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首页 > 作品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小说选刊》2016年6期转载
 

暗度

 
付桂秋
  去年夏天,我调来二分局工作。当天去收发室取快递时,守门的老李去卫生间,让我帮照看下。可他刚走,外面就传来颤巍巍的叫声:大刚啊……大刚啊……
  我望向窗外,见一驻拐杖的老人站在台阶上。他头发花白,动作迟缓,嘴里大刚大刚叫个不停。
  我把门开个缝,见地上有个塑料方便袋,装着一把菠菜,还有几个茄子。我第一反应是迷路的老人,买完菜找不到家了,就站在门里问:老爷子,找谁呀?
  话音未落,就听身后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有人急急忙忙地说:找我的找我的……
  我回头一看,见王刚王科长从二楼跑下来,一脸的歉意。我让开身,王科长闪出门,搀扶老头儿往一边走。
  这时,老李回来了,趴窗户向外看,绘声绘色地叫:大刚啊……大刚啊……然后哈哈大笑,说:这老头儿没治了!总来。
  见我疑惑,他解释道:你刚来不知道,那是王科长老爹,整楼人都认识他。这老头儿哇,也不管你是不是办公呢,离老远就大刚啊大刚啊地喊。王科长是复员军人,酒量又大,大家就给他起外号“大缸”了。去年老头儿还挺有底气呢,扯开嗓子全楼人都能听见。今年开春得场病,本以为这回不会再忙叨人了,可没出俩月,又立了歪斜往这儿跑。岁数大就老小孩儿。哎呀,这真是豆腐掉到灰堆里——吹也吹不得,打也打不得呀!
  我也笑了,蔬菜稀烂贱,用得着挪挪蹭蹭送来吗?这老头儿就是闲的。
  这以后,隔三差五就听到那颤巍巍的叫声。偶尔,也会听到王科长的埋怨声。
  到了秋天,老爷子再来送菜,就把方便袋放台阶上,含含糊糊叨念什么已经听不清了,嘴角还挂着口水。身体大不如前了。
  王科长就苦笑说:实在没辙了,也不跟你打招呼,就这么偷摸地送。他告诉老李,看见老爷子来就喊他一声,不忙他就直接送回去;忙就搬把椅子,让他在阴凉处坐一会儿。
  张姐笑说:看人家王科长,不光工作出色,还那么有魅力,总有人暗送秋波。
  我发现,老人送的菜确实总有一把菠菜。那菠菜棵小,顶红,叶绿,一看就是旱地种的。老李说这菠菜品种好,叫红嘴绿莺歌儿,朱元璋做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材料。
  一个周五的下午,阳光明媚,见王科长端着脸盆毛巾下来,在树荫下给老头擦完脸,又把双手泡水里,坐那和他唠嗑儿。过会儿,就蹲地上给他剪指甲。他说老头儿指甲特厚,得泡软了剪。剪完,还拿小锉刀磨。
  张姐看见了,感慨道:想不到我们五大三粗的大刚同志竟还这么细心呢。
  王科长说:张姐呀,你兄弟当兵二十五年,十字绣我都敢摆弄,你信不?
  刚入冬,王科长就见了报,说他两年来,一直义务照顾一位患阿尔茜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的老人。老人女儿介绍说,她弟弟和王科长同名,也叫王刚,他小时候嘴角总发炎,医生让多吃菠菜,她爸就一年四季在院子里种。后来住楼房,不能种就买。四年前,老人得了阿尔茜海默病,次年,他儿子车祸去世,家里一直瞒着他。可他怎么糊涂也惦记儿子,总找大刚。一次从分局门前路过,见有人喊王刚,就把王科长当儿子了。王科长把老人送到家,了解内情后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从此就经常来照顾老人。
  这回真相大白了,原来那不是王科长亲爹,他是做好事呢。
  去年底,王科长被评为“十佳好市民”。
  今年春,王科长又获得省“五.一劳动奖章”。
  没几天,王科长就成了王副局长。
  老头儿再来时,同事们就有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丁科长喝了点儿酒,用手点着张姐说:头发长见识短!还什么暗送秋波,人家这叫暗度陈仓!
  ……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再也见不到老头儿的身影了。我只记得八月末的一天,早上刚到单位,就听说王局干爹去世了,明早五点出殡。还有人暗地说,这干爹真没白认,名利双收!
  次日送行,整个分局的人都到场了。王副局长惊讶地说:这……咋都知道了呀?
  他急忙拉着丁科长的手说:既然都来了,那就麻烦哥哥帮我招呼大家,人到就好,任何表示都不必!还有哇,哥你不知道,你兄弟我独苗啊,十八岁时候爹张罗给我娶媳妇,我就跑出来当兵了。他呢,就怄气不和我说话了。直到八年前,他病危了才说想我。可等我到家,爹已经走了……哥你不知道哇,兄弟多想听爹喊我大刚啊……
  话至此,王副局长已泪流满面。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