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7月10日《辽宁日报》
 

鱼梁的天空

 
故 乡
  “鱼梁”的天空难道被海水洗过?要不然,为什么那么蓝?先前说要下的雨,不知藏到哪朵云里去了。这天气,似乎在迎合古人“果然晴日照鱼梁”的诗句。初夏的清晨,我站在沈阳北郊科尔沁沙漠南缘法库财湖通用航空产业园空旷的一隅仰望蓝天,心中一派陶然。
  “鱼梁”二字不是我凭空捏造的,它是“法库”满语的音译。《诗经》中将“鱼梁”解释为是一种筑堰拦水捕鱼的一种设施。我则认为沈从文先生在他的《从文自传》中将其诠释为乡人筑堰撒网、轻舟湖中捕鱼之乐更具真意,这会让我想到梁元帝在《采莲赋》中,对帅男靓女面对“叶嫩花初”的青春欲动和“恐沾衣裳而浅笑,畏倾船而敛裾”迷人画面的描绘。遗憾的是,我至今没见过梁元帝笔下江南少女荡着小船,唱着艳歌采莲的情景,也想象不到帅男靓女在这场快乐的采莲中缔结了怎样的爱情盟誓。但每年的阴历七月初七,“鱼梁”人会把与古时一样沙鸥翔集、浮光跃金、锦鳞游泳、渔歌互答的欢乐景象再现于灵仙湖上,呈现出渔帆游弋,青年男女采莲踏歌的诗情画意。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逡巡在“圣迹山”上,这诗句从我心底呼之欲出,我蓦然想到了一对父子。1974年4月13日,叶茂台村民赵鹏权和他的父亲放羊时,发现青草掩映的丘陵下埋藏着一座千年古墓,这正是辽墓群。随着考古发掘, 世人知道了一千多年前一个游牧民族,经历了200多年的风霜雪雨、烽火烟尘,将辽国建立在了这片白山黑水土地上。
  辽墓群的时空之门一旦被推开,一切生命史话便历历在目。公元907年,耶律阿保机建立以契丹族为主体的辽,国号契丹。阿保机为扩大疆土势力,不断征服诸部并南掠中原,一次,太子及汉人韩知古随其东征,前军发现一片枫林。韩知古说,这片枫林是唐代人种下的,后因战乱被毁,现在意外地看到它又如此繁茂生长,是吉祥之兆,这次东征必然大胜而归。后来,辽太宗为纪念东征大胜,在太祖东征途经的枫林里勒石记功,并在此种植枫树,后代皇帝代代相传在此种植枫树。辽景宗时,因尊崇太祖丰功伟绩,他多次到叶茂台枫树林祭祖,此地所处之山也因景宗与皇后萧绰多次到来而命名为“圣迹山”。
  史料及专家考证让我们对“圣迹山”更深入地了解到,这里是辽代后族的重要聚集地,曾出过六任宰相,而其中的辽北府宰相萧义就是叶茂台走出的名士。那时,生活在松花江流域的女真族在首领完颜阿骨打带领下,逐渐发展壮大,不停地向辽朝入侵,对辽朝构成巨大威胁。萧义考虑自己年逾古稀不适合再作宰相,便三次上表,辞官归乡。萧义“悦以归第,静而养龄”,遂在家中安享晚年。公元1111年农历11月18日病逝。翌年,后人将其葬于辽川之右(辽河北岸),圣迹山阳(今叶茂台镇西山的南坡),萧氏祖茔群墓之中。
  “万马飞逐云烟移,一人殿后长干提。口中马语无人知,天明霜露犹未晞。”清晨的叶茂台村,一声声牝马的嘶鸣,撩开“圣迹山”黎明的晨雾,曙光将不远处101国道旁辽北牲畜交易中心照耀得生动而清晰。马儿嘶鸣,人头攒动,再现着千年前“马市”的繁荣景象。遥望天空,历史的烽烟早已散尽,叶茂台古枫却依然傲立枫林深处,这位“老寿星”似乎在告慰当地百姓,它会送给叶茂台人的无限福祉。
  “山路猎归收兔网,水滨农隙架鱼梁”,虽然眼下还不是鱼梁收获的季节,但驻足财湖岸边,望着飞机跑道上起起落落的新型通用飞机,我心中为之震撼。我想,用不了几年,鱼梁的天空将会更加壮丽。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