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风雷动 春风来——访网络作家风咕咕
来源:辽宁作家网 | 作者:  时间: 2021-03-05

  风咕咕,本名赵杨,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职业作家、编剧。小说作品有:《春风故事》《奋斗者》《凌烟阁》《闻香探心》《康雍秘史之良妃》等长篇小说作品。​东北国企改革题材《春风故事》获得2020年北京市优秀长篇小说和第四届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优秀网络文学作品。


  作家网:从《凌烟阁》到《春风故事》,从古代悬疑探案到当代东北国企改革,你写作的内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应该说是完成了一个转型,这个转型的契机什么?

  风咕咕:一是外界因素东北话题,尤其是老国企话题一直是全国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都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他们不了解东北,对老国企存在认知上的偏差。我想写一写黑土地的故事,既不回避问题,也不刻意的骄傲自夸,希望大家重新客观的认识一下大东北。二是自身因素我生活在一个老国企家庭,祖辈三代都是国企人,从小生活在国企大院,有极深的国企情感。而且十年的工作经验也是和国企打交道,是国企链条中的一个闭环。这些都是我创作《春风故事》的契机。

  作家网:很多作者甚至是名家,都有一个自己的写作舒适区,比如特定的主题、特定的题材等,你创作《春风故事》这部作品等于是换了一个跑道起飞,这对于你来讲有没有什么困难?

  风咕咕:困难是有的,这是我创作的第一部现实主义题材小说,而且是以男性视角来解读故事,又是专业性极强的工业题材小说,时间跨度三十年,挑战很大。但是我习惯自我挑战,在写作中寻找慰藉。

  作家网:《春风故事》全48万字,虽然不比常规的网络小说的篇幅,但却具有相当的时间跨度,看得出是在充分的资料搜集和实地调研基础上完成的作品,想知道你为《春风故事》的写作做了哪些准备?

  风咕咕:我的确做了很多准备。

  首先,我学习并熟知了1978年到2018年三十年的历史大事件。还特意去了北京的国家博物馆和辽宁档案馆关于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专题展览,更深入地学习各项政策和知识

  其次呢,我做了大量的采风调研,采访国企领导高校教授退休老工人等老中青三代人。几乎走遍了沈阳,尤其是铁西有工业气息的地标,包括劳动公园、中国工业博物馆、重型广场等

  再有,我还走访鞍钢、铸造厂、发电厂等,了解厂史各种大型设备,深入一线车间,在电炉前感受出钢的热度,在设备前寻找工人的工作热情

  还有,因为是工业题材,涉及到很多专业问题,在这方面,之前采访过的参与过国企搬迁的设备安全部长东北大学的教授四十年工龄的老职工等等就是我创作的后备团他们在专业上把关,力争精益求精

  最后,就是积累具有年代感的片段并把它们穿插在作品中,比如路遥去世的消息、大众电影杂志北极星的石英表焦裕禄的电影都是为了让作品更生动,生活气息更浓,令读者代入感更强,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作家网:《浮沉》的作者崔曼莉、《大江大河》的作者阿耐,这些都是以现实题材写作而为大家熟知的女作家,她们的作品立足行业发展、时代变化,你认为女作家在写作这类题材作品时有哪些优势?

  风咕咕:女作家情感细腻,能细致地描绘出时代的变迁、深入地挖掘出行业发展的动向,更容易和读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但是于我本人而言,以男性视角思考问题,男性如何抒发情感是个难点。

  作家网: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也是“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我国将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作为一名网络作家,对于新时代网络作家的创作你有什么看法

  风咕咕:文运连着国运,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要引导广大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把提高质量作为文艺作品的生命线,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伟大时代,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诗。作为一名网络作家,要时刻谨记总书记的话,为人民写作!

  作家网:在你的眼中,什么样的网络文学作品是好的作品?你欣赏的网络作家有哪些?有没有在写作上借鉴的作家?

  风咕咕:好的文学作品会让读者的内心充满力量和勇气,于我本人而言,我偏喜欢历史、悬疑、现实主义题材的书籍,我很喜欢看马伯庸老师的作品!

  在写作上,我很喜欢周梅森老师和葛亮老师的写作手法故事结构的搭建,尤其是周梅森老师的《中国制造》和《人民的名义》,对我创作《春风故事》有很大启发。

  作家网:近几年来,随着免费阅读模式的兴起,网络文学产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对你目前的写作有没有什么影响?你认为这会对网络作家的写作有什么影响?

  风咕咕:新兴的免费阅读模式对我也有一定的影响。其实,每个行业都在改革的大风潮中砥砺前行,网络文学产业从免费阅读到付费阅读,再从打击盗版到免费阅读,当然,还会出现更新的模式。改革不止,脚步不停,相信网络文学产业会有更良性的发展。每个网络作家只要脚踏实地的创作,都会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阳光大道。

  作家网:经过多年创作,相信你积累了不少创作经验,同时也一定积累了不少社会阅历,你希望社会能够以一个什么样的眼光看待网络写作行业?网络作家这一群体还需要作协等相关组织为他们做些什么?

  风咕咕: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当年的新文化运动倡导白话文,开启了白话文小说。今天的网络时代成就了网络作家的写作梦,我希望社会对待网络写作行业更多的宽容和鼓励,同时也希望每个网络作家担当起时代的使命,创作出好的作品。今后,希望作协多组织一些深入生活、工作的采风活动,尤其是行业的专项采风活动,让大家走出来看世界,创作出更贴近百姓生活、工作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


  作者荐读(《春风故事》节选):

  江北是座有温度的城市,这里的人们勤劳朴实、不畏艰险,他们的心里有一座镌刻制造工业无上荣誉的丰碑。丰碑上站着一群钢筋铁骨、顶天立地的产业工人!

  他们是一颗颗锃亮的螺丝钉,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发挥着不平凡的作用,为中国的制造工业默默奉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

  那力量凝聚在一起,足以撼动山河!

  这些天,江北的产业工人非常忙碌,西部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新厂房建好了,该搬家了!

  搬家!这是一件沉重又欣喜的事情!沉重是因为难以割舍,欣喜是因为再次扬帆起航。

  每天,老国企的门口都围满了人,那些退休的老工友们纷纷来合影留念,年轻一代的产业工人也忙着用镜头来记录即将逝去的时代,就连像佟老板这样的外乡人都来寻找创业的回忆了。   

  他们安静地站在无人的角落,看着那高高的烟囱、纵横交错的管道、萧条败落的厂房,仿佛在和老朋友告别。有人一坐就是一天,直到天黑了才回去,只为多陪老厂待会儿!

  那一张张热泪盈眶的笑脸,那一步步沉甸甸的脚步,那一句句不舍的呼唤……突然间,整个江北似乎都慢了下来。

  有人捧走一把湿漉漉的黑土,有人捡走一块斑驳的碎砖,有人拾走一片满是裂缝的瓦片,每个人都想拼命地留住曾经的记忆。

  那记忆里除了对老厂的留恋,对逝去青春的追忆,更是对那个火热年代的致敬!

  工业的魂融在江北,深深地刻在每代产业工人硬气的骨头里!

  没过多久,江重冷片和热片的新厂房也竣工了,董事长李东星在职工大会上宣布了搬家的日子。

  江重将用最后一炉钢水为江北所有老国企撤离市区这场壮举画上圆满的句号。

 那天,江北的各大新闻媒体都到了,赵心刚作为邀请嘉宾也来了,还有许多离开江重的工友都回来了,铸钢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工人们像往常一样在炼钢车间里忙碌,车间外的卡车上却已经装满了机械设备。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沉重,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最后一炉钢了。

  出钢的时候,淡淡的棕色烟雾弥漫在整个车间,赵心刚又闻到了那熟悉的金属氧化物的味道。

  天车吊着钢包缓缓移动,在无数人的注视下将钢水浇注到刻画着江重集团新厂牌字样的模具里,浇筑了一块百折不挠的钢铁招牌!

  天车工又在地面人员的指挥下将剩余的钢水注入了另一个模具,炙热的钢水缓慢地流动注满了模具,模具中渐渐浮现出“江重”两个炽热的大字,那字上燃着红色的火焰,仿若凤凰涅槃的景象。

  很多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用摄像机或相机,记录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共同见证了新中国工业的变迁,见证了那些老国企走过的风雨征途和光明未来。

  与此同时,车间外的车队也开始向新厂出发,吹响了新征程的号角!

  炼钢车间内很静,两个模具上的字迹愈发地清晰,两块铭记百年岁月的新旧厂牌无声地诉说着走过路。终于最后一朵钢花儿不露痕迹地融化在火热的钢水里,一炉钢水最终凝固成压在每个人心坎上的“江重”两个字。

  这本来是响起热烈掌声的一刻,现场却只有深情的哽咽。赵心刚的眼睛红了,关云茂说不出话来,偷偷转过身子抹眼泪,牛刚和几个退休的老师傅早已泣不成声。

  李东星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他呜咽地对着镜头,说了一句:“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启了!”

  现场的记者开始争相恐后地采访!

  赵心刚的情绪很低落,他避开镜头,站在一个没人的角落,发现人群中并没有王连成和古师傅的身影。他们去哪了?

  赵心刚走出车间,轻车熟路地来到那条僻静的小路,古师傅靠着墙角哭得像个孩子,他撕心裂肺地捶打着胸口,伤心到极点。

  赵心刚不忍心去打扰他,伤感地转身离去。

  这真是一场世纪的告别,比赵心刚当年离开江重时更惨烈。

  一个月后这里将变成一片废墟,变成建筑工地,将会抹去江重所有的痕迹。

  赵心刚像当年检修设备那样,顺着管道一路走啊走啊,热处理炉的大烟囱还是那么笔直的矗立,氧气站蒸发器上还结着厚厚的一层白霜。

  当他走到电弧炉,发现有个人影,是王连成!

 他正一遍遍地抚摸着被岁月侵蚀的设备,一遍遍地念叨:“老家伙儿,我不能陪你了!我不能陪你了……”

  赵心刚停下脚步,不敢去靠近。他微微仰起头,强忍住眼底的热泪,悄悄地折返回去。

一路上,他遇到很多人,有人在哭,有人在笑,有人在自言自语,有人在默默干活,每个人都寻找留在自己记忆里的那个曾经的江重……

  这一刻是悲壮的,这一刻又是美好的。世上总有一个人,一个地方,一种情感无法割舍。

  老去地自然会老去,新的未来会更加光明!

  赵心刚不知不觉地走了一大圈,忽然接到马莹打来的电话,马莹在电话里的语气很焦虑。

  “赵总,你在厂子看到我爸了吗?他最近的身体情况不太好,正在住院。昨天不知道谁给他看了江重搬迁的报纸,上午挂完滴流,他就不见了。我妈说,他一定回厂子了。”

  “马莹,你别着急,我去找找,随时联系!”赵心刚挂断电话。他不停地四处张望,今天见到不少熟悉的老面孔,就是没有见过马叔。

  马叔身体很虚弱,他如果来江重,会去哪里呢?

  赵心刚盯着空荡荡的西门,他猛地想到了什么,一溜小跑地奔向门口。

  西门外,穿着病号服的老马不知从哪里端来一盆水,正颤抖地拿着抹布擦大邮筒。他的手背上贴着医用胶布,动作很缓慢。

  “没事儿,等我病好了,这些开焊的地方我都能焊好,到时候,再让油工老白喷两遍漆……”

  老马的手顿了一下,两行漆黑的水滴从大邮筒上滚落下来:“哎呀,瞧我这个记性,老白去年就走了,不在了。没事,我也会喷漆,给你换套新衣服,什么颜色的好呢?绿的?红的?还是黄的……”

  赵心刚看着眼前的一幕,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窝在眼底的热泪终是流了下来。他快步走出西门,紧紧地抱住了瘦弱的老马。

  老马放声大哭……

  如今,西门外的世界已经变了,冶炼厂搬迁了,崭新的楼盘广告的围栏里是热火朝天的工地,排列着高高的塔吊。

  西门外的世界又没有变,风蚀的管道依旧站在那里。这些好像工业血管的管道将和贯穿这片工业区的铁道线一起拆除。

  到那个时候,这里将变成一片繁荣、美丽、朝气蓬勃的新城区!

  而在江北西部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些凤凰涅槃的老国企将继续延续这个世纪的工业奇迹和大国重器的荣耀!

  千帆过尽、百舸争流,改革的大风潮又一次来临了……

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