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动物园地震(节选)
来源:2022年6期《草原》 | 作者:鲍尔吉·原野  时间: 2022-06-10

  地震了

  约莫在后半夜,天上一多半的星星睡觉去了,松鼠园的笼子出现摇晃。放在假山上的水盆晃掉在地上。

  松鼠何日木警觉地瞪圆眼睛,判断发生了什么事。他察觉不是笼子晃,是大地向上膨起,巨大的怪兽要从地下钻出来。松鼠何日木想找一个地方藏起来,但走不稳路。松鼠笼子里的东西——饲料盆,彩色的塑胶玩具满地翻滚。何日木从来没听说过地震这个词,但他正在经历地震。天上突然放射白光,大地摇晃得更厉害。

  何日木慌了,他想从笼子里跑出去,但不知从哪儿跑。他从森林里被捉到这个松鼠笼子之后,笼子外边的土地一寸也没踏上过。

  松鼠笼是银色铁丝编的笼子,菱形的空隙只能伸过去一根铅笔。松鼠们在铁丝笼里爬上爬下蛮方便,却钻不出去。

  这下好,何日木看到笼子撕裂一个大口,像门帘子一样。他嗖地跑出去逃命。其实何日木待在笼子里没有危险。地震灾害是头顶的重物砸下来,但笼子顶上没重物,何日木不懂,还是逃了出去。

  他在夜色里飞跑,看见许多动物奔跑的身影,不知道他们是哪些动物。有的身形高大,有的身形矮小。动物园的动物生活在各自的笼子里,彼此没见过面。

  何日木拼命跑,多次感觉巨大的动物从身边跑过去,差点踩到自己。好在他命大,躲过好几劫。他跑了很久,发现一棵树,嗖嗖地爬上去坐在树杈上。

  这并不是何日木喜欢的落叶松树。落叶松有高尚的松香味和可爱的松子。这棵树没这些东西。何日木接着往上爬,爬上高处的树杈,向四外看。

  这是哪里?天还黑着。何日木透过树叶看到远处隐隐约约的灯火,偶尔有动物在树下爬行,是一些动作比较慢的动物。

  何日木看到有两只动物停在树下。

  一只说,我们歇歇吧。

  另一只说,确实如此,我觉得我们跑了一万多里地。

  这只动物说,我们不是鹿,也不是狼,不适合奔跑。

  那只说,我们适合在河边的草丛里躺着聊天。

  松鼠何日木用力看,仍看不清他们的样子。他用鼻子闻了闻这两只动物的气味,有些狐臭,他们肯定不是松鼠。

  何日木想,要不要跟他们打个招呼?他听见一只动物说,要不我们上树吧。

  另一只说,我们本来就应该待在树上。

  他们爬上树,松鼠爬上更高的树杈,屏住呼吸观察他们。

  第一只动物爬上来,他的嘴和鼻子是黑的,嘴边有一圈白毛。眼睛黑,眼圈有一圈白毛。耳朵也黑,耳朵边缘有一圈白毛。他比一只猫大,黑色的尾巴有黄条纹,但不蓬松。世界上所有的尾巴只有松鼠的最蓬松,每次想到这个,何日木的大脑都幸福地晕眩一下,那一刻没有知觉。

  第二只动物也爬上来,长的跟第一只一样。何日木看见他们有神气的白胡须。然而前边这只动物身上是黄毛,右边那只动物身上是黑毛。

  黄毛动物说,这里非常好,我们好好休息一下。

  黑毛动物说,我们饿了怎么办?

  黄毛动物说,我不饿,我们不要讨论没有到来的事情。应该庆幸,那个摇晃的棚子塌了,没有砸到我们。

  黑毛动物说,棚子为什么摇晃?是不是野猪在地底下拱?

  黄毛动物说,哪里是野猪,如果我的判断没有出错,是魔鬼在棚子后面用力摇晃。

  黑毛动物说,魔鬼为什么要摇晃棚子?

  黄毛动物说,魔鬼不喜欢动物园,他想让动物们逃回自己的故乡。

  黑毛动物说,魔鬼好善良。

  黄毛动物说,哪有什么善良不善良,从今天开始,我们没有饲养员送来的吃的东西,也不知道水在哪里,睡觉找不到温暖的窝,我们要开始流浪生涯了。

  黑毛动物说,什么叫流浪生涯?

  黄毛动物说,谁也不管你,自己管自己。

  黑毛动物说,我离开故乡已经两年了,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吃的东西,也不知道河水在哪里。如果找不到吃的,我们会饿死吗?

  黄毛动物说,你说对了,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自救。

  黑毛动物说,要是我们救不了自己怎么办?

  黄毛动物说,没办法,只好被死神收走。你的尸体随随便便地僵卧在荒原上,任凭枭鹰还有老鼠分食,露出白骨,谁也不可怜你。

  松鼠何日木听到这里,忘记了自己隐蔽者的身份,大喊一声,不!

  下面的动物问,谁在说话?

  松鼠迅捷地从树杈爬下来,站在他们面前说,不!

  黄毛动物问,你尾巴这么大,是因为生气的原因吗?

  松鼠何日木说,不!

  黑毛动物问,你尾巴里藏了很多东西吗?有没有坚果和香蕉?

  松鼠何日木说,不!

  黄毛动物问,你会说不之外的其他词吗?

  松鼠何日木说,不!过了一会,他说会!

  黄毛动物问,你是谁?

  松鼠何日木问,你是谁?

  黄毛动物说,这听起来像回音一样。如果你告诉我你是谁,用不了数三个数,我就会告诉你我是浣熊嘎拉。

  松鼠何日木说,好吧,你已经告诉我你是浣熊嘎拉,我也告诉你我是松鼠何日木。记住,何日木是名字,松鼠是我们种属的集体称号,它是一个光荣的命名。

  浣熊嘎拉说,我们浣熊也是一个光荣的称号。过去你见过浣熊吗?

  松鼠说,我没见过浣熊,但我觉得你们两个比所有的熊都好看,如果你们也算熊的话。

  浣熊嘎拉说,虽然我们是熊,但我们在熊里如同鸟类的凤凰,天生高人一等,但我们并不因此高傲。相反,我们谦卑。你看到我们的尾巴很长,这表示我们是温和的动物。

  另一只浣熊说,我是浣熊明干,和嘎拉一样谦卑。

  浣熊嘎拉问,何日木是什么意思?

  松鼠说,这是蒙古语,何日木意思是松鼠。

  浣熊嘎拉哈哈笑,说,你已经是一只松鼠了,为什么还叫松鼠?

  松鼠何日木说,这正是我的不同寻常之处。

  浣熊明干说,我的名字也是蒙古语,意思是千。

  松鼠何日木问,你只是一只浣熊,为什么叫千?

  浣熊明干说,千就是多,坏人听了会害怕,以为我身后还有九百九十九只浣熊。

  浣熊嘎拉说,我的名字也是蒙古语,嘎拉是火。我喜欢火,火苗一蹦一跳,活泼又明亮。

  松鼠何日木和这两只浣熊碰了碰鼻子。碰鼻子是动物之间表示友好的仪式。

  碰鼻子的一瞬间,他们闻了闻对方的气味,何日木闻到浣熊嘎拉身上有一股烂菜叶的气味,浣熊明干闻到松鼠何日木身上有树皮的味道。

  松鼠何日木说,我没想到会在树上遇到你们。

  浣熊嘎拉说,我没想到我们说的话会被树上的你听到。

  松鼠何日木说,我不知道我的松鼠伙伴在哪里,但是我不敢回去。

  浣熊嘎拉说,你千万不要回去,第一,你找不到回去的路;第二,你有可能被其他逃跑的大动物踩死,至少会把你漂亮的大尾巴踩脏;第三,动物园没什么意思,不如闯荡世界好玩。

  松鼠何日木问,当一个流浪者有哪些好处?

  浣熊嘎拉说,最大的好处是自由。尽管自由会挨饿,挨冻,被其他动物吓得狼狈逃窜,但是我们仍然是自由的。可以在没有笼子的地方晒肚子,可以躲进真正的树丛,而不是动物园那种伪装的树丛里看星星。

  浣熊明干说,一个流浪者要精通音乐,因为流浪的时候,他要一边走一边唱歌。

  松鼠何日木说,我五音不全。

  浣熊嘎拉说,你唱四个音好了,或者给我们唱和声。这都没关系。听到我说这些话之后,你还想回动物园吗?

  松鼠何日木小声说,我愿意和你们一起流浪。

  浣熊嘎拉笑了,黑黑的嘴唇里面露出白牙,像一个电影明星。

  开始流浪

  天空蒙蒙亮了,当然你可以说天还没亮,四外仍然黑乎乎的。但能看出远处山峦的轮廓。

  松鼠何日木看出树下是一条街道,街道边上有一排白杨树,自己正趴在其中的一棵树上。树皮灰白,有黑色的斑痕,树叶是圆形。在微风里,树叶像拨浪鼓一样旋转。何日木认为一棵真正的树应该长出松针,圆叶子有什么意思?只能阻挡视线。

  天色又亮了一些,何日木看到两只浣熊抱着树杈睡觉,眼睛上面的白眉毛和老寿星的一样。天又亮了一些。松鼠何日木看出这是一个小镇,街道两旁有稀稀落落的房子,房顶是蓝色和红色的彩钢瓦。离他不远的地方立着两栋楼,不幸的是这两栋楼都坍塌了,其中一栋楼倒向另一栋楼,把它压歪了。楼的前脸露出里面一格一格的房间,房间里有床,窗帘在飘动。

  何日木不理解这是怎么了。浣熊嘎拉这时醒了,他用爪子推浣熊明干,你看这些房子怎么了?明干看到路边的金属电线杆倒在一旁,电线垂下来。

  嘎拉和明干紧紧抱住树,不知所措。这棵树边上有一个歪斜的蓝色的路牌。

  嘎拉对何日木说,你看一下,这个牌子上写的什么字?我们好知道这是哪里。

  何日木不认识字,况且这些字是蒙古文,好像打了好多结的绳子。

  松鼠说光线太暗,我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路牌子上写着塔巴镇富裕大街。

  ......

上一篇:坎肩

下一篇:漫长的季节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