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原载于2019年12期《海燕》
 

情感密码

 
雨 擎
1
  这是一个跟以往没啥特别的傍晚,却因一条久违的信息变得不同寻常了。
  盛夏的傍晚,武莲子拖着雾一样轻薄的纱裙,在葡萄架底下,向西数着一缕一缕漏下来的夕阳。数到眼睛有些发酸了,她回头看看坐在另一端的老田。夕阳下,老田冲她呲牙一笑,满脸都露着慈祥。他旁边的老猫也懒懒地睁一下眼睛,“喵”地叫一声,听来有些空灵。
  武莲子也笑了,笑得恬静,毫无波澜。她轻声道:进屋吧,天一黑,蚊子要出来了。她转身进了屋,老田抱起老猫,也跟了进来。
  这种日子至少有五年了。老田退休时,卖了旧房,又加上返回来的公积金款,就买了现在的房子。买楼之前,老田征求武莲子意见,如果她同意办结婚手续,房产证就写上武莲子的名字。可武莲子却说,房子是你出钱买的,怎好写我?
  老田一听就明白了,马上打断她的话说,好了,我懂了。楼房是按照武莲子的意愿买的,一楼,带院子的,夏天有浓密的葡萄架和各种花花草草,冬天有厚厚的积雪和憨态可掬的雪人。因为老田知道,这是武莲子梦寐以求的居住环境。他还知道,武莲子喜欢车,就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给她买了。武莲子原是市歌舞团舞蹈演员,因钟爱国画,三十岁时自费去美院进修,毕业后调到群艺馆做国画辅导老师。老田在房间的客厅里安了把杆儿,并腾出一间房专门做画室。他自己却托朋友买了一只名贵的宠物猫,然后对武莲子说,我几十年在仕途上走,现在无用武之地了,接下来就让我做你的公仆吧。
  武莲子记得,当时老田这样说时,她心酸得想哭。她说我不要你这样,你为我做得够多了。
  老田拍拍武莲子的肩膀说,傻孩子,只要你在这,我为你做多少都愿意。
  从买房儿到现在,五年过去了,老田虽然没再提和武莲结婚办手续的事,但他始终如一尽着做丈夫的责任。武莲子也觉得日子过得平静安逸,每天按时按点上班下班,业余时间只做两件事,跳舞练功、画画练笔,早已心无杂念。加之自己也年近半百,儿子大学毕业,不仅工作单位好,媳妇娶得也好。有时,她甚至渴望快点变老,老得哪儿都去不了,就像那只老猫,乖乖地依偎在老田身边,直到终老。
  有时她也怀疑自己,既然如此,有必要每天做形体练习吗?更没必要劳心费神地学画。可她扪心自问一下,还真的没有任何目标,只是一种习惯而已。
  直到今晚,正在画画的武莲子忽听手机铃响。起初她并没在意,以为是无关紧要的闲聊,便没去翻看。稍后,那铃声又响,她才停下画笔拿起手机。铃声来自微信,是多年前的一个旧人。说是旧人,实在很旧了,这人是武莲子在美院进修时的同学。名康怪,真是怪怪的,哪有叫这名字的。不过,他身上好像有一种魔力,总是能把武莲子的目光吸引过去。愿意听他说话,声音纯厚,富有磁性,特别是他那顺手拈来的幽默,常常令她忍俊不禁。但是她心里早已自设防线,一直是远远地注视着他的潇洒,欣赏着他的才华,两年里不曾说过几句话。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毕业前夕,康怪突然向她表白,说他如何喜欢,不,他更正道,不仅仅是喜欢,是爱的感觉。这种感觉初见时就有了,因为不能说,所以现在才说。毕业了,分开了,说了就当我白说,你别往心里去哈,我也会过我的生活,就这样吧。武莲子以为他是调侃,也用调侃的语气说,说了不白说,我记住你了。回来后,武莲子在同学通讯录上找到康怪的电话号码输入了手机,但却从未拨通过。等微信普及那会儿,康怪主动加了武莲子为好友。但彼此也很少有互动,只是康怪经常发朋友圈,武莲子偶尔给点个赞,从未有过私聊。不过从朋友圈的信息可以得知,康怪如今在京城也算成功人士,特别是他的大写意牡丹,更是一画难求。武莲子每每看到,不由心生羡慕与敬畏。有时她会自问,一直以来,她每天努力地画画,是否就源于此,她自己也无从得知。
  武莲子从来没想过要与他有往来,虽然毕业前康怪的那番话时常在她耳边响起,她也只是莞尔一笑。她知道自己够不到,就默默地看着,不曾敢想。可这会儿她不得不想了,康怪这不请自来的微信,犹如巨石砸入一口深水井中,顷刻间水花飞溅出井口,不仅湿了她全身,也浸湿了她的心。
  不愧是康怪,出事也怪得没边儿,这种话也能毫无铺垫地说出来。他称武莲子为莲子姐,这让武莲子很意外,也有点不爽。看他微信的头像,再看武莲子的,从哪比也当不上他的姐呀!不过康怪在微信的开头就解释了,叫你莲子姐别生气哈,理应叫你姐,因为你比我大101天。但是叫你姐并不想让你当我姐,如果你同意,我想让你当比亲姐还亲的姐。我的意思你懂的,早在二十年前我就说过,但我还是想一语道破,我们共度余生吧!我这话虽说得突然,但这份情已经存了二十年。那时你美得像仙女、高傲得像公主,而我尽管才华横溢、潇洒不凡,但自知长相猥锁,再说那时你已名花有主,小的我不敢僭越半步。而今是有所不同了,我单儿了好几年,听说你也单儿了,这么好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单着,不妨我俩强强联合,比翼双飞如何?重点说明一下,不知是咋回事,也许长开了,现在你弟我很有样了,许多人都这么说呢!给你24小时考虑,行,你速来北京,不行也请给个痛快话。
  武莲子正在这看得心惊肉跳的,画室的门被老田轻轻地推开了都不知道,忽听老田说洗脚吧,该睡了。
  这声音很轻,比客厅里电视的声音轻得多,但在武莲子听来却犹如耳边惊雷,吓得她掉落了手机。
  不知老田发没发现武莲子的异样,看表面根本看不出来,他与往常并无别样,呲牙笑着,满脸慈祥地等在门口。但是武莲子心里清楚,老田把她刚才的失态已经看在眼里了。若说城府很深之人,老田是第二的话,恐怕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记得就是几天前的一个傍晚吧,他们在葡萄架底下乘凉,武莲子问他,你现在是退休老头了,我还在外面工作,你不怕我跑了?
  老田这次没有呲牙一笑,而是颇有些郑重地说,怕呀!所以我做得比之前更好啊。
  其实武莲子也就是说说而已,年过半百的女人往哪跑?再说,要跑也得在老田退休之前跑呀,现在他退休了,无权无势了,自己再跑,别人怎么看不说,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呀!尽管如此,当老田再次提出要和她领证时,她还是没有答应。老田就说不急,什么时候你想好了咱们再去领。再说有证的又怎样?你我之前都有证来着,不是也离了。咱俩没证怎么了,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依然在一起。
  武莲子坐下来洗脚时,心里还是狂跳不止,她耳边萦绕着老田说的话,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没领证真好,我可以随时走啊!
  接着她被这个想法吓得不轻,走!往哪走?康怪那里吗?难道这就是自己的答案?康怪说给她24小时考虑,这还不到24分钟,而且没经过任何考虑!
  那晚,武莲子无法入眠。但她不敢动,怕被老田觉察到,胳膊压麻了,腿要抽筋了,只能一忍再忍。在隐忍中她发现,其实老田也没睡,听得出来,那呼吸的节奏是醒着的。果然,老田转过身来,将自己的胳膊环绕到武莲子的脖子上,嘴里含乎不清地嘟囔一句,睡吧,宝贝。武莲子趁机换了一个姿势,但她没像从前那样把身体拱进老田的怀里,而是向外挣脱出去,还把老田的胳膊从自己的脖子底下拿开了。这一系列动作是下意识的,迅速的,似乎有一种外力在拉扯她。她背对着老田,想象着老田脸上的惊异表情,仿佛听到自己心裂的声音:对不起老田!我不是故意的,是身不由己。武莲子十分清楚,自己已被一种声音勾引了,甚至说服了。
  但是,理智在告诉她:不能,绝不能!她和老田都到了不能再折腾的年龄,没有时间,也没有本钱,不能再去涉险。
  就这样,不知不觉,武莲子在自我劝慰中睡着了。
  
2
  第二天是双休日,武莲子睡到自然醒。睁眼看身边,老田的被窝空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老田不再睡懒觉了,武莲子也不用再调闹表,老田的生物钟比闹表还准。老田说他每天五点钟准醒,武莲子那会儿正睡得香,因此不知道老田到底几点起床的。等她被老田叫醒时,餐桌上已摆好早餐。餐桌上一成不变的是鲜羊奶,那是老田去早市场排队买来的,回家又经过三番沸煮,再加些许蜂蜜调至到最佳口味。武莲子有些惭愧,她不知道对于老田而言,何为口味最佳。反正她常说老田煮的羊奶口味是最佳的,鲜而不膻、甜而不腻,满口留香。除此便是百日不重样的各种面点小吃、餐后水果和补脑健脑的名贵干果。今日面点是陕西渭南小麦胚芽饼,老田网购来的。
  老田正在餐桌前看手机,听到动静抬起头,看见武莲子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出来,他急忙站起来说,我去温温奶,你赶紧洗漱,趁热喝。
  武莲子边往洗漱间走边说,老说趁热喝,你不知道喝太热的东西易患癌症吗?
  老田自言自语道,我又没说去热奶,我说去温。
  坐到桌边,武莲子顺手拿起一块胚芽饼。老田忙不迭地说,吃吧,这个饼带有浓浓的麦香,让人欲罢不能,你小心点别吃多了,一会儿画画时该哈不下腰了。
  武莲子说,我今天不画画了,咱们开车出去,去山里,没有信号的地方,然后找个旅馆住下,明天再回来。
  对武莲子的话,老田一般都是绝对配合的,尤其最近这几年。餐后,按照武莲子的思路,老田驾车,武莲子坐在副驾驶上,白色轿车一路向北驶去。车里很静,能够清晰听见彼此的呼吸。老田用眼睛的余光扫一下武莲子,见她一脸严肃表情,似在看沿途风景,其实是心事重重。老田知道她有心事,但究竟什么事,猜不透,也不主动问。
  途经老爷岭时,武莲子突然说,靠边停下,咱们爬山吧。
  于是,二人换上一直存放在车里的旅游鞋,一前一后向山的方向走去。走过一段泥泞的小路,他们来到山脚下。老田仰头向上望了望,有些犯愁,他说莲子我们真的要爬上去吗?
  武莲子没做声,径直向上爬去。山路蜿蜒崎岖,脚下是形状各异的石头,再加上两旁自然疯长的植物,虽然攀爬起来十分不易,但游走于大自然中的那种感觉真好。武莲子把自己掩藏在绿色植物中,只露出一张脸,回过头来喊道,快,老田,抢个镜头。
  老田已落出去十几步远,武莲子看着他气喘吁吁地跑上来的样子,心头不由掠过一丝凉意,到底是十多岁的差距啊!倒退十年他怎么会被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落下呢!由此更是有无数个老田老去的镜头在眼前闪现,然后迭加变换,最后定格在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相框上——康怪的微信头像,他唇角微微勾起,漾出迷人的弧度,眼眸里泛着深邃,目光里透着冷漠与高傲,尤其脸庞上毫无倦色的霸气,跟眼前的老田形成强烈反差。瞬间,她的兴致消退,悔意袭来,她后悔出门时没把手机带出来。这是她故意的,故意走出来,故意不带手机,就是使自己没有后悔的余地,即便后悔也无法反转。康怪只给她24小时考虑,言外之意就是过期不候。等过了期限,没了诱惑,她想让自己的心重新归位。可现在她悔不当初,勉强等老田给她拍了照就说,不想爬山了,我想回去。老田也在榛子丛中摆好姿势,向武莲子喊道,拿你手机也给我拍一张。武莲子有些不耐烦,我手机落家了。说着已越过老田往山下跑去。
  回到车里,老田特别善解人意地说,没带手机不是小事,两天呢,人机分离可不行,咱们还是回去吧。
  若是在从前,武莲子决不在意人机分离,因为她常常人机分离,如果是亲近的人,或是好朋友,都会通过打老田的手机找到她。所以她听出老田善解人意的话语中含着疑虑,或者是为证实这种疑虑的探询。其实她从来不在乎老田对自己的疑虑,因为自己在老田面前是透明的。她是否透明,完全取决于老田的智商。老田的高智商高在不露声色,多以面慈心软示人,岂知他城府极深,遇事往往顾左右而言他。这是多年来武莲子慢慢发现的,但只是发现而已,也懒得与他周旋,因为并无事可周旋。
  今天却有所不同,武莲子不仅心里装着事,还隐藏着一个可怕的念头,稍有放纵,生活轨迹将改变方向,在那个方向里,将不再有老田,包括他的呲牙一笑和不露声色的心机。那里将是全新的生活和无法预估的好与不好,但却充满诱惑,她料定自己无法在24小时内保持沉默,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深山之行,她想用失联来遏制事态的发展。之所以如此,凭心而论,除了胆怯,更多的是她已经习惯了一种生活状态。在老田面前,她无需做任何隐藏,可以绝对放松,不用拿捏,想说啥就说,完全自然的,反复无常也没关系。她瞪一眼老田,带有点撒娇的声调说,不嘛,不回去。人机分离多好啊,谁都找不到。
  不一会儿,路旁出现一连片旅游山庄。老田没经武莲子同意,径直将车拐进招牌为“绿野山庄”的院子,边停车边表情痛苦地说,怎么坏肚子了,不行,得赶紧解决一下。
  开始,武莲子没多想,就坐在车里等。后来她觉得不对劲,虽然没看表,感觉也有半小时之久了。她急忙跑进山庄,方知老田已被服务员扶进房间休息,说是肚子疼得厉害。她随服务员进了房间,见老田头朝炕里趴在那,不免有些生气,她说怎么还在这趴着,赶紧去医院啊!
  老田没起身,只摆摆手说,没事,趴一会就好了。话音未落,突然翻身下炕,夺门而出。
  武莲子追出去,用手拉一下厕所门,见里面锁上了,就敲着门说,这么严重还是去医院吧。
  门里传出老田痛苦却是果断的声音:不用,拉净就好了。
  那我去给你买药啊!武莲子没听清老田说了句什么,主观上也不想听清。开车出了山庄的院门,似乎也没做思考,直接往来时的方向驶去。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正大药房就在咱家楼下,多说半小时就到了。等她驶进城里,猛然看见那个绿色的健康药房招牌时,这才缓过神来,干吗非得去家里楼下的药房,也许山庄附近就有呢!潜意识里她不是来买药的,而是放不下搁在家里的手机。但理性又让她放缓了车速,将车停在了健康药房门前。
  返回山庄时,老田还在炕上趴着,这回是脱了鞋,头朝外。听见门响,他睁开眼睛无力地说,回来了?
  武莲子一边倒水一边问,好点没?
  好多了,就是浑身发虚。
  那你吃了药休息一会,咱们就往回走。
  武莲子服侍老田吃药时,特别清晰地看到老田脸上的皱纹,她的心陡然一沉,暗想:这才刚刚开始,往后的皱纹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现在服侍他吃药,说不定以后会服侍他吃饭。这是她今天之前从未想过的画面,一旦想到了,再细想想,便觉得无趣至极。随之老田的鼾声均匀响起,武莲子长出一口气,悄悄地退出房间。
  在等待老田醒来的几个小时里,武莲子的内心饱受折磨,她几次扒着门缝往里看,有时还故意弄出一些响动,本想把老田惊醒,然后以老田身体欠佳为由,一路飞奔回家,给康怪一个痛快话。可她马上又后悔了,如果回家,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真的会断然拒绝康怪吗?所以她真想让老田一直睡到天黑,然后她会以天黑路难走为由,留宿在这偌大的山庄里,也许24小时一过,她又会回归平静了。可当老田一直沉睡不醒时,她曾经两次坐进车里,想偷偷跑回家。
  时间在她矛盾、纠结和挣扎中一点点过去,终于熬过了24小时那个节点,她似乎解脱了,但心情却低落了。突然觉得日子没了盼头,失了颜色。
  老田终于醒了,天也黑透了,他说这一觉睡得像喝了迷幻药。他眯眼看看窗外,显得有些惊讶:哎呀!天都黑了,啥时候了?
  武莲子有些不耐烦,她说我没戴表,也没带手机,怎么知道几点了?
  老田拿起手机一看,连连惊呼,哎呀!都九点了。那咱们让老板做点吃的,吃完了咱就住这吧。他见武莲子没出声,也不再问,便一个人去安排了。
  不一会儿,服务员送来一大碗炒面、一小碗疙瘩汤和两盘小菜。一般情况下,武莲子晚餐都吃少许,有时稀饭,有时玉米面粥,偶尔也吃疙瘩汤,小菜也是清淡为主。老田晚上很少吃主食,喝点白酒,再整一瓶啤酒,他会边喝酒边和武莲子聊些闲话,等武莲子吃完去画画了,他还要在餐桌上逗留一小时,这时白酒已经喝完,喝啤酒时也有点喝白酒的派头,小酌慢饮,很享受的样子。喝好了,洗了碗,收拾停当,便坐在沙发上抱着老猫看电视,直到该睡觉了,他会打好洗脚水去喊武莲子。
  今晚,武莲子看着那碗炒面,奇怪地问,你不喝酒了?
  老田呲牙一笑,肚子都倒空了,还敢喝?
  武莲子这才想起来,自己心神不宁的,都忘了问老田的病好没。可还没等问,只见老田转眼工夫已把一大盘炒面扒拉进肚子一半了,她知道老田已无大碍。看着老田狼吞虎咽地吃面,她感到胃肠蠕动加快,咽着口水也端起了碗。
  吃饱了,有点犯困,武莲子说,今晚不画画,也没有手机,更不想看电视,难得这么闲。她要先睡了。
  一觉醒来已是深夜,翻身时,她习惯地用手向身边探了探,发现那里是空的,老田不在。开灯再看,老田的手机躺在枕边,人不见踪影。武莲子轻唤两声,门外没有动静,也不见回应。她起身穿好衣服,出了房间门,悠长的走廊里亮着一盏昏暗的灯,显得有些阴森。她乍着胆儿推开大门,借着院墙上一盏盏高挑于木杆顶端白炽灯发出的光亮,一眼就看到了她傍晚停车的位置空了,老田,把车开走了!武莲子急忙转身进屋一看,车钥匙果然不见了。
  
3
  自从跟了老田之后,武莲子的智商和敏感度便都在下降,因为老田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她身上,而且都是规律性的一成不变的,她不需要动什么心思去琢磨老田的行踪。可今晚老田却行踪诡异,半夜三更玩起失踪,面对老田突如其来的变化,武莲子脑子里似灵光乍现,马上猜到了老田的去向,一定是开车回家了,奔她的手机去的。昨晚老田开门,她吓掉了手机,加之整夜的难以入眠,还有今天的一系列反常举动,老田是何等的老谋深算,他早就看在眼里了,也料定武莲子的秘密就在手机里。这会儿,武莲子只能祈祷康怪不会在24小时的当口发出信息,否则不管怎样她都是最被动的那个人。如果老田真的偷偷回到家里,如果他想看武莲子微信的内容,想看就能看到,因为武莲子的手机密码老田是知道的。就算他怕露出马脚不打开手机,但只要手机屏亮了,虽说看不到信息的全部,发信人的名字和第一第二甚至第三行的文字都会一目了然的。一想到这些,武莲子异常惶恐不安、不知所措,哪还有心思睡觉,她干脆来到院子里,一边向茫茫的夜色中张望,一边侧耳倾听远方的声音。她不由感叹,星光点点洒于午夜,今宵如此安静而温柔,为何我会心乱如麻?是贪念?欲望?还是爱情?一时她似乎难以分辨清楚,不过有一点她可以确定,如果是当初,前夫凌大群弃她而去那会儿,老田和康怪同时向她伸出手来,她会毫无悬念地选择康怪。再往前退回去,如果凌大群和康怪同时向她抛来橄榄枝,她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康怪。但是人生不能假设,在对的时候相互错过,已经渐行渐远。若再想找到彼此,就像在高速路上走错了道的车,执意想退回来,势必违规违法,甚至会引发一连串的交通事故。就武莲子目前的生活而言,她和老田毕竟在一起已十五年之久,错也好,对也罢,她早已不再纠结。认命,是她给自己最好的药方。
  不认命又能怎样。前夫凌大群是她的初恋,没有谁追谁的回忆,完全是一拍即合。三年恋爱,八年婚姻,在众人眼中郎才女貌的一对,生生被“小三”上位,这是武莲子做梦都没想到的。当凌大群向她摊牌时,真如五雷轰顶一般,若不是六岁的儿子凌霄抱住她的腿哭喊妈妈,她早从五层楼的窗户跳下去了。即便这样,凌大群依然态度决绝,他说你跳啊!跳下去省得我费劲再和你离婚了。
  吵闹声惊动了邻居,老田就住在她家隔壁,敲门敲不开,他就从自家阳台上跳进了武莲子家,然后冲向凌大群,一拳将他打倒在地。后来武莲子逗老田,你那么瘦小,凌大群人高马大的,你哪来的劲把他打倒的。老田呲牙一笑,那还用问,爱情的力量呗!武莲子想说他这是一厢情愿,终没有说出口。
  武莲子和凌大群离婚后,一个人带孩子着实不易,每每陷入困境时,老田就像及时雨,总是在她需要人帮助时现身。天长日久他媳妇发现了端倪,直接找武莲子算账。武莲子虽然无辜,但她也是有口难辩,毕竟好多时候她接受了老田的帮助,这是事实。后来她不得不卖了老房买了新房,本以为这样可以躲开那是非之地,带着孩子安安静静地过日子。谁知,不久后的一天,老田突然找到武莲子,把离婚证往她面前一放,要武莲子给个痛快话,如果行,他会一辈子不离不弃,不行,他立马走人。武莲子的回答只有两个字:不行。但是老田并没有走,死缠乱打整整一年之久,武莲子终被他的诚意打动。她说我们在一起可以,但是我不能嫁给你,我保留随时离开的权力。
  老田说可以,只要你遇到了真爱,我一定放手,因为你的真爱比我的真爱重要。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老田一如既往,林林种种都表明,他爱武莲子,更是将她儿子凌霄视为己出,两个人情同父子,这是让武莲子最为感动的。她曾不止一次地追问老田,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老田说,这个问题不仅你问,许多朋友也问,我自己更是无数次地问。遗憾的是没有为什么,就是情不自禁、心甘情愿。这些年武莲子没有走,却不是不想走,只是一直被感动着不能走,更是没有使她能走的外力。谁说的?每个人都是有情感密码的。武莲子之前不怎么信,因为不信,所以幻想着有一天她的情感密码可以重新组合,最终与老田的密码吻合,那样她就能死心踏地不走了,免得再垂死挣扎地坚持着。
  可这次却不一样了,仅仅是康怪的一个表白,就打开了她的心锁。武莲子对此毫不奇怪,她给出的解释是,假如她的情感密码是六个数字一个字母,那么她和康怪之间的情感密码就只差一个字母了,恰恰这个表白正好是一组密码中那个字母。所以还没见到人影呢,她的心就飞走了。若不是她给自己采取了强制措施,恐怕此时已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了。
  为什么强迫自己不走,理由太多了,任何一个都那么充分。但她此时最担心的是老田,假如他回家了,看到了康怪的表白,那么武莲子真得走了。
  远处有车灯闪现,武莲子猜到一定是老田回来了,她急忙转身进屋,佯装沉睡。
  不一会儿,老田轻轻推开房门,蹑手蹑脚上了床。几分钟后,武莲子熟悉的鼾声均匀地响起。老田睡着了,武莲子心里犯起了嘀咕,这老田的城府真是要多深有多深,天大的事都能睡着觉,他到底看没看到康怪的微信啊?
  
4
  早晨,武莲子早早起来,等洗漱完毕,老田还在睡。平时,老田为了去市场买羊奶,无论春夏秋冬,他都是天不亮就起床。武莲子曾经给他出主意,不用每天去市场,一次多买二斤,隔三岔五去买,就不用每天起这么早了。老田却说,反正睡不着了,不如去市场逛逛,就当晨练了。再说喝奶嘛,还是喝新鲜的。听老田这么说,武莲子就想起父亲曾说过的话,哎,岁数大了,再也不想睡懒觉了。算一算,老田这个年龄和当年父亲说这话时的年龄差不多,所以她就心安理得地喝着老田起早买回来的羊奶。此时都快八点了,老田依然睡得正酣,武莲子终于明白,老田说睡不了懒觉是假,诚心让武莲子喝上鲜奶是真。她的心里不由一阵阵感动,同时也一阵阵悲凉。为老田,为他的不值。感叹十五年的倾情付出,却抵不过一个毫不相干人的表白。她俯下身去,轻轻地吻了下老田的额头。
  老田突然伸出双手搂住武莲子,眼睛仍然闭着,泪水顺着眼角缓缓流出。
  武莲子说,老田你轻点,勒得我出不来气了。听得出来,她的嗓音有些哽咽。停了几秒钟又说,起来吧,我去把早餐端来。
  吃过早饭,老田没有走的意思,而是提议去爬山。所谓爬山,其实是山庄后面经过人工再造的园林风景。老田似乎无暇看景,闷着头往山上走。武莲子猜不透老田想干啥,但她知道老田不是单纯的看风景。上到山顶,老田回转身,指着一览无余的景色说,莲子你现在挑一个最好地方,咱们上那里坐坐。武莲子虽然心里明白,老田可能要通过她的选择来揭示一个什么道理,或者找寻一个答案,可她只能装出天真懵懂的样子,认真地选择一番说,半山腰那个庭院吧。真美,满院子都是鲜花,徜徉在鲜花丛中,闻着阵阵花香,真是一种享受啊!
  他们来到院子里,拣个最好的地方坐下来。老田说,今天咱们就在你认为最好的地方待个够。可不一会儿,武莲子说,这里好是好,也许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呢,咱们再往东边走走,刚才在山上,看到那里有一片白桦林。
  他们逛完白桦林,又去了竹林,然后在葡萄园里走了走,这才下得山来。
  走了一圈,你有什么感悟?老田问。
  武莲子故意不做答,因为她知道老田有话要说了。果然老田说,莲子你发现没?刚才咱们所看到的美景都有不同的美,每当离开一个地方都会想,这里不够好,也许下个地方更好吧,于是站起来,既依依不舍,又满怀向往。等到了下一个地方,又对另一个地方满怀希望了。
  话说到此,武莲子已经确定,老田跑回家看到了康怪的表白。她不由对自己说,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不妨把话说在明处吧。她说老田你为什么要弄个水落石出呢?蒙在鼓里不好吗?难道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把手机留在家里?
  老田还是跟往常那样呲牙一笑,我岂能不明白。但是你错了,你以为留下手机,就能把自己留下吗?就算你错过了这次机会,留下来了,但是心呢?是不是早就飞出去了?
  那你想怎样?
  我想放你走,不想再坚持了。这些年我们艰难地往前走着,你知我知,其实并不是因为前景有多灿烂,而只是因为舍不得曾经的付出,就像陷入泥潭的人,越挣扎,陷得越深。我们在一起十五年,你挣扎了十五年,而我也在八年前就开始挣扎了。正好那个叫康怪的人给了我们选择的机会。趁着我还能自拔,决定放下了。
  武莲子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有被冤枉的感觉,她为自己辩解道,那是他一厢情愿的,我并没有同意啊!然而再好的辩解都是苍白的,从前晚的一夜未眠到昨天的蓄意逃避,还有一天来她对老田的反常态度,都足以说明她已乱了阵脚,到了不能独立把控的程度,更别说决断。不过说来奇怪,当老田帮她做出选择时,她竟然有万般不舍,她用手捂住脸,滚烫的泪水潸然而下,灼痛了面颊、也灼痛了心。
  老田一直沉默着,没有了以往的温存和甜言蜜语,武莲子甚感不适,捂着脸的手不知如何拿下来,一时间气氛很尴尬。最终还是老田打破了沉默,他用手拍了下武莲子的肩膀,轻声说道,走吧,该回家了。
  
5
  进了家门,武莲子直奔她放手机的地方。老田在她身后说,手机我给充上电了。
  武莲子回头看了一眼老田,心说我走时手机电是满的。
  老田道:手机都要打爆了,不充电我怕漏了你重要信息。快看看吧,那人应该急死了。你不是也心急如焚吗?
  武莲子依然想哭,十五年了,老田头一次用这种口吻跟她说话。老田心里的怨恨溢于言表,武莲子只能自我安慰,权当是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吧。在这种情形下,多说已无益。她拿起手机一看,未接来电几十个,二十多个是康怪打来的。再看微信,足有四五十条,短则一个“?”号,长则几百字,甚至上千,内容直接、火辣、专横,总体意思被你拒绝,我不甘,所以要当面弄明白。最后一条微信发于十分钟前:武莲子,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我在担心与忍无可忍之下,已乘高铁抵沈,看到微信回我,以免我上门求见!
  那一刻,武莲子百感交集,这突如其来的局面,让她手足无措。好在这时老田已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怀里抱着老猫,似闭目养神,又像陷入沉思。武莲子躲在北屋,努力让自己平复了一下心绪,这才拨通了康怪的手机。
  谁想,康怪摁了电话。半天,他发微信过来:亲爱的小姐姐,你可出现了。就算你拒绝我,也不用玩消失啊!你知道吗?昨晚我彻夜未眠,给你打电话、发微信,你越是不理我,我越是不想放弃。主要是咱都这个年龄,别无所求了,只求遵循自己的内心,为自己活一把。可知否?你是我的初心啊!我在开会,过会儿给你电话。
  武莲子这才反应过来,康怪说上门求见的话都是骗人的,她不由长出一口气,回道:骗人!该不是从第一个微信到最后一个微信都是骗人的吧?
  不是不是,除了我说已抵沈,其余全是真的。撒谎不是人,是小狗!
  武莲子无声地笑了,她把手机调到振动档,揣进牛仔裤兜里,然后回到客厅里坐下。在她那个位置正好能看见窗外的老田,假若老田睁一下眼睛,保准也能看见武莲子。但他始终歪着头,微闭双眼,状态如常,似乎眼前发生的事根本与他无关。老田就有这能耐,哪怕心里倒海翻江,他也会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好,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样子。这次亦如此,他表明了态度之后,似乎以往的所有都是一场梦,等他从梦中醒来,又将是梦开始的地方。
  多少年了,武莲子已经不再做梦,这十五年,她被命运拖进老田的梦里。现在,老田的梦碎了,她随之入梦。这个梦是康怪为她编织的,躲不掉、撵不走,老田往那梦里推她,康怪往那梦里拽她。武莲子不禁感叹,难道这就是缘分?没有早,没有晚,他们兜兜转转几个圈,纵然隔着千山万水,还是没有躲掉彼此。正如康怪在微信上所言:为什么躲不掉?因为我们需要与自己灵魂相近的人在一起。虽然我们少有联络,但心是相通的,这得感谢你的闺密,她没有为你保守秘密,有意无意间,说了你很多事,包括最隐秘的心事。所以相信我,这不是突发奇想、更不是心血来潮,我是认真的,毋庸置疑的。
  这时,武莲子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冷丁把她吓得一哆嗦。她以为是康怪打来的,掏出手机一看,是儿子。接听后,她脸色大变,连连问,什么什么?儿子别急,慢点说。
  儿子哭诉了他爸的近况,这个她恨之入骨的男人,一个月前中风住院,脱离危险后落下后遗症,思维混乱,生活不能自理。那个插足他们家庭,声称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给凌霄打电话通报了情况,然后携带钱款财物已不知去向。凌霄请求武莲子,一定要帮他这个忙。毕竟那是他爸,他得管。但是他人在外地,家在外地,妻子又怀有身孕,说辞职回家照顾老爸,这根本不现实。接到家里也不行,小两口都上班,总不能把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放在家里吧。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请求武莲子帮忙。他说妈我知道,这样做对你和田伯伯都很残忍,但是妈,我实在无路可走了。
  儿子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武莲子还能说什么,明知那是一个噩梦,也要硬着头皮往里走啊!血浓于水,在亲情面前,无法与凌大群苟同,当初他抛妻弃子,扔下他们母子去投奔他所谓的爱情,到头来当他最需要爱情的时候,爱却变成一场虚无。也无法像老田那样,为了他一厢情愿的爱,忍度人生十五年,换来的却是爱的遥遥无期,最终他累了,放手了,虽然无奈,却还好是理智的选择。现在该是武莲子做出选择的时候了,然而无论她怎样选择,都是一种撕裂。选择康怪,就算能过上今生向往的生活,但无疑已将儿子置于苦难之中。选择凌大群,不说康怪能否给她幸福,单就凌大群以往对她的伤害而言,从此不仅要天天面对,还要精心服侍,这种折磨岂止是苦难?但是母性的光辉让她分分钟做出选择,好,妈答应你!
  凌霄说妈……
  武莲子打断儿子的话,妈知道你要说什么,没关系,什么都不用说,你好我才好,这是当妈的宿命。
  与儿子通完话,康怪的电话就进来了,他颇是急切地说,哎呀,终于打通了。你先别说话,先听我说。虽然我在微信里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但我还是要亲口告诉你,现在你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做出来北京的决定,我这里都会为你安排得妥妥的。第一是爱情,我相信自己,这种感觉绝对是爱;第二是家,有爱的家,我们俩的家,二百平米,无房贷的。画室现成的,舞蹈室等你来了你来弄;第三,工作事业任你选,发挥你的特长,舞蹈、画画,或者全职太太……
  武莲子耐心地等着他说,直到他感觉哪地方不对劲时,终于停下来问,小姐姐,你怎么了?哭了?继而又恍然大悟,是不是喜极而泣?太好了,你决定来北京了!
  武莲子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低声说,谢谢你康怪!不过我的决定是不能跟你走。至于为什么……她沉吟一下,想把话说得再绝一点,我觉得我们俩不般配,不是我不配你,而是你不配我,你的性格太过张扬,太过骄傲,我不喜欢。所以请你不要再联系我了。
  说完,武莲子摁了电话,并将康怪的电话号码、微信全部拉入黑名单。
  接下来,武莲子开始打包东西。所谓打包,只是一些个人用品和眼下能穿的衣物,至于别的,她不能拿,也不想拿。然后她走到阳台上,语气平静地说,我走了,你多保重!
  老田起身说,我送你。他接过武莲子手中的拉杆箱,默默地跟在武莲子身后。到了门口,武莲子转身接过老田手里的拉杆箱,好了,不用送了。老田张开双臂,示意拥抱以作别离。武莲子没有犹豫,扑进老田怀中,泪水夺眶而出。老田拍拍她的后背,轻声道:祝你幸福!
  走出那道门,武莲子没有回头,她知道老田还站在门口,也许如释重负般长叹一声,也许伤心欲绝般老泪纵横……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