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辽宁之美
 

初冬

 
郑 直
  秋天还恋恋不舍的时候,冬天就急三火四地赶来了。
  通常,会有几天持续的温暖日子,然后来一次温度的大跳水,之后又是回温,又冷下去。几个回合地折腾之后,冬天就真的来了。
  也许有人不太喜欢冬天,对冬天的到来充满了抵触或是恐惧。康平的冬天万物凋零,千里冰封。好在自然界总是充满温情,特意张罗出一个初冬作为缓冲。
  日子如此坦荡,此刻,任你怎样努力挽留,秋天已经走了,冬天已真真切切地来到眼前。四季的轮回在康平上演,人们已经习以为常。
  用不了多久,大地上的那些骄傲的树叶啊、那些淡雅的野草啊,就变得深深浅浅红红绿绿黄黄,色彩斑斓了。或者飘飞落地,或者枯萎干硬。比春花更烂漫,比夏草更浓烈,倒成了艺术家们的最爱。一眼望过去,便可眺望至秋光尽头,那些尚未腐烂的叠得高高的落叶堆满树下。落叶归根,竟也可以这样美艳不可方物。我总觉得康平是应该出最好的油画家的。那些秋天及初冬的色彩实在就是一幅幅极美的油画,就如江南,本身就是一幅清雅的水墨。这些曾经生机盎然的植物们好像对干枯、对萎谢没有愁绪,它们坦然承受。或者它们才是真正的大自然的精灵,它们知道,只要根还在,就会长出永恒的绿叶来。
  鸟儿们极其忙碌。经不得康平冬日寒冷的鸟儿,早就开始打点行装,闹哄哄地飞往温暖的南方去了。这一路地跋涉也真够考验它们了,躲过了今冬的寒冷,明年再回家乡。留下来的鸟儿,在树的叶子越来越少的时候,显得格外热闹和多了起来。
  这两年,最常见的是喜鹊和麻雀。康平的喜鹊个儿大,现在越发不怕人了。在路边,在收割后的田地里,到处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前几天听一位栽种苹果的朋友说,喜鹊可把他害得够呛。大大的苹果,看着喜人,可是喜鹊们在每个苹果上都咬了一口,苹果们的身上就都留下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小窟窿。看来这喜鹊是不太会过日子的,不知道俭省。尽管它的叫声谈不上悦耳,但名字讨喜。清晨喜鹊叫喳喳,准有喜事到我家!
  麻雀明显没有喜鹊那么幸运。1958年的时候还曾被划定为“四害”之一。后来,麻雀被"平反",“四害”之一的位置先后被臭虫和蟑螂所取代。现在,康平山青水绿,生态环境好,人们的环保意识增强,捕杀麻雀的人越来越少了。它们在初冬的枯枝上欢唱时,远远望过去,就是一个个的小逗点。有时候,它们成群结队,堂而皇之地忽喇喇从柏油路的这一侧,飞到另一侧,根本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看起来,它们对即将到来的严冬满不在乎。
  风呢,陡然南风,陡然北风,让人摸不着头脑。昨天深秋的云还挂在天际,今天一场北风,就刮来了初冬的雨。今年的第一场初冬的雨我觉得应该算是下过了。那天还带了点雪粒儿。庄稼已经碾打完毕,粮食储进粮仓,果蔬放入地窖,劳累了一年的农家院,终于可以闲歇下来,安安稳稳地睡个懒觉了。当然,也可以如白居易在《问刘十九》中写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当窗外天气阴凉,邀上三五知己,置几碟小菜,浅斟慢饮一杯酒,酒至微醺,人便逐渐放松,彼此之间倾吐畅谈,也是人生的一种乐趣和境界。
  不论是卧龙湖的水、辽河的水,还是哪个村外小溪的水,都还没有结冰,那沁凉的感觉,看着像女孩儿明澈的眼睛。最富意韵的要数卧龙湖边那饱含着沧桑感、随风摇曳的芦苇了。它们经历了春天的莹润,夏天的热烈,秋天的丰硕,也将经历冬天的萧瑟和冷静。年年岁岁,生生不息。一切都是天地之间、自然之腹、思维之内的轮回衍生。它们用自己今日的寂灭站成了一片风景。
  初冬的太阳还带着些许秋的温度,明镜般挂在纯粹的蓝天上,明媚得像一个清晰的梦,让人直想在这样的梦里沉醉不醒。初冬的月光,很洁净,像淡泊的液体,那是一个纯净的梦,让人直想溶在这样的梦里羽化成仙。其实,初冬本身就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梦,一个圣洁而美丽的梦。它是冬的序曲,冬天将随之而来。我们会看到一个真实的世界,褪去了华丽的外衣。它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和雪花落地的声音;它简洁,简洁得近乎透明,简洁得抬眼可见、触手可及、直通心灵。
  初冬,就这样在人们的毫无戒备下将大地保鲜了。
  没有四季的日子,过于单调乏味。有了初冬的温情、含蓄、内敛和真诚,我们就有了宋人诗里所吟咏的闲适:“一架琴书一笔床,杜门荏苒送年光。囊空尽可偿诗债,脚倦犹能入醉乡。即老菊花偏耐久,未开梅蕊已先香。眼边管领闲风景,不识人间更有忙。”
  初冬,喧闹的大地沉寂下来,一种空灵的感觉拉近了乡村与城镇的距离。大地如此沉稳安然,沸腾的头脑冷静下来,这样的时节实在适合与真实的自己做伴,回归对内心的守望。
  初冬,太适合思念与怀想。大地将开始冬眠,人心却并没有沉睡。寒冷,让我们更明了温暖的可贵;冬天,让我们更懂得相互取暖的真谛。秋收冬藏,初冬时节,万物开始为更好地生长积蓄着力量。
  初冬,不是走向衰亡,而是孕育新生;不是粗暴地结束,而是柔情的开始;不是简单地重复,而是生命的轮回;不是无情,这是大爱。
  大自然远离尘嚣,独自欣欣向荣。初冬,也只是康平恒久光阴里一段短暂的时光罢了。其实,每一个季节,对我们来说,都妙不可言。初冬,向着通往春天的方向;康平,是存放康平人幸福的地方。
  天凉了,莫忘添衣。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