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2020辽宁文艺季度述评——儿童文学(秋之卷)
来源:辽宁文学院文艺创作研究发展中心 | 作者:王立春  时间: 2021-01-12

​​  英国作家狄更斯在自己最喜欢的小说《双城记》里有一句著名的开头:“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把这句话从150多年前的书中撕下来,贴在当下做标签,貌似再合适不过。新冠疫情当前,中国在前一句预言完成蜕变走向一个伟大的时代,以美国为代表的诸多国家却在后一句谶语中水深火热折腾不已。当健康的中国季风吹过2020年秋天,一个比往年更令人关注的秋收季节来临。乘着秋天的马车,我们来点数辽宁的儿童文学,颗粒入仓,丰收在际。稻谷芬芳了理想,玉米金黄了希望。

一、90后双生花的粲然绽放

  地域和时代为作家铺上了厚重的背景,作家也在地域和时代里滋生出自己的文学品相。这一季,生于90年代、长于辽沈大地的两位姑娘源娥和刘天伊出场,照亮了辽宁儿童文学创作,也靓丽了这支队伍里流淌在过去的时光。她们不约而同地在这个季节里捧出佳作,像同时绽放的两朵双生姊妹花。仿佛为今天的这次同时亮相她们准备了很久:两个人都出版过几部儿童文学作品,都获过这个领域里举足轻重的各种奖项,动人的青春和蓬勃的生命力咄咄逼人。两个女孩不俗的儿童文学成绩仿佛具有象征意义:宣示了辽宁儿童文学新时代的到来,昭示了以她们为首的另一场文学花事的开始。

  源娥之前荣获过第八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小说大赛特等奖。“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征集活动玉鲸作品(一等奖)等儿童文学奖项。这一次,她携校园小说《请叫我卷发公主》(《萌公主》202078合刊)、成长小说《一路风景》(《少年文艺(上海)》2020年8月)和童话《笑笑和王子》(《故事作文(高年级版)》2020年9月出场。前两篇小说是青春小说,是女孩视角的叙述,带有很强的主观性,这种主观性使作品显现了独特的艺术存在,而一部作品最好看的便是作家渗透在作品中的个性。源娥年龄小,创作时间不长,但仿佛深谙此道,那些被文字包裹着的细节信手拈来,情节在不动声色中向前推进,真情在阳光下盛开。在《笑笑和王子》中,作家紧紧贴住主人公的“物性”来写,“微笑”和“忧伤”成就了两个生命的相依相偎和彼此取暖。故事中的悲悯,是受尽了苦难的生命尽头的恓惶和无奈。作家在结尾处似乎告诉小读者,全力以赴的爱不会悄然落地,他们终会遇见另一场更好的爱。由此或可以想见,源娥的小说和童话写的很有力道和弹性,三篇作品是各不相关的三场际遇、三种不同样式的成长,作者视野开阔、构思新巧,笔调清澈,完全是蹚开一条属于自己的创作路数。我们拭目以待。

  刘天伊的长篇童话《猫田》(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209月)却是黏合在一起的阶段式叙述。作品用12个故事讲了一人一猫一食店的故事,写得纯熟而温煦,是一场想象的盛宴

  9月27日,辽宁省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在辽宁文学馆联合举办了《猫田》研讨会,与会专家对这部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会长宁珍志认为,应该把《猫田》当作一个词“温暖”来读。温暖无处不在,就像食物里的爱。即便按照严格的词性辨析,温暖,于《猫田》的艺术语境,为名词,为动词,为形容词,都许可,都合适。《猫田》不仅温暖着小男孩的情怀,也温暖着小女孩的情怀;《猫田》的情节是温暖的、叙述是温暖的、主题是温暖的。作家王立春则认为,刘天伊的《猫田》堪称一派崭新的童话开拓,是一部舌尖上的童话。作者不经意间创造了一种崭新的童话建构:带有美食美学的新童话,饕餮味蕾的儿童文学。同时,《猫田》拥有令人着迷的童话拐角与氤氲的诗意。沈阳师范大学文学院的王家勇认为《猫田》是一部主题有爱、幻想有根、语言有味的童话。温暖是这部童话的核心主题,食物只是温暖的载体而已,但在这温暖的主题之下却隐藏着作者的良苦用心。沈阳化工大学的孔凡飞赞扬《猫田》内涵“深”、文本“新”、文字“仙”、故事“趣”、形象“异”。纵然这部童话作品与《深夜食堂》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都将故事设置在夜里,都有美食慰藉灵魂,都有温暖与爱在夜色里流动。

  当刘天伊和源娥捧着力作走到我们面前,我们不仅感慨她们日趋成熟的创作成绩,也对90后和00后的成长投入更多的目光。

二、80后作家带来的两场悲喜剧

  那么80后呢?在文学的旷野上,不止儿童文学作家、辽宁的作家,放眼望去,80后作家相对有些稀缺。或许是80年代出生和成长的孩子正赶上了经济浪潮的席卷而来,在文学和经济激烈的对冲中,一个文学家在成长的根基上受到摇撼?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还好,只要天生的血脉里有了文学的气质,再大的外部干扰都不会撼动一个作家顽强成长。获青铜葵花奖奖的80后作家张忠诚就是这样一位出挑的作家。

  这一季,张忠诚推出了两部作品《蜗牛》《猴戏团》(人民文学出版社天天出版社2020年8月)。《猴戏团》讲述了一个男孩在“闯关东”历史大背景下,面对饥饿、苦难、战乱和贫穷,艰难的漂流和奋力的成长。《蜗牛》是获得青铜葵花潜力奖的一部力作。讲述了一个小镇上因开矿而得了矽肺病的父辈们和他们的孩子的故事。从生讲到死,从绝望讲到希望。张忠诚以干净简练的叙事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悲剧之门。在一个接一个为生活所迫而离世的年轻的父辈中,我们的心被那些文字揪疼。当主人公男孩不得不对面这些残酷,我们感到作家把生活撕成了碎片。亲人的离世是孩子成长之痛中最痛的部分,也是文学中生命意识的最深刻话题。既然儿童文学也无法回避,张忠诚迎难而上,为我们织就了这样一个无处可躲的、黑色的、几乎覆盖了整个天空的生死大网。诺奖得主美国作家艾·辛格在谈到死亡时说:“在文学里,如在梦境一般,死亡是不存在的。”我们在张忠诚柔软的文字脉动中或许能得到这样的启示。

  这一季,又有一位80后的作家紧随其后走来。他向我们展示了自己的文学的别样追求和独特个性。张旭发表的《最佳陪练》(《东方少年》2020年第9期),以一人和一群狍子为童话主人公,构思了一场别致的相遇,建筑了一个看上去“循环不已”的沟通平台。故事讲得诙谐幽默,充满灵动和巧合,用一场轻松的喜剧,带来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内在哲思。愿张旭沿着这条阳光之路继续前行,取得更加喜人的成果。

三、儿童文学两端的守望

  儿童文学的受众是年龄不一的孩子,这就对创作者提出了一个对位相对准确的童年书写。低幼阶段,要有游戏有玩乐有动感;大到童年,要有情节有故事有情趣;长到少年,要有抒情有理趣有哲思。这是一种循序渐进的推进,一个阅读的孩子会在这种好书的浸润下茁壮地成长。秋季的辽宁儿童文学,在童年作品饱满丰盈的同时,守在童年两端的文学露出斑斓的色调。陈琪敬的低幼文学和王茵梦的青春文学各自呈现出自己的艺术特色。

  陈琪敬一直致力于低幼文学创作,近期以来,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继获得“信谊图画书奖”文字创作佳作奖后,又推出系列作品《猫先生的时间小镇》《艾米鼠的箱子》《圆圆和熊保利》(中国中福会出版社2020年8月)。以《猫先生的时间小镇》为例,作者在讲一个有趣故事的同时,不忘渗入带有诗意味道的情节转换。进入猫先生的时间小镇,是以味道、嗅觉、视觉中的某一最有爱的瞬间完成的,这一瞬间的完成,幻化了孩子的想象空间,让孩子觉得既新鲜又有趣,也都会产生一种自己想尝试的冲动;同也提升了童话本身的格调,脱去了一般意义上的情节铺陈,显露出好童话的质地,有一种高级感。在整体感觉上,这一套书的插画也配置的稚气幽默,可圈可点,对低幼儿童会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王茵梦不声不响地沉浸在青春文学的创作中,持续发力。近年来也获得了诸如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等重要的儿童文学奖项。《何大板遇见刘小仙》(《中学生》2020年第7期)、《再爱我一次》(《中学生》2020年第8期)、《秘密交换》(《中学生》2020年第9期)是她撷取了在杂志专栏上的青春成长的几个片断。成长文学是少年时期的文学书写,介于成人文学和儿童文学的中间地带,少男少女的锋芒和个性有时甚至更极端,这个精神世界的探索会更深地指向未来。怎样从表相深入到内里,是对一个作家的考验。王茵梦抓住“少女成长”的线索,通过几个成长的纠解和释放,诠释了当下女孩各种样貌的成长和随之而来的成长之痛:那种无法逃避的生活和渴望被理解的内心。青春时代是儿童兑去稚嫩的最后一程,愿王茵梦做好这一端的坚守。

  这两位作家的作品在这一季完整了辽宁儿童文学的链条,清晰丰满了链条的两端。

  在偏向低幼一侧的,我们也将不得不提及一位科普童话作家陈立凤,她的《自然之趣》(四本包括《牛磺酸惹的祸》《跟屁虫的烦恼》《不是我小瞧你》《树里的小强》)(科学普及出版社2020年8月)的出版,为辽宁儿童文学科学童话方面的发展写上了浓重的一笔。在少有人坚守并难出成果的科普童话园地,陈立凤潜心钻研科学知识,将这些知识转成富有趣味的童话叙事,这是一种具有专业工匠精神的求真和制作,童话集《自然之趣》,镶嵌进辽宁科普童话廊道,弥补了这个方面的不足,很有意义。像一匹黑马冲入童话阵地,为小读者和家长们带来了知识和文学体验的双重收获。

  向高年级倾斜的还有王立春的儿童散文集《格格树》(安徽少年儿童出版2020年7月),这是“小枞树”丛书——“爸爸书”“妈妈书”里其中的一部亲子散文集。《格格树》从一个母亲的视角,记录和端详了自己孩的出生和成长。在孩子长大的进程中,许多瞬间孩子和母亲都在成长拔节。这是作者的第一部亲子散文集,也是一部送给年轻母亲的文学纪念册。

四、本季度其他作家作品发表、获奖、入选一览

  19月,薛涛长篇小说《砂粒与星尘》(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20196)获国家图书馆第十五届文津图书奖。社科、科普、少儿领域共计十五部图书获奖。

  2、马三枣短篇小说《遥远的骆驼蓬》在《读友》杂志2020年第9期重镑推出,评论家做赏析,作者推出创作谈。

  3、少梅曾获第九届周庄杯三等奖的短篇小说《候鸟南飞》发表在《少年文艺》2020年第7期头题,配以创作谈和评论,重镑推出。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