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作品
 

衍水春声

 
周星辰
  太子河古称衍水,因燕太子丹逃亡于此,故名太子河。是辽宁省较大河流之一,流贯本溪、辽阳、鞍山境内,直奔营口入渤海。早春时节,余在两岸徜徉,面对滋养我们祖祖辈辈的这条古河,顿生无限感慨:衍水悠悠,泽被千秋;天风浩浩,恩惠辽州。亿万斯年,河流深刻影响了人类的历史发展进程,河流与人类文明的相互作用,造就了河流的文化与生命,它是诗与歌的灵感源泉。倏然间,余想借以春韵,吟咏这条昼夜奔流、史诗一样神圣的古河!
——题记
 
  在这初春的季节,我是清澈的,失去了往日的咆哮和浑浊。此时,我在冷静中返朴归真,躺在春天的怀里,听黑夜绞碎白天的声音。我把高山流成峡谷,我把岁月流成沧桑,我把石头洗成精灵,我把太阳溶成金波。我依然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行走,坚信浪是大海的歌,云是天空的诗,山是大地的画;泥土的芳香,是我永远亲近的家园。
  柔情与坚韧是我性格的两个侧面:在我为凤凰梳洗羽毛的时候,在激流深处我同时孕育着龙的图腾!我年轻的是昨天的雨滴,我古老的是洪荒老泪;我磅礴的是经天纬地,我精微的是生命气息。我是《天问》都不曾问过的一个没有谜底的谜面,我也是一方生灵平淡时光中需要和不需要都想起的一种物质。在万物孕育的时节,峡沟潭渊,溪涧流淌,池渠堰坝,沼泽泥塘,我把美以更纯粹的方式献给大地。
  时间,挥动四季轮回的笔,如实记下生命的沧桑。在无限中循环,彻底忘记自己就是永远。我从霞光之树上摘下颗颗露珠,我从神灵的目光中偷来句句祝福,我把流浪剪成记忆的窗花,我把跋涉染成透纸的水墨,我为爱收藏情感的每一个细节。我在沉默中负载着希冀的重量,靠红肿的肩头拉着岁月的纤绳,越过险滩急流。多少次,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我把锚抛在梦境的岸边,卸下许多世代传奇,等待你明天的聆听和歌唱。
  高天云抟,沃野苍茫;泉喷岚罩,湍急瀑宕。君不见燕有秦开质于胡,归筑长城至襄平;君不见燕丹昔日避秦兵,衍水今传太子名;君不见司马公孙战襄平,辽城望月有遗踪……日月旋转,我在奔流。我忘不了箕子入辽教化开,麟见襄平《晋书》载;我忘不了丁令化仙鹤野城,汉魏壁画藏地宫;我忘不了太子岛畔施妙计,罕王兵下辽东城……三千年的漫长岁月,是一册历史的长卷。然而,亿万斯年的沧桑,竟短暂得如一个哲人的梦。
  记忆深处,历史是一枚古莲。坚硬的茧壳内,翠绿与嫣红因春心萌动,不曾一刻入眠。在岸边,曾有女娲补天遗石在大山深处长成五彩故事;后羿射日之箭落在我的深潭里,变成吸水的虬龙。我连绵起伏的青山啊,可曾是当年夸父遗落的手杖和神农留下的嘱托。白垩纪曾在这里上演过强悍的生命大戏,但在我的夜幕下戛然而止,山辉煌而沉寂为谜的化石,至今仍在这片土地上覆盖着层层惊叹!
  当祖先的手斧,在岁月的深处砍砸出东方人类智慧与尊严的空间之后,历史链环上的时清时浊的我,演绎出说不尽的故事……还有那些操盘制陶、盘弓射矢之手,擂捣捶砸、抛扔掷掼之技,已经在时间的经纬之间,开拓两岸未来的岁月。在这些把惊心动魄化为庄严肃穆的岁月里,在这些把断简残碑长出苔藓的时光里,青铜与黑铁之花、黄金与白银之花,依稀在两岸血汗的浇灌下次第开放。
  水光潋滟,谁在以神的姿态,俯视沧桑?在辽东古郡古老村落与两岸阡陌埂垄之上,庄稼、野草、蔷薇与百合,在清贫的时光中静静地生长,散发着田野的芬芳。在我的流域之上,承尘藻井,丈室绿窗,闪耀着东方文明古典色彩的辉煌。亢奋中,春雁啄破梦,让我在静夜中醒来。于是,我听见了有哲人在说:历史不就是一条古河的奔流吗!
  在这多情的季节,我的心梦犹在,灵魂在理想的路上舞蹈。我从叶脉上慢慢滴下来的时候,我从根须慢慢渗出来的时候,我从石缝间潺潺淌下来的时候,我从细雨中渐渐涨起来的时候,我不曾想到过澎湃与激荡的交响,我只是梦想献给辽东古郡一曲清唱。当我知道不能回头的时候,一种汇合奔流的使命,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
  数千里的行程,亿万斯年的光阴,终于使我明白:我爱的回溯与情感升华,是用金黄的丰收照亮田野,是用绵长的布帛温暖生活。是在两岸久久的日子里,颗粒籽核,株蕊茎杆,弥漫晓雾,放射霞光,用霓虹去染亮那些永远走不进史书的生活。我把履历藏在岁月的年轮里,永远拒绝斧头与锯子的寻找;我把命运融入季节的脉搏中,让收获遗忘我奉献的忠诚。酣畅中,豁然感到:我仿佛就是这时代的精神图谱,奔流是多么美丽的过程!
  白沙滩、杨柳岸,青苇芦花,千杆万杆,茂冠蔽枝,千条万条,一片弥漫飘逸,使我不记得季节,只沉醉于风景。苍鹰的尖喙掠过水面,在闪耀的阳光下盘旋。被风雨反复剥蚀的岁月掩盖在柔波之下,辽东古郡的沃土已变成涌动的心潮。为了歌颂与赞美,我涨升汹涌;为了庄严与美丽,我沉静回落。为倾听流域的叮咛,为守住古河的尊严,为诠释价值与意义,我不曾一刻歇息。以千山万壑之间掬一捧清流,在清澈透明中,你一定能闻到我在春天里永恒的香味。
      浪,不涌则隐;风,不动则无;人,不思则亡。我也曾悬挂,我也曾跌落;我也曾倾泻,我也曾流淌。豁然,有一夜我的梦开始发蓝,湛如晶钻,映照中我成为星空的星空。我沿着梦想的轨迹潜行,相信漂泊的灵魂会抵达彼岸。我让每一朵浪花开始回旋、开始荡漾、日夜上升,终于充盈起来,有了海的形态,成为龙的故乡。
  我浸过村庄与家园,漫过白鹅的颈项与黄牛的脊梁;我淹过古城的繁华旧梦,洗亮祖先圣洁的白骨,将母亲的叹息与小妹的忧郁送上山岗,变成对他乡生活的想象。此时,我的心也碎了,正如一河相思泪,酝酿千古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一片汪洋之下,我让黑铁与青铜的故事,让石斧与土陶的历史,让深流潜涛之下浮不上来的稻麦稼穑,在闪闪烁烁的深处开始不朽。
  水域万顷一碧,水域一派苍茫,在巨大的沉默中保持尊严,在永久的积蓄中等待机遇。高度与深度形成了,能量与压力产生了。历史以一个恢弘的手势,向我暗示了春天的呼唤。我要投入到改革开放的大潮,我要在振兴发展中澎湃豪迈,去展现新面貌,焕发新气象,创造新作为。我本想把颂辞洗出水晶的色泽,用最神圣的旋律歌唱出来,但来不及过细的斟酌——我要在春光中远行!于是,边行边吟、边走边唱便成为我的一种习惯……
  在这清新季节,凝神回眸中,感悟一种灵魂的纯净与执著。我感怀生命初始于深山,从此我的神圣无处不在。因为没有我,千年的号子会陷在淤泥中晒成鱼干,小鸟的嗓子会喑哑成黄昏的断弦。因为没有我,温馨的月光会变得干燥苍白,季节的岸上会生出斑驳老锈,连诗人抒情的笔尖也吐不出几滴为沧桑而酸涩的泪水。
  因为我是一条古河,我以水的名义在阳光下燃烧着金色银色的光芒。因为润泽的使命,我获得神圣的内涵。因为晶莹与温柔,我永不苍老;因为奔流与灌溉,我永不枯竭。我以渗透、循环、弥漫、滋养获得普遍的生命意义!我的搏动与北方的神经联网之际,天籁之音就会在岁月的弦上温情流淌,感觉与听觉的界限就会在生灵的细胞里彻底消解。
  我是大海的孩子,体谅北方那雄性的壮烈与内在的干渴,我要让它在涓涓流水声中安静下来,耐心倾听来自生命深处的欢乐节拍:土地与根须的絮语,田垄与稻穗的交流;鸟巢与枝叶的情歌,新酿与老窖的夜话。还有婴儿吸吮乳汁、老人品味香茗、彩虹喷泉的旋律,这些听得见与看得见的声音,将把我刻骨铭心的爱谱写成隽永的生活华章。
  温柔是我的本性,也是我坚韧的艺术。我用温柔不断变换奔流的姿态。苍岩峭壁的阻隔,在忘情与陶醉中被我一次次征服。在无数次落差跌宕之境,我用春天里的温柔点燃了山峦峡谷的激情。多少酣畅的溢泄,多少纵情的呼喊,多少凛然的震撼,如豪杰的壮歌,在季节的行板中奔涌激越。在高山与平原的拐弯处,在快感后舒缓如歌的呼吸中,我获得了醍醐灌顶的顿悟之境。
  是辽东古郡的土地赋予了我奔腾的力量,是巨峰灵岩的利笔雕塑了我美丽的形态。山的慧根就是我的灵性,我原本没有纯粹属于自己的禀赋,我想再一次拥抱,但已无法回头。一根根在沙滩汗水淋漓的纤绳,一颗颗在古铜色脊梁上滚动的太阳,一帧帧在航程中起落的古帆,使我丰富与丰盈,这是上苍的恩赐,成为我灵魂之旅中永远的风景。
  在这灵动的季节,我怀抱理想,与时代同行奏响心灵之歌。我激情的深度来自沉静与怀念的深度;我对未来的赞颂来自对历史与大地的歌颂。我把坚韧的性格嵌入辽东古郡的骨骼,我把生命的律动融入天辽地宁的脉搏。岸上曾是——曹雪芹的祖籍,一首《枉凝眉》总让我如泣如诉涟漪释放;岸上曾是——王尔烈的故乡,一首《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伴我流淌……于是,我血脉的火焰化作生命的种子流向到远方,去播种一片片理想的芳菲原野。    
  斗转星移,时随人愿。君不见,龙兴之地,拭去尘埃绽新姿;振兴发展,转身向海正扬帆。君不见,河东开发,雄歌劲曲萦衍水;新城崛起,浓墨丹青落辽天。君不见,东京城下,河边淑气滋芳草;阳鲁山上,林下清风润流岚。如今,两岸高楼林立,绿树成荫,碧岭滴翠,鲜花似锦。为了这一天,我等待了亿万斯年。在这迷人的春天,后有初心前有梦,我踏着春天的梦之帆顺流而下,往实里走、往深里走、往心里走,憧憬这该是怎样的心旌摇动的航程……
  谷宽水阔,岸高堤长;蕴蒂荚芯,蒲荷蔚茫。我用惊奇的目光穿过村庄、田野、山冈,我用惊喜的情态去收获陌生和意外。远山的芳园里,是谁替我摘取岁月的花朵?就在昔日的岸上,是谁家的窈窕淑女,把相思纺成红线,牵住思念的时光。妙手柔指间,美艳与忧郁闪耀着重奏的色彩。相思林中,我要摘一朵属于你的花蕾,在暮色降临之前,把它插在你的鬓边,愿你在晚霞中灿烂芬芳。
      故乡啊,照耀我吧!你的光芒将因我清澈的流动,处处开放青春的花。在这片黑土地上,我眷恋骆宾王诗中的“柳叶开银镝,桃花照玉鞍。”我感叹唐太宗吟咏的“玄菟月初明,澄辉照辽碣。”我欣赏康熙帝笔下的“禅宫多岁月,瑞塔积风烟。”我要让岁月在水晶之梦中行走,如同游子被母亲的目光永远笼罩。你的皎洁将因我的温柔激荡,处处绽出五彩的星。我将让生命在甘甜中歌唱,如同鱼群在亲昵之间享受唼喋的幸福。
   万里阳和春有脚,新草又绿河之畔。鸟翅扇动风的畅想,花影摇曳蝶的思念;紫燕衔垒新的巢穴,柳条抖开梦的浪漫。故乡啊,我在你远处的滩头,眺望你神奇的崛起。我希望你捧一汪清淳的春水,歌声飘荡在我内心深处。我永恒的美丽如冰心玉壶,将永远镌刻在万顷浩荡之间。在你身旁,我将踩着春天的脚印,徜徉在绿透红飞的油画里,我将在辽东古郡高楼的灯光与歌声里站立起来——伸向天空,靠近太阳,站成生命朴实而美丽的雕塑!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