宇的爱情也是漫长而又短暂。她绞尽脑汁设计着让浩宇感兴趣的约会,小娟终于算计出爬山可以实现一次突破,于是,小娟便邀请浩宇一起去爬大黑山,相约在点将台上像一对儿雄鹰俯瞰大地。爬山途中,每逢陡峭之处,小娟都要故意落在浩宇身后,双臂微微张开,随时等一次揽住浩宇的良机。她的举动被浩宇发觉了,浩宇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管好你自己得了。”

  小娟心里头一片苦涩,她也想请浩宇落在身后,也想请浩宇双臂张开揽住她。浩宇被狗撵了似的一口气爬上了陡峭的点将台,转了一圈后,无精打采地说:“回去吧。”小娟还邀请浩宇看了一场足球赛,遗憾的是,浩宇对足球不感兴趣。他甚至都不知道主队的10号曾在皇马踢过球,浩宇假装很内行的样子指着10号吼:“真他妈的臭!”小娟赶忙扯了下浩宇的胳膊,示意他不要乱说。浩宇便低着头玩游戏,不玩游戏的时候就看着小娟,就像看一个咆哮着的怪物。小娟有些心灰意冷,接下去的两天,小娟没有主动约浩宇,她想惩罚一下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让他感知到那种类似失恋的痛苦。只不过,两天还没结束,小娟的心里头就咯噔咯噔地响。她捂着胸口问表姑该怎么办。表姑劝她好好休息,嘱咐不要胡思乱想。

  小娟担心浩宇得了相思病,还担心浩宇想不开割腕自杀。第三天上午,小娟敲开了浩宇的家门。一眼就看见裸着上身的浩宇。浩宇的皮肤像鱼一样闪着光泽。浩宇没看小娟,他正对着电视屏幕无比投入地玩游戏。浩宇的父亲说:“来客人了。”浩宇回头瞥了小娟一眼,又继续投入游戏之中。小娟就有了异样的感觉,仿佛屏幕里的一条小蛇爬了下来,一直爬到她的脚下,然后又往上爬,爬过了她的腹部,爬过了她的胸部,一直爬到她的脸上。

  浩宇指着屏幕说:“你就负责干掉这些蛇。”小娟又有了晕晕乎乎的感觉。浩宇有些急躁,嫌小娟笨嫌和她玩游戏不过瘾,他不住嘴地训斥小娟。小娟不敢怠慢,认真起来的小娟迅速形成战斗力,接下去就反败为胜。浩宇忽然盯上了小娟的脸,浩宇站了起来,他捧起小娟的脸,等他的嘴巴就要凑过来的时候,小娟猛地一巴掌抽了过去。

  浩宇惊呼:“怎么了?”

  第二天,小娟精心打扮了一番,从镜子里看,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要出门的时候听见双棒哥俩中的一个对另一个说:“最好再带点迷药,到时候准能用得上。”小娟猛一瞪眼,双棒哥俩慌忙躲开了。那天,小娟只有一个目标,她想和浩宇合二为一,想满足一次浩宇的要求。其实,她的真实目的是想紧紧抓住浩宇,正儿八经地和他谈恋爱。天要黑了的时候,小娟成功地将浩宇带到快捷酒店里。浩宇倒在床上,双臂贴在两侧,双腿紧紧绷着,在床上滚来滚去,看着像一条刚被钓出水面的鱼。小娟先是坐在床上,然后,羞涩地倒在浩宇的身边。

  小娟问:“你会爱我吗?”

  浩宇说:“嗯,会。”

  小娟特别想听一听浩宇的爱情宣言,浩宇清了清嗓子,假装沉吟着,转身搂住了小娟。小娟忽然怕了,觉得这不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这很像是一次打劫。小娟说:“你继续当你的鱼吧。”浩宇说:“什么鱼?”浩宇紧紧搂住小娟的脖子,一条腿搭在小娟的大腿上。小娟就觉得自己和一条光滑的鱼躺在一起。小娟虽然不敢乱动,她的心却立马成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只要浩宇说出一句甜言蜜语,她就会不管不顾地和他合二为一。浩宇自言自语道:

  “说什么好呢?”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浩宇不耐烦地接听电话,是妈妈打来的,妈妈让他立即到人民医院急诊室。

  浩宇说:“我正忙着哪。”

  妈妈说:“儿子,你爸快要死了!”

  浩宇不相信妈妈的话,他朝小娟眨了眨眼,浩宇说:“我妈整天就像个仙儿。”浩宇紧紧地搂着小娟,猛一用力,翻在了小娟的身上。小娟问:“你爸真的要死了吗?”一句话,浩宇就软了。浩宇爬起来,胡乱穿上衣服,晃晃荡荡地走了。

  第三天,小娟去找浩宇,猛然间,看见浩宇的胳膊上缠着黑纱。小娟的心里头咯噔咯噔地响着,她哆哆嗦嗦地给死者上了一炷香,还抓着浩宇的胳膊掉了几滴眼泪。浩宇的妈妈左一眼右一眼地看着她,眼神儿不是那么友好。浩宇就推小娟走。小娟把仅有的1600元钱掏出来塞给浩宇,小娟让浩宇节哀顺变。

  浩宇说:“我欠你的。”

  小娟说:“你欠我什么?”

  浩宇说:“我欠你钱。”

  小娟说:“你最不欠的就是我的钱。”

  小娟从浩宇家出来,心里头空得能塞得下全世界。她给我打电话,让我请她吃饭,或者干脆请她喝一顿酒。我那时真的很忙,每天的应酬特别多,我实在腾不出闲暇时间陪她,就敷衍说等空下来时再请她吃饭。小娟一遍一遍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能有空。还颇为任性地威胁如果不立即请她吃饭就永远不认我这个哥。我只好约她见面,打算一个小时内把她打发走。没料到,刚一落座,部门经理就来电话催我去赴宴。

  小娟说:“哥,我陪你一起去吧。”

  那次应酬,小娟喝了很多酒,我记得她跟每个人都碰了至少一次杯。她笨手笨脚,语言狂乱,既让人惊愕又让人哄堂大笑。送她回家的路上,她醉醺醺地说她抓到了一条鱼,她说她要和这条鱼谈一次正儿八经的恋爱。如果不是担心代驾司机笑话,我都想吼她几句。小娟又说她把1600元钱全都给了鱼。她抱怨该死的鱼拿着钱的时候都没笑一笑。到了家门口,小娟忽然问:“哥,我是不是过分了?”没等我回答,小娟又抢着说,“浩宇他爸都死了,他能笑得出来才怪。”

  这是我知道的小娟平生第一笔钱的去向,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小娟的钱屡次失控,我是不会参与管理她的钱财的。小娟把这么多钱私自送给男同学的事暴露后,表姑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严厉的反应,更大的打击便接踵而来。有一天半夜,表姑给我打来电话,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在我的记忆中表姑是个坚强无比的女人,别说没见过她哭,甚至都没有听她说过一个“哭”字。

  表姑的天塌了。

  小娟压根儿就没有报清北的志愿。

  表姑的眼泪快要流干了的时候,小娟笑嘻嘻地去了H大学。去了才发现,浩宇不在。她本想给浩宇一个大大的惊喜,却没有想到自己被噩耗惊呆了。浩宇去了北京的某大学。从这时开始,小娟就有了个特别低俗的口头禅——“臭男人”。我出差顺路到H大学去看她的时候,小娟魂不守舍表情木讷。她双手抄在口袋里,随随便便说了句“臭男人”。这让我非常震怒。小娟突然醒过来似的一把抱住我的胳膊,眼泪汪汪地说:“哥,只有你不是臭男人。”后来,小娟的这句口头禅得罪了不少亲戚。小娟不得不挨个道歉,看到她不停地在男人面前深度鞠躬,我心里也不是滋味。我想起了那个叫浩宇的男生,心里诅咒了他一万遍。小娟接二连三地惹祸,尤其是惹了这么大的祸,非但没有气死我表姑,反而心里头咯噔咯噔乱响的毛病居然不治自愈。表姑接受了残酷的事实,她独自去了趟H大学,耐着性子和小娟谈了一次话。表姑要求小娟一定要从哪儿跌倒从哪儿爬起来。小娟问怎样才算爬起来。表姑说考到北京的清北读研就算爬起来了。

  四年后,小娟如愿考入了国内某顶尖高校实现了人生的大逆转。表姑捧着录取通知书,一夜没有放手,她说:“娟啊,当年我就是这么捧着你,一直捧到了咱家的床上。”

  我敢打赌,小娟绝对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生,我还敢打赌,小娟也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愚蠢的女生。我可以举出无数个例子证明她聪明,比如说她轻松拿下了博士学位;比如说她轻松完成了博士后学术项目;比如说她轻松地加入了国内著名的研发团队。这样的轻松反而衬托出她在某些方面的缺陷。综合起来,我们都认为小娟最大的隐患就是不会管理钱财,这也是有原因的,说句打嘴的话,表姑生前应该付一定的责任。

  小娟工作后的第一个月的工资两个小时内就花光了,她给表姑买了件贵重的羊绒大衣。表姑气得拒绝吃饭,拒绝穿这件羊绒大衣,搞得小娟不知所措。在大家的劝阻下,表姑同意吃饭,也同意穿这件羊绒大衣,前提是小娟今后的工资必须交给她保管。表姑说:

  “娟啊,你得攒钱结婚啊。”

  就这样,小娟的工资按时上交给表姑保管,她就彻底失去了学习掌控钱财的机会,这为后面的一系列的悲剧埋下了伏笔。小娟是个懂事的孩子,即便手头无比拮据的时候也不伸手跟表姑要钱。她担心表姑犯疑心病,担心表姑着急上火。那期间,小娟眼里全都是钱,急眼了,还接师兄弟们不愿接的修改论文的脏活。我曾见过她在乱哄哄的婚礼现场一门心思捧着论文勾勾画画,新娘子逗她,便悄悄地靠过去,贴着她的耳边大吼一声:“小娟!”小娟吓得打了个哆嗦,刹那间,我又看到了她缩脖拢肩的样子。新娘子搂着她的肩膀说:

  “小娟,赶紧找个人嫁了吧,咱们女人不抗老。”

  5年间,小娟在表姑手里存了多少钱我们不清楚,当表姑一口气没提上撒手而去的时候,小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存的钱也跟着撒手而去了。小娟被扫地出门的时候还在问:“我的钱呢?”嫂子们让她爱找谁要找谁要去。小娟转脸看着表姑夫,表姑夫低着头,正无比专注地给一盆君子兰松土。小娟再去看双棒哥俩,双棒哥俩习惯性地躲避着她的目光。

  我忍不住说了公道话,我作证说小娟这几年的工资都是由表姑保管,这些钱理应还给小娟。众人都低头不语。小娟让了一大步,她可怜巴巴地表态:可以不要这笔钱,她只想还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请允许她随时可以回来。小娟还要说下去,被她爸喝止住了。她爸告诫小娟以后不要再和这家人瞎扯在一起。

  小娟的第二笔钱就这么地没了。

  后来,双棒哥俩的日子过得很拮据,他们分别找到小娟,想请她伸手搭救。小娟问我:“哥,我该给多少钱合适?”我说你自己决定吧。我敢打赌小娟掏钱了,也敢打赌她没掏出多少钱。否则,双棒哥俩也不至于到处说她的坏话。这期间,亲戚们加速张罗小娟的终身大事,给她介绍了一大堆男朋友,大家都希望小娟赶紧成家,只有成家,大家才能松口气。

  终于,缘分来了。表姑去世后的第一个中秋节的晚上,小娟要和男朋友一起请我吃饭。我问彼此交往了多久,小娟说不多不少正好3天。

  老实说,小娟的男朋友长得确实帅,换成我是小娟,差不多也会像她那样一见钟情的。小伙子的脸长得有棱有角,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混血儿。如果不是因为穿戴得粗糙,绝对和明星帅哥有得一拼。小伙子叫小瑞。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小瑞只完整地说了两句话,头一句自我介绍他在一家商厦当保安;另一句因为激动,小瑞脖子上的青筋突然暴起,表情骇人。小瑞说谁敢欺负他的小娟他就会毫不眨眼地杀掉谁。除了这两句话,其余的几乎全由小娟代说。小娟说小瑞是大山里出来闯世界的苦孩子;小娟说小瑞虽然书读得不多,却是一个明事理的好小伙子;小娟说小瑞老家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着他去孝顺。那天,小娟声调儿出奇地柔和。我还注意到,小娟每说一句小瑞就猛点一下头,看样子,彼此心有灵犀。

  就在我为小娟找到了知心伴侣而衷心祝福的时候,有一天,小娟急忙忙地来我家,眼泪汪汪地通知我她的爱情又一次失踪了。我的心里头“咯噔”一声响,仿佛表姑的灵魂附了体。在我的逼问下,小娟承认被小瑞拿走了70万元。我的双脚像按了弹簧似的猛蹿起来,我的脑袋差一点顶到了楼板上。

  我说:“赶紧报警啊!”

  小娟问:“为什么要报警?”

  小娟不认为小瑞骗了她,她坚持认为小瑞是个诚实可靠的小伙子,也是一个可怜自卑的小伙子。她说都是她做得不好,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会给小瑞带来那么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她说自己竟然会恬不知耻地充当小瑞的救世主和保护神,浑然不在意小瑞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说:“你醒醒吧!”

  我真后悔放松了警惕,没有帮小娟看住她的钱财。就在我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小娟一把抢过我的手机,疯了似的惯了出去。手机击碎了我家的电视屏。我妻子声嘶力竭地吼,她不是朝我吼,是朝小娟吼,她让小娟立即滚出去。我强压着火气说:

  “小娟,70万,不能就这样打水漂了。”

  “你管不着!”小娟红了眼睛说。

  从这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小娟和我断绝了联系。每逢节假日,我都会想起她,不知她在哪儿,也不知她在做什么。我曾和小娟通过一次电话,我们心平气和地聊了一会儿,小娟说她在高新园区全款买了一套200平米的房子。我随口说了一句:“小娟,以后,你自己管好自己吧。”可能是因为误解了我的意思,小娟又一次跟我断了联系。后来,我大嫂遇见了小娟,这才有了沟通。小娟跟大嫂透露她加盟了一家很有前途的民营企业,根据我对她的了解,她这么说肯定不是为了炫耀,接下来,小娟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

上一篇:当你一无所有

下一篇:恋曲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