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亲爱的基因(组诗四首)
来源: | 作者:林 雪  时间: 2020-10-29

露西妈妈

  露西(Lucy)是一具发现于东非的古人类化石标本。此标本具有约40%的阿法南方古猿骨架,由唐纳德•约翰森等人于1974年在埃塞俄比亚阿法尔谷底阿瓦什山谷发现。露西生活于约320万年以前并被归类人族,这副骨架具有类似猿的脑容量和类似于人类的二足直立行走方式,支持了人类进化争论中直立行走在脑容量之前的看法。

  一本书若是一种站起来的方式

  是某种启蒙、或一种成年礼?

  晚霞温如羊水再一次流向天空之脐

  布谷再一次在田野循环歌唱

  边区闰夏再一次长过热带的迟钝

  吾生已晚。只能再一次想象

  你在河上泛舟。身边的橘子树

  头上橘子酱的天空

  你懒洋洋地回答他人呼唤

  这是《钻石天空中的露西》歌词

  你因此得名

  我的露西妈妈

  吾生已晚。一声早安也早不过

  350万年前的你

  你满怀柔情也满怀愤怒

  你有母亲的算计也有为孩子们攫取

  你曾急于顺从,也曾拖延强迫

  在你看了14年的天空和枯厥

  在草木灰和尘土的污迹里

  吾生已晚。早安哥伦布新大陆

  早安火、电、光及家族

  早安世界以及所有被打磨的石头

  早安陶土的被抟物

  早安,铁!早安,被麦哲伦周游过的世界

  早安,莎士比亚和马克思

  除了一声早安,还有什

  能重新发现?

  一本书若是一种站起来的方式

  仍然比你稍逊一筹

  我只能发现无以名状的人心

  事物也更多不可描述

  我只能再一次说到身体和精神的直立

  想象你脸上突然一亮

  仿佛你忆起了故乡

  仿佛世界的七重天

  朝我们敞开大门


图尔卡纳男孩

  图尔卡纳男孩头骨于1984年发现于肯尼亚纳利奥克托米。男孩年龄估计在13岁左右,生活在距今160万年前,牙齿和头骨与在亚洲发现的直立人极为相似。图尔卡纳男孩可能具备轻微的语言能力。具备简单的交流能力和技巧,可以发出一些简单的词,很可能是最早发出人类声音的人科。

  荒草如大海且多于语言

  颜色和气味也是

  人类学家称彼时的他

  已发育出自己的语言智力区

  在一些族群离开之后

  在另一些族群到来之前

  并非始于开端

  也并非结束于终了

  图尔卡纳男孩的世界

  就是这样

  而语言又从何而来?

  在两者之间为之命名?

  他发出第一个拟声词

  犹如加冕

  第一个感叹句如神降临

  他是否能说出“那时慢”而伤感?

  那时夜晚比现在漫长

  那时地球自转的更从容

  银河系比现在幽蓝

  在文明的语法中如今欲念太多

  已非我等所能注释

  以为自己需要句子的

  其实更需要无言

  说的越多越接近失语

  读的越多越空虚

  世界上最伟大的破产师

  也无法评估会说话的

  图尔卡纳男孩意义里最小的部分

  那人们在日落时的销声匿迹

  在月出时的重新现身

  那语言比悲剧诞生的早

  又比死亡年轻


亲爱的基因

       ——致猿人或自己

  “人类就是灵长类。”我们所属的物种——智人,属于一群被称作灵长类的哺乳动物,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们是一群被称为大猿的灵长类动物(《猿猴的把戏》达里奥•马埃斯特里皮埃里)。

  从来就没有什么完全的新新人类

  只有我们基因里那只旧世界猴

  他常常不请自来

  落座在大脑中枢

  控制我本能的部分

  我必须袒露我命运里

  对幸运犹如单相思的屈辱

  必须呈现对自己的幻灭之情

  必须表达友好、恐惧

  羡慕和失望

  必须经历性、记忆和痛苦

  我会微笑示好(从露齿演绎而来)

  向一切善良的、强大的、高阶的同类

  只为了告诉他们

  请不要伤害我

  我拥抱朋友、定期发邮件、打电话

  犹如远古的人们互相理毛

  这抚慰关系的心灵的游戏

  今天仍然有效

  亲爱的基因,请继续

  驻扎在我身体里吧

  请继续发挥你们尚未发挥的东西

  我也会讲述我进化的失败

  和我无力继承的部份

  会写诗与会直立行走

  都是奢侈的

  写出一个新词并令人们使用

  等同于创造出光与黑暗

  近于不朽

  但今夜我不关心有关创造

  或30万代死者的秘密

  我只关心父母和孩子

  并尽可能无意义的活下去


涂鸦者

  2019年6月5日下午1:30,全国唯一会画画的红毛猩猩从红山森林动物园笼子逃出。乐申用一条布条把电网的空隙拉大,然后从中穿过、到达笼外,其后走到猩猩馆的屋顶,又在附近的树上游荡,职员用食物引诱,又不断叫它下来。乐申一度走回地面,但始终不肯返回笼中,更跑到行人路上。为避免对人员造成安全隐患,兽医对其进行了麻醉。在转移至室内苏醒过程中,发生麻醉并发症肺水肿,导致心跳、呼吸骤然停止。经4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救治无效,于20时40分死亡。

  夏末有雨,尚不是秋霖

  树木花草余威不足

  尚有哀愁

  人科。猩属。20岁。雄性

  喜绘画。涂鸦时

  偏爱明亮暖色

  并非是你独有积习

  风尚和生死都在不停轮回

  这仅是你秘密的一面

  “下午四时是褥草的午夜十二时”

  而八点将定格在致暗时刻

  从出生到死去

  阳光在你肉体上

  烙印出20副黑白方格纹身

  那也是囚禁你的铁笼和电网图案

  你用一根丰容玩具布条

  拓出一道自由出口

  你因此演练无数次出走

  但这一次是彻底的

  你朝向长江的半边脸

  有一丝污迹

  像一道陆地吐出的影子。

  漂浮成苏门达蜡热带林中小路

  像一个穿衣的神飞过了田野

  尼安德特人是不是有意地埋葬死者?

  乐申是不是一心赴死?

  又能怎样?如同你的前辈刚果

  没有劳动和绘画

  生命将徒然老去

  而我们也将把哀愁和秘密

  一次用尽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