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作家网原网站入口
巴渝印象
来源: | 作者:刘抚兴  时间: 2019-12-03
初访重庆
 
两条江一座城
从这个山头到那个山头
车像一根针牵着路的线
从这个山湾穿到那个山湾
把河山缝到一块
 
雾像一层层轻纱
笼罩粗毫大笔的画似隐似现 
路边树湿漉漉挂着泪痕
潮湿季节脚步也湿漉漉的
留下一串湿滑脚印
 
湿润的空气和着麻辣味
扑面而来给皮肤加水
保养出幺妹细嫩的脸蛋
只是看不到太阳和月亮
在江山诗画上映照
 
从特园出来刚刚温暖的心 
又被渣滓洞白公馆的阴湿
包围得喘不过气来
只有三峡汽笛一声长鸣
才抹掉重庆一头雾水
 
昔日巴山夜雨的情境
到了长江才品咂点味道
只是秋天的江水有些急促
一夜之间游船就驮着重庆
越来越高地飞走了
 
新三峡
 
没了急流  不见险滩
高峡被拦腰斩断
游船行走天上
巨流抬起湖面
 
张翼德匆匆爬上山顶
无常鬼水下被淹
托孤的白帝真的要被托孤
一座水上孤山
只有夔门倒像一个门
将一湖清水隔开
门里一江怀想 
门外一湖洞天
 
啼不住的猿声
缥缈进崇山峻岭声微渐远
一部残破的历史
留下记忆空白
惟有太白一壶浊酒
吟咏着河山
风浪顺山而来
惊拍一船的昏黄
船行三峡如行人生
有烟波浩淼
也有激荡回旋
 
昔日纤夫的背影
渐行渐远
那一声声苍凉号子
像大脑中一阵阵回声
记忆着
一个渺远的时代
古栈道啊
一部智慧诗篇
被永久封存
崖壁上千古之谜
已触手可摸
千里江陵
没找到一叶轻舟感觉
船  早过万重山
 
啊,三峡
多了一幅湖光山色
又丢了些什么?
 
九畹溪划龙舟
 
在一溪悲愤时光中穿行
九畹溪
划着你三千年后的江水
有些微的疼 
两岸的石壁
珍藏着三千年深情的光阴
 
三千年 走疼多少双脚
踏破多少山阙
道路通畅
舟楫直抵三千年的江山彼岸
桨儿点破三千年的幽波
屈子
激愤由你而始  诗歌由你而始
龙舟划过  满腔热血的九畹溪
 
九畹溪啊
划着你三千年后的江水
三千年母性的柔光中
你一江爱 召唤着
无所或依的人儿
魂归来兮
一个人的祖国啊  五湖四海
 
人们来了
 
人们来了
虎豹走了
金丝猴躲了
眼镜蛇溜了
石孔雀飞不起来
擎天柱形单影只
野人篷空余两块石头
山谷传出时光逃跑的声音
 
人们来了
神农架依然
披着青翠的外衣
山水未被强暴失贞
野玫瑰粉红奁装
红桦树频频引蝶招风
逃失家园的猴子
却逃不过圈套和人
野人扑朔迷离
消息更是遥遥无期
密草丛还剩一块
“小心毒蛇”的牌子
警示匆匆的步履
 
人们来了
神农架有些惊慌
萦绕的山岚撩拨不去
土家人几幢茅屋
依稀挂在山间
狼逃得更远
空余几声梆子的嬉戏
在山谷回应
 
  

上一篇:车过古城

下一篇:组诗九首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