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作品 > 散文 > 正文
 

以顺孝亲家自安

 
刘文艳
 一
  童年记忆中,最为深刻的,就是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家里始终是七口人,奶奶爸爸妈妈和我们兄妹四人。七口之家在一起吃饭近二十年,那亲切温暖、其乐融融的情景至今难以忘怀。家里吃饭的规矩是,奶奶先上桌子,然后是爸爸、妈妈,最后才是我们兄妹四人依次坐下。如果奶奶、爸爸、妈妈没上桌,我们几个孩子是绝对不能上桌的。所以,如果妈妈把饭做好了,奶奶却出去串门没回来,不用妈妈说,我们几个就赶紧出去找奶奶。只有把奶奶找回来,奶奶坐在了长方饭桌那个顶头的位置上,我们小辈儿的才上桌吃饭。如果做了好吃的菜,奶奶不动筷子,我们是绝对不能动的。谁先于奶奶动了筷子,肯定会受到妈妈的指责,也肯定会被家人视为“没规矩!”
  孝敬老人是家里长期形成的规矩,而这些规矩包括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妈妈常说,年轻人不用远道烧香拜佛,佛就在自己家中,孝敬好自己的老人就是拜了真佛。
  在我的印象中, 家里有了好吃的,妈妈总是先给奶奶和爸爸吃,这已经是我们家的惯例。小的时候,家里细粮少,主食多为玉米面饼子。奶奶不愿意吃玉米面饼子,妈妈就想办法做点小米稀饭,把沉在下面的米饭捞给奶奶、爸爸吃,妈妈和我们兄妹喝点米汤做饭汤。奶奶偶尔吃玉米面饼子,也只喜欢吃嘎渣儿。妈妈就把两个饼子的嘎渣儿揭下来,合在一起,中间卷好葱酱和青菜,送给奶奶吃。剩下两个饼子的瓤,妈妈合在一起,中间放上一些葱酱青菜,也吃得有滋有味。
  从我记事起,每年腊月初四奶奶生日这天,妈妈都张罗给奶奶祝寿。亲戚、朋友、邻居、晚辈们带来的细粮、糕点、水果、衣物等礼物悉数都归奶奶所有,不许任何人动。奶奶有一口柜,她总是笑盈盈地把礼品锁进柜里,坚持细水长流,时常做点小灶吃。对此妈妈从来不反对,也不许别人反对。不仅如此,礼尚往来的事情全由妈妈去办。在那个物质比较匮乏的年代,妈妈为此费了不少心思。当时有许多老太太羡慕奶奶说:“你看人家的儿子媳妇多孝顺,你老太太有福啊!”每到这个时候,奶奶的脸上都露出美滋滋的笑容。
  奶奶去世前几年得糖尿病,后来就合并患了老年痴呆症,总往外边跑。妈妈一直跟随着奶奶,不离不弃,精心照料。有时奶奶做了错事,有孩子们说她,妈妈就呵护着,说:“不行说她,她是老人,她有病,你们不能说她。”奶奶弄坏的东西妈妈想法修好,奶奶弄脏的东西妈妈重新洗干净。奶奶生活不能自理时,妈妈端茶倒水,煨汤做饭,穿衣浆洗,擦屎接尿,无怨无悔,直至养老送终。
  妈妈说:养老容易敬老难,敬老容易顺老难。什么是孝,顺着便是孝。孝顺孝顺,顺着老人的心思就是孝顺。当晚辈的,要顺着老人的想法做,不能逆着来,这样家里才能事事顺、处处安。家庭的事没有那么多对错,让老人满意为原则。妈妈这些理念已经成为刘家几代人孝敬老人的准则。
  妈妈很能理解奶奶的心思,她想做又不好意思说的事情,妈妈总能心领神会,也总是想办法顺着她的愿望去做,让她满意。记得我七岁那年腊月,妈妈怀孕九个多月,快要临产了。妈妈的母亲去世早,她不能奢望娘家妈贴身照顾,只能依靠婆婆侍候月子了。可是,奶奶最小的女儿,也就是我的老姑,家住县城,也要生孩子了。她虽然有婆婆能来照顾,可是,她更希望自己的妈妈在身边。那一天,老姑捎信来说,到医院做了检查,预产期也就这两天了,希望奶奶能去。
  奶奶看看自己的儿媳妇也要生了,感到很为难。留在儿媳妇身边惦记女儿,去女儿那里又放心不下儿媳妇。妈妈看出了奶奶迟疑不定的心思,就说:“妈你去看看她老姑吧,她是头一回生孩子,心里没底,又加上身体不是很好,她是特别希望你能在身边,我看你还是去吧!家里这儿你不用惦记,我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我这儿还有他爸爸和孩子们,我能照顾好自己,你就放心去吧!”在妈妈的劝说下,奶奶做了些安排就去姑姑那儿了。
  妈妈分娩时,没有自己的母亲也没有婆婆在身边,是住在同村的大姑姑来家串门,正赶上妈妈自己很顺利地生下了小妹妹,就帮妈妈剪断了脐带,这也就是接生了。妈妈自己在家坐月子,生孩子两三天后,就下地做饭了。对此,妈妈从来没有一句抱怨,也从来没有向人提起过。小的时候没在意这件事,只是觉得妈妈很坚强,不娇气,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到了自己也生了孩子的时候,才感到妈妈的孝心真是令人赞叹:妈妈能在自己生孩子的时候,没有母亲也没有婆婆在身边,而不表现出任何的怅然失落和心理不平衡,是要有怎样的胸怀呢!
  热情接待、照顾好奶奶的亲戚,是奶奶最心悦的事,妈妈总是尽其所能,把奶奶的亲戚关照好。奶奶的母亲曾在我家住过很长时间,她的眼睛得了白内障,妈妈找人给她治,给她做可口的饭菜,怕她寂寞经常陪她聊天。记忆中那个太姥姥对妈妈特别感激。奶奶的侄子们和奶奶的亲属来了,妈妈都是热情招待,沏茶倒水,备酒做饭,从不怠慢。
  有一次,奶奶的侄子媳妇得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在当地没办法治了,奶奶侄子就带着她来我家,希望帮他们找到北票县城的医生给医治。他们在我家住了半个多月,那位婶子整天不睡,大喊大叫,在炕上又蹦又跳,又哭又唱,病重时,几个人都拦不住。可是妈妈不但不烦,还主动给她请来县城的医生,打针喂药,熬汤做饭,耐着性子跟她唠家常,劝导她,安慰她,让她宽心。在奶奶和妈妈的精心照料下,她的病逐渐好转了。妈妈每天给她们做可口的饭菜,陪她说话,直到完全恢复了正常,妈妈又给她准备了些礼物送她回家。说起这件事,奶奶满口称赞,说妈妈最懂她的心。
  奶奶三十七岁时,爷爷就病故了。奶奶年轻守寡,带着几个孩子过日子很不容易,这造就了奶奶的坚强,也生成了她比较厉害的性格。她对妈妈比较严格,有时甚至是苛刻的,她常常用“三从四德”的传统理念来要求妈妈。有时对妈妈不满意她不直接说,等爸爸回来和爸爸说,说妈妈又把什么什么东西给了舅舅,又把什么东西给了二姨。爸爸有时也说妈妈几句,给奶奶面子。可妈妈从不和奶奶计较,对她总是关照、孝顺。我们年纪小时不懂事,有时看不惯奶奶的做法,就问妈妈:“我奶奶对你那么不客气,你怎么还对她那么好?”妈妈总是说:“她不是老人吗?老人做得对与错,我们小辈的都不能挑,我们尽孝就是了。”
  妈妈还说:“古时候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父母疼爱我,做到孝有什么难呢?父母不待见我,仍然尽孝,那才是真贤惠呢!”现在才知道,这句话原文为“亲爱我,孝何难;亲恶我,孝方贤。”妈妈的孝已经进入了很高的境界。
  80年代初,嫂子结婚走入我们家,她也和妈妈一样对老人百般照顾。妈妈和爸爸搬到兴城以后,夏天时常回到老家住些日子,嫂子总是给她们做可口的饭菜,帮妈妈、爸爸洗衣服,收拾房间,精心照顾他们的生活。
  2007年初,妈妈不幸患了胆管细胞癌,爸爸和我们几个子女带妈妈辗转到北京、上海等多个地方求医问药,最终也没能挽救妈妈的生命,她于2008年初离开了人世。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嫂子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妈妈,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家里,嫂子昼夜兼程,起早贪黑,给妈妈打针服药,喂水喂饭。在妈妈病重期间,她和妈妈住在一个炕上,昼夜守候。有一次,妈妈便秘特别严重,采用服药、洗腸、用开塞露等各种办法,还是大便不下来。看着痛苦万分的妈妈,当医生的嫂子说:没别的办法了,我用手吧。她带上塑料薄膜手套,用手伸进妈妈的肛门里,把堵在那里的大便,一点儿一点儿地抠了出来,终于解除了妈妈的痛苦。这一幕,让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感动。妈妈更是不好意思地说:“哎呀,这是咋说的,让你嫂子还上手了,怪不好意思的。”嫂子说,:“这有啥呀!自己的老妈,还有啥说的。只要你好点了,我做什么都行,比起你对我的好,这点事算什么呀,你不用在意,这是我应该做的!”。
  妈妈与嫂子婆媳之间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感情,其间有妈妈的示范作用,老人家为晚辈做出了榜样;同时,也还因为妈妈生前对儿媳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关心,什么事儿都想着嫂子。嫂子当医生上夜班的时候,妈妈经常给她包好了饺子,煮出来,又一个一个地拣开,放在锅里温着,并做好了蒜泥等嫂子回来吃。妈妈患病后,要到上海诊断,还想着嫂子没坐过飞机,专门让她同去。每次我给妈妈买衣服,妈妈都说:我老了,穿什么都行,你嫂子年轻,多给她买几件。
  妈妈病后去上海治病时,身体已经很虚弱了。有一天,我说:“妈妈我们上商店给你买件衣服吧,上海的衣服好。”妈妈想了想说:“去吧,让你嫂子也一起去吧。”到了商店让妈妈试衣服,妈妈说:“这件我穿不合适,让你嫂子试试吧。”嫂子试了,妈妈说:“挺好看,给你嫂子买了吧!”我给嫂子买好了衣服,再让妈妈试衣服时,妈妈就说:“不试了,回去吧,都累了。”后来我才明白,妈妈去商店不是为了自己买衣服,而是为了给嫂子买衣服。她带着生病的身体去商店,竟是为了帮助嫂子买衣服。可是她却从不说是为了儿媳妇而去商店买衣服,就说自己没有选到合适的,生怕嫂子过意不去。
  嫂子经常说,真是挺想妈的,常常在梦里梦见妈妈(婆婆),我妈去世早,婆婆就像我亲妈一样,对我比姑娘还近呢,因为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啊!她孝敬老人是我的榜样,虽然我做不到妈那样的境界,但是我也要学着她的样子去做。现在家里遇到什么事儿,嫂子总是情不自禁地说:“妈活着的时候,遇到这个事是这么说的”;或者说:“人家妈在世时,遇到这个事是这么做的”,潜移默化中在以妈妈为榜样。
  如今,嫂子也有了儿媳妇,婆媳两个也是亲密无间,从来没听说嫂子讲过她儿媳妇的不是,儿媳妇也从来没慢待过婆婆,对婆婆总是细心照顾,尊敬有加。平时,儿媳妇看到合适的衣服,就给婆婆买回来。每年母亲节的时候,肯定要买好衣服,给婆婆送过去,这已经成为了惯例。过春节的时候,一家人团聚,嫂子的儿媳妇怕她受累,也怕把她家里弄乱,就在自己家先做好一桌子饭菜,把公公、婆婆、爷爷公公请到她家里吃团圆饭,这也已经成为了惯例。看似一些小事,可是对于年轻的一代,能够做到却是不容易,特别是能够坚持经常,形成习惯就更加不容易。
  孟子曾说:“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天下平”。只要人人各自爱自己的双亲,各自尊敬自己的长辈,那么,家家和谐幸福,天下也就自然太平了。孝敬双亲不仅关乎于家,也关乎于社会。记得爸爸妈妈都特别喜欢一副对联:“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读书明礼、行善积德可谓家风。而百善孝为先,一个不孝之人,焉能施善于人。孝是善的根基,善是孝的延伸,而顺着则是孝的基本体现。孝顺老人的美德是家风中最基本的内容,孝顺的家风在我们家一代一代传承着,特别是奶奶、妈妈、嫂子、侄媳四代婆媳一脉相承,她们以自己的孝亲善行,让安定和谐幸福的家庭生活,在良好家风中一代代地延续着。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