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邀作品
 

朝阳,一个有厚度的城市

 
邸玉超
  我很喜欢一个城市,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十年。遗憾的是,我不太喜欢它现在的名字,尽管这个名字是清朝人取的,出自雅得不能再雅的《诗经》。“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的,这个城市就是朝阳。词汇是有主观色彩的,它会随着时代变化而移情。本来一个富有美好寓意的名字,因了过去那个“左”的年代而让人产生疏离感。另一个让我不爽的是,一些人总是把我生活的朝阳市与北京的朝阳区搞混搭。因此我时常怀念朝阳的古称,比如西汉时的柳城,十六国时的龙城,隋唐时的营州。
  无论如何,朝阳都是一个极具文化厚度的都邑,一个让文化人心动的城市。在这里,你会从大凌河千古涛声中发现一方神奇,领略一方神秘,满怀一腔神圣。
  每个城市都有一条标志性的街,比如西单、太原街、汉正街,等等,这个街代表着这个城市的脾气秉性。在我的心目中,朝阳城的标志街是由金庸题字的慕容街,这条街充盈着饱满的青铜的气息,这气息洋溢着朝阳的性格与气质。这条街上有1亿年前的各类古生物化石,有十五万年前鸽子洞人剥兽皮的石器,有五千五百年前红山人祭祀用的玉器,如果你识货,很有可能在地摊上捡漏买到一个孤竹国的铜尊或者曹操北伐乌桓遗落的箭镞,也可能碰见三燕龙城的瓦当或者是唐太宗征伐高丽用过的马镫,前两年有外地人在此买了一个清朝皇家的一个物件,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鉴宝”栏目。在朝阳,你只要肯弯下腰来,就能捡拾到文化的碎片。朝阳城近郊孙家湾农民郑才,种地三十年,从垄沟、山坡捡拾的古人使用过的工具——石器一千多件,在家里办了个“石器收藏馆”。在慕容街地摊前,卖古玩的乡下人会对朝阳的历史文化津津乐道、如数家珍:朝阳已经发现古遗址、古城址、古窑址、古墓葬、古建筑等各类文物古迹4000余处,占辽宁省文物遗迹总数的三分之一还多。全市拥有10家博物馆,馆藏文物2万余件,其中一级文物122件,国宝级文物3件,这还不算调到国家和省博的鸭嘴形玻璃水注、红山女神头像等国宝级文物。朝阳在全国也称得上文物大市。始于1990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年度评选至今评选19次,其中朝阳市就入选了4次。总之,随着时间之水流过的痕迹,你足可以领略到文化朝阳的深邃魅力。朝阳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富裕的只有祖宗留下的文化。在这个以GDP为标尺的时代,朝阳人说起话来总是略显局促,当然,你也可以把它理解成低调。
  在慕容街,花两块钱你就可以买到一块一亿年前的狼鳍鱼化石。而你要想真正了解古生物化石,你还得到市郊的“朝阳鸟化石国家地质公园”走一走。在那里,你可以看到亿万年前的鱼儿自由游弋的优美姿态,听到世界上第一只鸟起飞、世界上第一朵花绽放的浪漫声音。化石像面镜子,鱼儿鸟儿透过时间的尘埃看见了亿万年前的自己,我们透过这面镜子看见了延绵的时间。
  晚侏罗世至早白垩世时期的朝阳大地,湖泊星罗棋布,沼泽遍地,气候温暖湿润,阳光和煦,大自然和谐而安详,成为动植物的乐园。地球上第一批有花植物在这里萌生了,第一只鸟从这里起飞了,给这片亚热带风光增添了姹紫嫣红,给地球带来了生命的勃发与跃动,给未来的人类带来飞翔的想象与启示。迄今为止,在朝阳市所辖的 2 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一半的范围发现了古生物化石。据不完全统计,有 20多个古生物门类上千个物种。特别是中华龙鸟的发现,标志着基本解决了国际上一百多年悬而未决的鸟类起源问题,证实了鸟类是从恐龙演化而来,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这些古生物化石是由火山喷发形成的。灾难对生命是毁灭,也意味着永生。我们在这里听到了亿万年前的呼吸声:声声不息,生生不息。
  在慕容街,我的朋友王冬力创办了以红山文化文物为主要展品的私人博物馆——德辅博物馆,收藏红山文化时期珍贵文物2000余件,其中龙形吹火筒、红白彩绘灰陶罐等7件为国家二级文物。当然,这只是玩家的小打小闹,你要了解红山时期的神秘王国,就得去凌源、建平交界处的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红山文化是我国北方新石器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古文化遗址。从1981年发现至今,考古发掘了距今大约5500年前的大型祭坛、女神庙和积石冢群址,出土了女神像、玉猪龙、玉龙、玉凤等珍贵文物,证明五千多年前,这里已经存在过一个具有国家雏形的原始文明社会,把中华文明史提前了一千多年,被考古界泰斗苏秉琦称为“中华文明的新曙光”。牛河梁红山文化使夏以前的“三皇五帝”传说找到了实物证据,证明中国的文明史与古代巴比伦、埃及、印度文明史一样久远。目前,由国家文物局与辽宁省共同出资兴建的朝阳牛河梁国家遗址公园即将完工,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也正在进行中。有人说,“中华文化,一千年看北京,两千年看西安,五千年看朝阳”,此言不虚。朝阳已经成为国内外炎黄子孙寻根问祖之地。人对自己的历史,对人本身总是充满好奇,心存疑惑。几年前,我陪同著名作家王旭烽等人参观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她是学历史专业的,又是对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有所研究的浙江人,因此对牛河梁红山文化有浓厚兴趣。她从遗址边拣一块小石片,爱惜地摩挲着说:“这可能是五千多年前的祖先用过的呢。”不久,我读到了她撰写的文章《塞外的玉猪龙与江南的双飞鸟》。作家自有作家思考问题的角度,她写到:“同样是猪,我的故乡河姆渡文化遗存中的陶罐上也出现过。都说江南秀美,可刻在黑陶上的这头江南的猪看上去实在没有红山文化上那头玉猪龙艺术含量高。从形体上看,河姆渡猪更趋向于野猪,而红山文化玉猪龙则被认作为龙的一种。是否可以说,江南的河姆渡瓦猪是源于生活,而塞外的红山玉猪龙已经高于生活。”考古学家只相信田野,相信田野下的遗存真实;作家依赖的是思想,是感觉的真实。
  在慕容街南北两端,矗立着两座塔。北塔始建于北魏,称“思燕佛图”,后毁于火灾;隋朝重建并安置佛舍利;唐天宝年间曾作修葺;辽代两度维修,更名延昌寺塔。于是形成了现今以三燕宫殿夯土台为地基,北魏木塔基础为台基,隋唐砖塔为内核,辽塔为外表的全国唯一的“五世同堂”塔。1988年对北塔维修中,在天宫发掘出土了上千件奇珍异宝,其中两颗佛祖释迦牟尼真身舍利的再现于世,轰动了海内外。2004年,奇迹再现,在南塔塔基地宫中又惊现过去佛祖——定光佛的十四颗真身舍利。两佛舍利同现一城,普天之下绝无仅有。当你朝拜这佛家至高圣物时,神圣之感油然而生。
  在慕容街的地下,埋藏着一座1600年前的都城。查阅家藏二十五史之一的《晋书》,载:“使阳裕、唐柱等筑龙城……咸康七年,皝迁都龙城。”从341年前燕慕容皝定都龙城,历经后燕、北燕,朝阳作为东晋十六国时期三燕都城和陪都达百年之久,成为东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并对朝鲜半岛、日本列岛文化产生影响。2003年至2004年,在朝阳老城区改造时,考古发现了龙城宫城(内城)南门遗址、夯筑的宫城北门、城墙及相连的瓮城遗迹。龙城宫城南门始建于前燕,彻底废弃于元代,历时1000余年,这在我国城市考古中是极为罕见的发现。2004年,辽宁朝阳十六国三燕龙城宫城南门遗址被列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其实,掩埋一座城市的不单是泥土,还有时间,时间不能摧毁一切,却能改变一切。现实的朝阳承继了三燕遗留的小格局,在大佬、大亨面前很难直起腰来,所以凡事不讲大气派,只求节俭和务实。
  在慕容街,也有茶楼酒肆。唐代边塞诗人高适《营州歌》云:“营州少年厌原野,孤裘蒙茸猎城下。虏酒千钟不醉人,胡儿十岁能骑马。”朝阳唐代称营州。当时的朝阳年轻人习惯于在原野上生活,他们十岁时就学会了骑马,穿着毛茸的狐皮袍子,在城外打猎,个个性格粗犷豪放,喝起酒来千盅不醉。今天的朝阳人遗传了祖先的秉性,仍然喜欢喝酒,而且喜欢喝烈性的地产小烧。有新民谣云:“朝阳人没啥话,只听小酒唰唰下。”说的是朝阳人善酒,对人实诚、厚道。朝阳地处辽西,与河北交界,与内蒙古毗邻,朝阳人有东北人的豪爽、义气,也有蒙古人的热情、淳朴。喝酒是朝阳人交朋好友、释放热情的重要方式。论酒量,朝阳人算不上天下第一,但朝阳人有八两的酒量,绝不喝半斤,酒桌上常说的一句是:“我干了,你随意!”其质朴、真诚、自信可见一斑。官方总结的朝阳精神是“厚德重信、务实创新,坚毅自强、和谐奋进”。
  今天的朝阳已经成为现代化的历史文化名城,国家级的优秀旅游城市,是东北地区旅游线路的必泊之地。从北京搭机,只需50分钟航程即可到达朝阳,山南海北有闲情逸致的朋友,有空儿您来朝阳看看?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