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9期下半月《诗刊》
 

等一场寂静(组诗)

 
微雨含烟
一盏倾听的灯
 
厂房外,枯黄的草被风吹着
倒向深褐色的泥土
好像拼命压制着什么秘密
我在石头做的路基上行走
成为路和草中间的那部分
有时,我也坐在两个人中间
两个正在热恋的人,隔着我
使我成为那盏昏暗的
倾听他们秘密的灯
我更喜欢有一盏灯在我旁边
一盏灯,迎接着众人和他们的故事
自己却不动声色
仿佛爱情发生以前,一个人的岿然不动。
 
寂静中的可能
 
一块石头在寂静中
想到爆裂。一只鸟在寂静中
想剪掉羽毛。它们想要离开
习惯,成为另一个
于是,石头碎了
鸟成为猎人的猎物
一个孩子跟在猎人身后
捡起石子,向空中瞄准
也许下一只鸟是他的猎物
也许,他只是对着天空
随意比划几下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
因为轻快,他看起来
比猎人轻盈
因为没有相欠
他将超过前面的人
呼吸到干净的空气
和雨的味道。
 
鸿雁
 
有时,它们知道
自己朝向哪里
有时,没有目的
只是单纯地飞
在树林里歇息,在池塘边
看月亮如何在水中
打捞生动。始终
是凉的,这些蒲草们
随着文武贝的钢琴
向着一群飞翔
张开手指
 
好看的不是
相遇,而是
在空无中,刚好有一只鸿雁
拍着翅膀飞去
向着一望无际的远方
 
天空之城
 
远处的夜色溅起一些潮湿
缓慢地被包围
和沉浸。在他的谈笑中
认识到自己的匮乏
不谙世事的人总是纯粹的
在风吹来的时候,只感受
叶子们飞舞的形状
在雨下起来的时候
看水洼里的倒影映着谁
终究是
各有天命,我们揣着叫作心事的东西
小心地下楼。远方正在消失
我们看不清脚下的木质楼梯,不知哪一脚下去
就踩在了虚无之上。
 
黑水塘
 
车过滨海,我想起一个被她
比喻成太阳的朋友
她反复用这个比喻来召唤一只天鹅
从遥远的北方飞回
而黑水塘的水要在月光下才
发出迷幻的色彩
没有月亮,它就只是一片
黑色的寂静。黑色的
融化的柔情和神秘
经常在我梦里出现
当我随着列车奔向远方
不得不想起
梦里那些出发,一些白杨
和榆树不停摇动
我竟辨认不清
哪一种黑是属于夜晚的
哪一种颤动多于我们那些因为爱
而生发的炽烈。
 
打不败的时间
 
“所有深秋里的事物都是消逝”
所有念及之后就都是从前
下一秒,我们会互不相识
或者再次相逢(这样的概率微乎甚微)
手风琴在十指下加速着后退
只有我知道
挣扎的叶子们到底在向谁告别
这一年,我说过很多次风
也写过一些雨
再之后便是单纯地
沉浸在音乐里
没有悲伤,没有恋人
不知谁是远方
琴声循环,敲开下午的寂静
大面积的寂静是喧嚷
无数看不见的烟尘在这里
缓缓飘动。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