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草原上的房子

 
鲍尔吉·原野

那时候,草原上的草长得真好!草根和泥土像摔跤手一样互相缠绕在一起,每一寸土地都长满了草。

我堂舅照日歌图(前不久他去世了,愿他安息)的房子盖在查干木伦河南岸。他们盖房子不用砖瓦,把大地的土挖出来一垒就变成了房子。那一天,大堂舅照日歌图使劲把铁锨踩进草原的土里,土里是密密麻麻的草根,铁锨须切断草根才能挖到底。二堂舅景嘎把麻绳拴在铁锹下方,用肩膀背绳子往前拉铁锨,像拉犁。照日歌图扶铁锹,像扶犁。铁锨慢慢把泥土切割出三十公分深、几十米长的大口子。接着,他们俩在这条线四十公分外的地方再切割一个口子。用铁锹把两线之间凸显的泥土横着切割成块,像切糕点那样,但它是盖房子用的泥坯。最后,他们用铁锹从泥坯根部把它起出来。说起来麻烦,在现场一看就明白了。

那时候我有五六岁,还记得泥坯上方长着密密麻麻的绿草,像刚理过发的头颅。而泥坯的断面长满了洁白的草根,草根约有二十公分长。这些泥土又黑又黏,寓意肥沃富足与坚韧不拔。

割草皮的地方离大堂舅要盖房子的地方只有七八米远,他们俩把方正的泥坯摆在柳篱笆上,抬过去,开始垒房子。泥坯有草的一面一律朝上。这个房子里盖出来之后,墙壁上有一道道绿色的草的横纹,房子的四面墙壁穿着绿横纹的衣裳,这不很好吗?好多年之后,那些草还在绿,真棒。

泥坯垒的房框子垒到两米高,要留出门窗的位置。房顶横担几棵白桦树的檩子,那些树还带着绿叶儿。檩子上面再覆盖几块红柳篱笆就完工了。把稀牛粪抹在篱笆上,牛粪晒干后再抹,抹几层牛粪之后,比水泥还结实。这样的房子保暖透气,积雪压不塌,还不会渗漏雨水。燕子和麻雀也喜欢,它们在屋顶跳舞歌唱。

大堂舅和二堂舅,两个人用两天的时间盖了一座房子。那块割草皮的地面变成一个方池子。下雨时,里面浮着野鸭。大堂舅说,房子盖好了,把这块取泥坯的地方改成羊圈。他说,草原上面的土被取走之后,沙子就冒出来了,但是羊喜欢沙子。

景嘎的蒙古语含义是吉祥图案。蒙古人把靴子上的、毡子上的、蒙古包上的吉祥图案叫乌力吉景嘎。二堂舅景嘎是照日歌图的亲弟弟,从小过继给了别人,而别人后来不知去向。景嘎在村子东头生活,他当时驾驭着生产队唯一的大马车。他把马车从村东头赶到西头,再从西头赶到东头;用那系着红缨的大鞭子在空中啪啪摔响。他盖房子和大堂舅照日歌图并不一样。景嘎家房后有个大坑,他到河边割许多柳条,一捆捆背回来摆在坑边上。他用柳条在坑里编篱笆,编出一个有圆穹顶,而且有门和窗的柳条蒙古包。编好之后,他从坑里爬出来,用绳子把这个柳条房子拽上来,立在他认为最好的方位,上面糊上一层层的稀牛粪。这就是一个美妙的蒙古包了,住进去有好闻的牛粪的香气,地下铺羊皮,既不透风,又不漏雨。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大自然赋予人类多少美好的礼物,比如泥坯,比如柳条。那时的人们像儿童一样劳动,他们在苍天之下显出幼稚。苍天喜欢幼稚并勤劳的人们。那时候到处是草,走出房子就踩在草上,人像走在地毯上。绿草延伸到远方变成了深黑色,更远处是灰色的云团。那时候的草原经常下雨,雨水丰沛。牧人们爱穿皮靴是因为地面上总是泥泞——这是雨水多的缘故。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