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金州故事
来源:2020年11月9日《文艺报》 | 作者:鹤 蜚  时间: 2021-01-08

​  如果把金州城比做女人,金州城一定是金普新区的祖母。

  州作为行政区划,在西汉时期就已现萌芽状态,到东汉末年才成为正式行政区。辽宁带“州”字的地方本就不多,有锦州盖州海州银州,金州名列其中。

  早年的金州指金州城,而金州城属于金县管辖。金县全域改为金州是后来的事。

  金州历史久远,名称始于金代。战国时属燕辽东郡,汉置沓氏县,仍属辽东郡。清《读史方舆纪要》载:“沓氏城,在卫(金州)东南。”据史载及遗址考证,当在今大李家街道。三国魏景初三年(公元239年)因辽东城乱,“以辽东沓县吏民渡海居齐郡界,立新沓县以居徙民”(新沓县故地在今山东省淄川县境内),两晋、前燕、前秦、后燕属平州辽东郡。后燕光始四年(404年)高句丽割据辽东,于金州地置卑沙城(大黑山城)。唐代属安东都护府积利州。辽代属东京道辽阳府。金代,袭辽制,置苏州,属东京路辽阳府。金皇统三年(1143年)降苏州为化成县。金贞佑四年(1216年)升化成县为金州。“金州”之名自此始。金兴定二年(1218年)置金州防御使。

  后历经朝代更迭,金州几度变迁,于1913年改金州厅为金县,隶奉天省。1925年改属沈阳道。1929年废道制,改奉天省为辽宁省,金县直属辽宁省。直到1987年,金县撤县建区,改为金州区。

  我对金州最早的认识始于父辈。

  父亲出生在当时的金县登沙河镇旗杆底。爷爷是富家子弟,又有着桀骜不驯的文人气质,擅长书画,他长年在外云游,最喜欢待在地方就是金州城里,做画写字,以文会友,只有逢年过节时才会回家。爷爷回家的时候,父亲兄弟几个总是围在爷爷身边,听爷爷讲金州城的奇闻异事、风土人情。在孩子们的想象中,金州城里名人多,趣事多,金州城里的人仿佛都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那时候,金州城曾经是父辈们最向往的地方,他们只盼着快点长大,好跟着爷爷到金州城去长长见识。然而,旦夕之间,不幸已至,就在父亲8岁那年,爷爷不幸去世。那时候,大伯10岁,三叔4岁,最小的叔叔还在奶奶的肚子里。爷爷的突然离世,一下子击碎了兄弟几个的梦想,他们不得不开始为活着而跋涉,为摆脱贫穷而奔命。他们在奶奶的庇护下,艰难地成长,贫穷的日子让人绝望,却也会生发出摆脱命运的动力。乡村的每寸土地都蕴藏着与生俱来的渴望。在他们的世界里,每一扇窗户都挡不住外面世界涌进来的阳光,从小到大,兄弟几个最强烈的愿望就是要过上好日子,他们渴望走出乡村,走出旗杆底,走出登沙河,到金州城里去,去闯荡,去安家,去成就一番事业。

  大伯最早离开老家,他在金州的一家木器厂当上了技工,他只身一人在外打拼,留下家眷在老家守着奶奶和老宅。后来,三叔也去了金州城,当上了工人,住在金州孔庙墙外的一排平房里。在那里,他娶了漂亮的三婶,她是跟随父母从山东老家闯关东来金州的。童年时,我们全家经常会在三叔家停留,相约一起回老家过年。三婶没有女儿,她最喜欢给我编辫子,遇到庙会的时候,我经常会翻过高高的围墙,去隔壁的孔庙看热闹。四叔为了离奶奶近一些,到了离家不远的登沙河镇,如愿地在一家国营厂当了工人。

  父亲离开老家比较晚,他从乡村出走的愿望虽然强烈,却费尽周折。当时,父亲已经是生产队的大队长,算是个村官,还是组织的培养对象,当时要离开已经很难了。但是父亲早就想离开家了,他的野心更大,想要去更远的大连。母亲正怀着二哥,大哥也正是顽皮的年龄,本来父亲当了大队长,生活有靠,又有前途,而且母亲从娘家带来了本钱,正要大兴土木,准备盖新房,这时候,父亲却要去大连,母亲坚决不同意。一向好说话的父亲这次态度坚决,而倔强的母亲也不相让,赌气回了娘家,以示抗议。母亲在娘家待了几天后,父亲并没有去接他们母子,感觉不妙的母亲又匆匆赶回家。她一进家门,看到炕头上放着一个纸包,里面包着一双崭新的黄胶鞋,母亲二话没说,挥起斧头就把胶鞋砍成几截,扔到了院子里。父亲回来看到丢在院子里被砍坏的新鞋子,火冒三丈,拿起条苕就去追打母亲,母亲吓得躲进奶奶的屋里不肯出来。奶奶把门插上不让父亲进去,父亲愤怒地吼道:你就是把这房子点着了,烧成灰,我也要去大连!

  奶奶开明,她支持父亲出去闯荡。她对母亲说:男人一旦拿定主义,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父亲走后,母亲不为所动,在家里大兴土木,在家里新起了三间阔气的大瓦房,还修了宽敞明亮的前后大院,母亲带着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住在阳光明媚的大房子里。她捎信给父亲,告诉家里的一切,期待父亲尽快回来。

  父亲到了大连,对母亲拼力建设的三间大瓦房不屑一顾,来信让母亲快去大连,但是母亲不为所动,但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过日子,其艰难可想而知,只是一直在不服输地硬撑着。后来父亲不再来信,村人也开始说三道四。父亲生得英俊,母亲想象着某个女人出现在父亲身边的情景,渐渐有危机感,她开始着慌、坐立不安,她给父亲写信,让父亲尽快回家。父亲一开始还经常回信,后来干脆连信也不回了,母亲就迫不及待地一封又一封地写信,她从起初急着让父亲回家,到最后请求父亲快点回来接他们母子到大连,信的内容已经发生了变化。

  父亲知道母亲中招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他专门请假回来接母子三人。母亲眼看要放弃三间大瓦房时,一脸泪水。父亲说,到了大连,有比这更好的房子。大哥说,那天,父亲挑着扁担,扁担一头的筐里装着二哥,另一头的筐里装着不多的家当,父亲挑着担子,领着大哥,带着母亲,一起往登沙河火车站去。母亲对她亲手建造的房子留恋不已。她难舍亲手打造的小家,一步三回头地跟在父亲的后面。大哥说,他记得很清楚,那天,公社的高音喇叭里正在广播侯宝林的相声,母亲是一路哭着又一路笑着离开老家的……

  我是在大连出生的,但我总说自己是金州人,我对金州充满了感情。金州于我,是那样的不凡,金州注定是个创造奇迹的地方,在大连发展的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1984年,国务院批准成立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选址就在金州区的小渔村马桥子村。这是国家批准建立的第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被称为“神州第一开发区”。

  从金州马桥子的一个小渔村到开发区,再到30年后诞生的金普新区,如今的金州,已经完全融入到金普新区的血液中。作为第10个国家级新区,金普新区这座宜居宜业的产业新城,正不断发出“金普声音”,创造新时代的“金普奇迹”,正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笃定前行。

  当年,父辈为了摆脱贫困,离开了乡村,那些因贫穷出走的伤痛,都成了抚慰岁月的回忆。山海关不住,投资到金普,这如虹的豪迈气势,恰合时代精神,新一代的开拓者,正在书写可歌可泣的历史新篇。

上一篇:宫商角徵羽

下一篇: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