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8年6期《诗潮》
 

雪夜十二帖

 
宋晓杰
1.
今年的雪都落到南方去了
北方,开始大面积焦灼
我想起伪币制造者
或空头支票
 
我不怀疑
只是,羞愧
是什么样的疏忽和倒错
使我成为
自己的异乡人
 
2.
如果下雪
山川“白”过了
如果没下雪
这个冬天白过了
大地安稳
不安的,历来是苛责的心
 
3.
凌晨十一分
手机闪烁
你发来信息说:
“梦见鬼啦!”
惊慌、错愕——
我知道
一场雪崩
如白熊制造的黑
正呼啸而来
 
4.
雪是后半夜开始落的
不急,不缓
只是不停
我开始数鹅毛
够不够絮一床被
 
我越数越冷
越数越奇怪
天上怎么有那么多白天鹅
安静地
死于集体无意识?
 
5.
终于,下雪啦!
孩子们冲下楼去
雪球攥紧,又击碎
少女的长睫毛,投下幽蓝的阴影
如雪野中的矮栅栏,半开半合
入夜,调亮窗前灯光
老人开始写回忆录……
 
雪那么小心,那么无辜
——不管怎么说
雪,都是被冤枉的
 
6.
夜空,低了下来
轰鸣的机床,开始放空档
我轻轻合上书页
从落幕的悲剧中走出来
 
窗外,雪片失重
一头栽下来
如集体殉葬的白蝴蝶
悄悄掩埋着
夜行人的脚窝儿……
 
7.
雪,是托词
也是哄骗
——它最没长性了!
游戏开始
它总是先撤
 
8.
……西伯利亚
弗拉基米尔之路
泥泞,刺骨,顶着风
听得见细瘦的骨头,硬碰硬
毫无来由地喜欢一些名字
是不是盲从?
 
为什么没有见过的事物中
隐藏着强心剂
危难时
救人于水火
 
9.
从BBC纪录片中得知
世界上还有一种特殊职业
叫:雪崩制造者(记不太清了)
他们的工作,就是在雪峰中
安放炸药,防止过多积雪
动不动就要人的命
 
用这个小众的职业赚钱
他买牛排、喝啤酒,找女人
过大众的生活
但是,你一定猜到了——
他没有晚年
最后一次
他仍没能成为一根“稻草”
不过,一片薄雪花
也能把自己压在山下
 
哪一次是“最后一次”?
他早就知道:
“再不回来那一次,
就是!”
——那天,阳光很毒
他却不为所伤
微笑着面对镜头
站在山脚下,抽雪茄
像冒烟的雕塑,他通体透明
徐徐上升
 
10.
我认识的人当中
从地面位移到天上的
越来越多了
 
像个里通外国的
偷窥者
我注视着飘雪的天空
时常怀有戴罪之心
 
11.
游人散去
画舫进了船坞
人、兽担不起微寒
河滩上,芦荻白了少年头
——现世安稳
北风在替谁
呜呜地哭
 
12.
没见到雪
一年约等于无
没遇到你
一生约等于白过
 
车轮飞旋,铁轨铿锵
昏黄的田野上
一间房舍旋转着,缩小
“物哀,幽玄,佗寂”
一场精神的大雪
不可说破
 
当我写下“雪”
其实,已过了惊蛰……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