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首页 > 作品 > 诗歌 > 正文
原载于2017年2期《福建文学》
 

李皓的诗

 
李 皓
车过徐州
 
高铁从东北进了关内
天色就暗了下来
偶尔飘几滴雨
打在深秋的窗玻璃上
留下一道道尘垢的划痕
 
这些年
很多东西都快了起来
车过徐州
我只看到影影绰绰的高楼
像车窗上的划痕站了起来
 
划痕迅疾向后倒去
徐州就像另一辆
擦肩而过的高铁动车
掀起的一阵气浪
让我与它顷刻相斥起来
 
划痕重新横陈的时候
我正了正身子
一个城市到底有多大能量
能将我的身子轻易撞歪
并留下无法治愈的伤
 
被绿皮火车,慢慢
碾碎的绿色青春
暗合了哪一朵乌云
无语的徐州,风干的雨
挤不出一滴怀旧的眼泪
 
在太湖边听雨
 
如果我不是枕在水上
这秋雨,到底
应该发出怎样嘹亮的鼾声
才能将这个不眠之夜
切割得支离破碎
 
而太湖是绝切不碎的
从湖州到苏州,一路逶迤
我以一滴雨为圆心
做往复式圆周运动
芦花是七桅船的切线
 
肥皂剧洗出的眼泪
滴不进咫尺之遥的太湖
江南滴滴答答的脚步
是这个清晨淡雅无边的美味
在浩淼的烟波处出没
 
太湖三白:白鱼白虾和银鱼
那香鲜,翠生生的红菱
踩着哪一个词牌
踏上我临水的窗外
多愁的吴中再也停不下来
 
当年我用枫叶写过信
 
想起当年,少不更事
我把一枚枫叶当作金戈铁马
用沸腾的青春笔走龙蛇
写下潦草的“见字如面”
 
可它终究是干枯的
我用塑封留住了叶子的脉络
形状尚在,而神已走散
无疾而终是逃不掉的宿命
 
如今人届中年,枫叶已如
各色人等一样司空见惯
那封自欺欺人的信,我是否
一厢情愿地“此致,敬礼”?
 
倘若它还保留一丝血色
那是不是早已生锈的时间
给初衷系上了绳索
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慢慢瓦解呢
 
蒲石河:石头和枫叶
 
在沟壑里铺上一层石头
在石头上铺上一层秋水
在秋水上铺上一层枫叶
在枫叶上铺上你的身影
在你的身影上铺上我的眼神
在我的眼神中铺上泪水
 
石头和枫叶
谁和谁
更加难舍难分?
枫叶和石头
谁比谁
更能掩人耳目?
 
从沟壑里拽出石头
从石头里拽出秋水
从秋水里拽出伊人
从伊人里拽出柔肠
从柔肠里拽出秋风秋雨
从秋风秋雨里拽出十里画廊
 
百转千回的蒲石河
我只用一枚执着的枫叶
亡羊补牢
饮尽最后一瓢秋水
这个秋天已将我彻底蛊惑
而我却面不改色
 
十月稻田
 
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
你光滑的肌肤,黄金的纹理
散发着令人迷醉的体香
 
十万个孩子在阳光下
互相爱抚,耳鬓厮磨
赞美我们正在老去的爱情
 
而我只能用一粒稻米
在你不再饱满的身体里
植入我潦草而仓促的一生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