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6期《满族文学》
 

文身

 
刘 伟
  8月9日
  包小宝恐怕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倒不是因为8月9日是他的生日,其实这一天出生的人很多,像哲学家洛克、文学家周立波等。
  包小宝本可以把跟他们同日出生视为人生的骄傲,然而,比他小两岁的赵山河也在这一天出生,这让包小宝感到神圣的时刻遭到了玷污。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这天,三癞子打了包小宝,且用了中国人最不能容忍的扇耳光。
  所以,这个极为普通的数字的性质变了,变成了像7月7日那样屈辱的特指。
  本来,在那个不欢而散的下午,包小宝也没打算文身。按他的想法,找几个朋友,完全可以收拾三癞子。但,如果这事传出去,就不体面了。
  想到这里,包小宝看着镜子里自己脸上那若隐若现的掌印,指着镜子说,三癞子,你等着!接着,他补充了个扇嘴巴的动作。
  
  8月9日 中午
  跟往年一样,包小宝是在烧烤店门口的大树下跟他的好友豆子共庆生日的。
  一切都是那么祥和,树上的知了慵懒地拉着长音,豆子与他推杯换盏,尤其他带来的女孩文静而青春,大眼睛仿佛会笑,这让包小宝感觉今天的啤酒格外甜。
  三癞子到底是包小宝第几次上厕所回来后入座的,他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大眼睛女孩说,他是她高中同学。
  有了这层关系的铺垫,包小宝跟三癞子攀谈得很顺利。
  三癞子叫赵山河。这是包小宝跟他喝第一杯酒时,三癞子主动介绍的。后来,包小宝得知他俩曾在同一所初中读过书,只因三癞子比他小两岁,二人才没有相识。
  他们都喜欢李小龙,喜欢平胸女孩。
  说到女孩时,包小宝跟三癞子同时看了下大眼睛女孩——她胸不大。
  说来也怪,包小宝的心里莫名地产生出一种不知是醋意还是敌意的东西。他下意识地拿起啤酒说,兄弟,我比你大,借着生日,哥干了,你随意。
  三癞子接茬,按阳历算,我也今天生日,老弟陪你。
  从设计上而言,包小宝拿起一整瓶啤酒只是想从气势上压制一下三癞子,并在姿态上表演给大眼睛女孩看,没想到三癞子的话打乱了他的节奏,这是始料未及的。
  而此时,三癞子已举起酒瓶喝了起来。眼见着酒在喉咙的吸力下慢慢减少,偶有酒水从嘴角溢出。包小宝有点后悔刚才那个不成熟的举动,严峻的形势逼迫着他被动地陪着喝完。
  但,包小宝明显感觉这酒喝起来有些费劲了,可他必须顶住,祸是自己闯的,苦果得自己咽。
  但,就在包小宝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打了个嗝的瞬间,三癞子又开了一瓶啤酒说,包哥,以后就喊我三癞子,敬您。
  这一次,包小宝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更让他气愤的是,大眼睛女孩竟然给三癞子鼓掌加油。回想起三癞子未出现在酒桌上时,她从未给包小宝任何鼓励的暗示,包小宝无法接受。
  用外交辞令来概括:这大大伤害了两国之间的友谊。
  他伸出空闲的左手,从三癞子的嘴里夺下酒瓶,扔在了路边,啤酒花伴着玻璃碴溅了一地,包小宝用拎着啤酒的手指着三癞子说,你他妈谁啊,敬我酒。
  大眼睛女孩连同豆子都没想到这一幕转变得如此突然。二人仰着头,看着包小宝跟三癞子,有点茫然。
  三癞子忽然脱了上身的T恤,白皙的皮肤泛着红。而让包小宝惊愕的是,三癞子的胸前有只老虎头的文身:张着大嘴,露着四颗利齿,正对他怒吼。
  那一刻,包小宝被文身吓住了。
  没等包小宝反应过来,三癞子挥手就是一个耳光,结实地打在了包小宝的脸上。或许是因为三癞子力气太大,或许是因为包小宝喝酒太多,他趔趄了几步撞在了树上,随后瘫软下来。
  过往的路人,因这清脆声而驻足。
  三癞子拉起大眼睛女孩钻进出租车,走了。
  
  8月9日 下午三点
  躺在床上的包小宝仔细回想着被三癞子打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节他的表现都是那么被动、狼狈。
  包小宝认真地排查起可能目睹他被打过程的人物。
  烧烤店老板很可能看见了,因为他有一个掏手机的举动,大概要视情节的轻重而选择报警与否。
  大眼睛女孩是整个事件的参与者,但跟她不熟,并且以后深入来往的可能也不大,所以,她对他的看法包小宝可以忽略不计。
  豆子是多年的朋友,他知道我的性格及为人,所以,他也不会通过我被打而对我有怯懦、胆小的判断。但是,豆子没在危机时刻向我伸出援手,这不是朋友该有的做法。别看他帮我结了账,这只是对我亏欠的补偿。
  思来想去,包小宝有些庆幸悲剧发生在中午,由于天气太热,目睹的路人不多。
  然而,庆幸没有维持多久,包小宝又自责起来。
  自己为何在被攻击时没有立刻反击?就算是倒地了,手中还有武器(酒瓶子),为什么没有站起来?
  酒!
  包小宝想到了酒,他之所以没有马上站起来,是因为酒。
  他喝得比三癞子多,酒精麻痹了大脑神经,加上天气燥热,导致脑部供氧不足,最终影响了身体的协调性。
  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包小宝稍微宽慰了些。
  三癞子,你做得最聪明的决定就是打完我之后立即逃离现场,否则,等我恢复了体力跟意识,必与你正面交锋。包小宝定会把那一记耳光几倍几十倍地奉还回去,那将是几个乃至几十个羞辱式的打击。
  但,包小宝马上反问自己,假如跟三癞子厮打在一起,桌子、椅子等固定资产将会被连累,进而赔钱——那个被摔碎的酒瓶子,老板已经多收了费用。
  看在钱的面子上,我真能打三癞子吗?打了三癞子,就等于赔了钱,跟谁有仇,不能跟钱有仇。
  体面人,不会那么做。
  想到这里,包小宝对自己的解释有些满意。
  可是,包小宝的脑中,始终有个东西威胁并覆盖着他的想象——那是幅有着血盆大口的虎头文身。它好像带有某种神秘的力量,让包小宝内心充满着恐惧,无论他用何种理由说服自己是被酒精所麻痹,被经济成本所牵扯,但在潜意识里,包小宝不得不承认,他是被三癞子的文身吓住而不敢还手的。
  是的,包小宝发现自己先前所做的所有假设,都被这生猛的文身所推翻。无论他设想得有多完美,只要文身在,完美就出现了漏洞,合理的漏洞。
  包小宝知道,文身是他的一块心病。
  若想战胜三癞子,得从文身处开始重新假设。漠视了文身的存在,所有的条件都不成立。
  于是,包小宝得了这样的结论:除非他也有文身,否则必一败涂地。
  好吧,假设现在有文身了,那么接下来,需回到具体的实力比拼中。
  包小宝,1987年生,属兔;三癞子赵山河,1989年生,属蛇。
  包小宝比三癞子大两岁,也就是说,包小宝两岁时,三癞子只是一颗刚刚找到受精卵的精子;包小宝上幼儿园时,三癞子还在婴儿车里躺着;而包小宝读大学时,三癞子在念高中。
  这个实力差距太大了,会不会被认为以大欺小?
  可能会。
  但,包小宝转念一想,多吃两年米,不见得有多大优势。官渡之战中,袁绍就比曹操大两岁,不照样输? 
  所以,三癞子别觉得吃亏,这是历史给你一战成名的机会。
  道德上的谴责可暂不去考虑了,但如何确保在实际的对战中胜出,这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又一次困扰了包小宝。
  他从三癞子给他的一巴掌中推断出,三癞子的手臂力量强,尤其这记耳光打在了以耳朵为轮廓线的偏上部位,这说明三癞子比包小宝高。
  臂力、身高在决斗中是首要之事,谁控制了距离,谁就拥有先手,也就控制了胜利的步伐。
  想到这里,包小宝有点心灰意冷,几近绝望。
  但他想到了李小龙,李小龙善于用腿,这有效地弥补了身高带来的缺陷。腿是战胜三癞子的核心,看来胜利的希望得寄托在腿上。        
  包小宝有些兴奋了,他把逻辑关系重新梳理了一遍:
  文身、年龄、腿。
  看来文身是意识形态,腿只是物质基础,如果意识形态没有确立,物质基础只是徒有其表。
   
  8月9日 下午五点
  文身,俗称刺青,古称“涅”。刺青是一种社会阶级与地位的象征,闽越人有断发文身之习俗。《汉书·严助传》说:“(闽)越,方外之地,劗发文身之民也。”(剪去头发、在身上文上蛇的图案,用以吓走水怪)。属“交感巫术”中的“模仿巫术”类。
  中国古法刺青是将数根针绑在一起捆在木棒上,蘸着颜色,手工点刺,扎破皮肤。扎碎,带着血,让颜料渗透。如此反复,以达色彩长久不变之目的。
  ……
  看到文身店墙上的介绍,仰着头的包小宝想到了《水浒》中鲁智深、史进等人物形象,不安随之从脑后爬出来,扩散到脸上,发麻。他不由得想到三癞子,他是如何忍受剧痛在胸前文上“林中之王”的,可包小宝忽然意识到:对阶级敌人的肯定就是对自己的否定,他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店老板没有观察到包小宝的情感起伏,生冷地问:要不文,我可下班了。
  是的,包小宝之所以选择傍晚时间来,主要是想等着烧烤店开始营业,那样老板会忙着照顾生意,而忽略包小宝从门前经过。
  文,人都来了。包小宝答。
  文什么?说着,老板拿出平板电脑,示意包小宝选择。
  什么比老虎厉害?
  老板被包小宝的问题摁在了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有他养的那条哈士奇,撒娇地叫着,平衡着这段没有对话时刻的尴尬。
  文身店老板确实想不出什么比老虎厉害。
  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客人文什么,要么是自己选好,要么是他给选好。大象、玫瑰花、女人脸,他甚至文过一幅战国地图。但还第一次要通过回答问题来确定文什么的。
  什么比老虎厉害?包小宝又一次问。
  老板想了想说,枪,猎枪。
  包小宝听出老板在戏耍他。
  谁会在胸前文一把猎枪,难不成还要再文两颗子弹配合使用?
  这无论在气势还是形象上,完全偏离了大众审美。
  老板想了想说,龙,兄弟,龙!龙虎斗,龙虎斗,龙肯定高于老虎。
  这一次,包小宝满意了。因为他也想不出在动物界,还有什么能高于龙,高于这个悠久的文化图腾。所谓左青龙,右白虎,自古以来的左尊右卑。
  必须是龙。
  然而,当包小宝躺在床上时,文身器具在他皮肤上接触的瞬间,他疼得叫出声来。
  文身师摘下口罩说,后悔还来得及。
  包小宝是后悔了,他想穿上衣服永远地消失在夜色里,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什么要与三癞子一决高下,在打斗中让他俯首称臣,都是不切实际的想象,法制社会怎会允许两个人公开约战?
  但包小宝心里过不了那个坎儿:想到被小自己两岁的三癞子,当着女人的面打了一记猝不及防的耳光,他怒火中烧。
  唯有文身能解决这一切争端。 
  想到这里,包小宝问文身师,有酒吗?
  文身师问老板,咱家还有酒吗?
  不多时,老板走过来说,就剩这半瓶白的了。
  包小宝接过酒,闭着眼,不喘气,大口咽。
  没喝多少,便倒在床上,含糊地说:整。
  
  8月9日 晚 
  究竟睡了多久,包小宝不知道,只是感觉身上被反复推搡,他睁开眼,发现老板、文身师、哈士奇都在看着他。
  老板说,你要再不醒,我真打120了。
  包小宝拿出手机看了下屏幕,21:30。有几个未接电话:老妈的,豆子的。
  包小宝摇晃着从床上起来,走到镜子前,胸前已多了一条盘踞的龙:龙头位于两胸之间,威风凛凛;尾部延伸到小腹上,透着霸气。
  包小宝感到自己瞬间脱了胎换了骨,那是种无法言说的优越感。
  赤身走出文身店的包小宝,被凉风轻抚,是那么惬意。
  三癞子的虎,怎么能跟龙比?三癞子,你将败于龙下,败于我手中。包小宝感到有种巨大的力量在他身体里涌动。
  他故意溜达到烧烤店门口,打算跟老板聊上几句,以纠正中午所发生的一切。但是,烧烤摊位已撤离得干干净净。他猜测,可能又要检查城市风貌了。
  包小宝沮丧地在稍显冷清的街头游荡,一个人的身影跟整条街的萧条意外地达成了默契。
  穿上衣服吧,蚊子太多了。
  包小宝回到了老式的居民楼,这房子是奶奶去世前留给他准备结婚用的。母亲离婚后,又找了新人,虽说亲妈与后爹又在同一个小区里给他买了新房,但包小宝不愿意参与到他们的生活中,这儿也便成为他最可靠的住处。
  包小宝看见楼口处有火星在一亮一亮,那是有人吸烟的标准迹象——豆子、三癞子跟大眼睛女孩。
  在那一瞬间,包小宝头皮发麻,第一反应仍是怕,怕三癞子。但转念一想,我有龙了,怕什么!恐惧立刻遭到了镇压与驱赶。
  但他立刻又痛恨起自己来,为何忍受不了蚊子而穿上了衣服,将霸气的龙文身藏匿于劣质的纤维布料下。
  豆子迎上来几步说:小宝,三癞子是来道歉的。本想请你吃饭,打电话也没接,就到家门口等你了。
  包小宝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设想多次的战斗场景土崩瓦解,像是集训了四年的运动员只为奥运会金牌一搏,却在关键时刻被告知不能参加比赛。
  此时,三癞子已走了过来,用力地抱了一下他,说,哥,别生气啊。
  包小宝在三癞子的双臂里没有力气反抗,背后的大眼睛女孩看着他,浅浅地笑着。
  只是胸前的那个龙文身,隐隐作痛。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