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点灯者自带光芒
——评王宁《明灯照耀童年——新世纪辽宁儿童文学观察》
来源:2020年11月2日《沈阳日报》 | 作者:马 力  时间: 2020-11-02

​  王宁的《明灯照耀童年——新世纪辽宁儿童文学观察》一书呈现在广大读者面前了。这使我首先想到中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的一句诗;“风来了/雨来了/老师捧着一颗心来了”。只要把诗中的“老师”一词改成“评论者”,就完全适合我看到王宁和她带来的评论集时的感受了。这部评论集是王宁心血与智慧的结晶,只不过它以阐释辽宁儿童文学作品意义的文本形式呈现,但她风雨兼程的身影和一切为了孩子的初衷却与一个老师无二致。

  说到评论者对作品意义的阐释,三个比喻便在冥冥中跳入我的脑畔:寻蚌开蚌人、千里马与伯乐、点灯人。

  广泛阅读作品是评论者首先要作的工作,好比是寻蚌。王宁由于工作、个人爱好和作为孩子母亲角色的需要,每年都会阅读大量中外儿童文学作品,逐渐形成她独特的审美期待视野,这是她从鱼龙混杂中挑选润珠之蚌的基础。蚌一旦寻得,接下来要作的就是剥蚌壳见珍珠的工作了。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儿童文学创作空前繁荣的时代,地球上的七大洲四大洋,无数的江河湖海,每一天不知会产生多少怀玉之蚌,评论会不会因此眼花缭乱无从下手了呢?王宁有她的智慧,视界不妨放眼全球,然而笔墨功夫却要献给她情有独钟的家乡的儿童文学创作,这大概是“一不扫,何以扫天下”之意吧?辽宁儿童文学钟灵毓秀,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辽宁儿童文学恰如一团地火,应时代的召唤井喷般地涌出地表,一发而不可收,俨然铸成祖国东北地平线上的一片森林屏障,不由人不驻足、欣赏、赞叹、思考,更何况是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童心未泯,又一直与辽宁儿童文学作家朝夕相处,或与他们心脉时时相通的评论者呢王宁正是被这方兴未艾的创作热浪所裹挟,怀着一腔热情拿起笔开始她的评论生涯的。她所选中的批评对象常是那些怀有大玉之蚌,仔细打开它的硬壳,发现并指点这珍珠独特的光芒给读者看,使读者在阅历浅之时,不被鱼目蒙住双眼。王宁这部评论集中的“儿童文学综论”、“年度观察巡礼”,做的主要是“寻蚌”的工作。而第二部分“作家作品评论”则重在剥壳现玉。

  若论评论者批评水平的高低,令我想起“盲人摸象”与“伯乐相马”的比喻。前者只见局部,不见全体,所以在谈象的模样的时候,总不免顾此失彼,失之全貌而后者则有隔皮隔肉而见骨相的深刻。尽管伯乐见过的马不计其数,但王宁却能凭藉手眼的功夫,将千里马准确无误地挑出来。在“作家作品评论”中,有10篇长、短评是关乎薛涛创作的,其次还有常星儿、李丽萍、刘东、于立极、董恒波、老臣、宋晓杰、闫耀明、马三枣、贾颖、陈琪敬、庞艳、苏笑嫣的作品评论。这些怀着不同玉的蚌,有了她这般辛勤剥壳的劳作,便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奇观出现在祖国的东北大地上。她对薛涛作品的评论几乎囊括了这位作家的儿童小说、幻想文学、散文等各个领域的创作,可谓再现“全象”。透过她的每一篇评论,你会感到她一直在追寻作家对童年的本质、自然、母爱、童真的根本性表达,挖掘在体现这些创作母题时的乡土情结和个性特征,揭示其所达到的历史深度、文化深度与艺术深度。而对于其他作家的批评则择其要点其睛,一语中的入木三分。如果将这部评论集作一个总体考察,读者不仅能发现经她阐释的作家作品之美,而且能发现评论者本人上下求索,评论水准不断提升的轨迹,这是朝着“伯乐”的方向努力。即便我们不能说她就是伯乐,但大凡熟悉辽宁儿童文学创作的人,都不能不承认她识人论作眼光的精准,欣赏她评论的散文化风格。

  王宁将她的评论集命名为“明灯照耀童年”,表达了她对儿童文学作家作品价值的总体感受与判断。这使我想起点灯人的比喻。在接受美学家姚斯看来,文学批评的本质是通过祛魅让作品的意义“敞亮”出来。但意义既不完全属于文本,也不完全属于评论者,而是评论者在文本提供的框架下,与文本互动产生的思想火花。这火花点亮的既是作品内在的光芒,又是点灯人将自带的光芒赋予作品的结果。在姚斯看来,没有被读者或评论者阅读的作品只是“本文”,毫无价值可言,或者说它的价值是潜隐的。而读者或评论者通过阅读,赋予作品以生命,作品才由“本文”变成“文本”。文本意义层面的“空白”和“未定点”,才能得到填充,这个填充人就是读者和评论者。我们不难想象,倘若一个评论者——点灯人,不是自带光芒的人,而是一个内心充满黑暗的“盲人”,他怎么可能发现别人作品的光芒?并指给读者去看这光究竟在哪里呢?

  然而遗憾的是,长久以来,世人在认识上总存在一些偏颇,只知崇拜玉的光芒,见玉便忘了寻蚌剥蚌的人;见了千里马,便忘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的道理;掌声只送给站在台上领奖的作家,而忘了创造作品意义的另一半——评论者。姚斯认为,文学评论与文学创作乃是人类文明之车的两轮,二者缺一不可。只有二者协调配合,人类才能驾驭文明之车在自由解放的道路上奔跑。

  “泉眼无声惜细流”,无声无息地把光奉献给灯,奉献给路人,正是点灯人的品质。然而暗夜记得他的光,像天上的数也数不清的星星,尽管人们仰望天际叫不上它们的名字,却切实在黑暗中靠了它们的光路。若是没有们默默地奉献自己的心火和热爱,漆黑的夜空就不会璀璨,大千世界就不会有光和温暖。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