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邀作品
 

停车坐爱枫林晚

 
王秀杰
  自读了唐代诗人杜牧《山行》中“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名句后,我便向往着身临其境去观赏枫叶。近年,地处辽东山区的“枫叶之都”本溪声名鹊起,其中关门山景观被誉为最美。我却一直未得成行,直到国庆假期有时间了,却赶上高速公路免费,怕人多拥挤便未敢轻举妄动。果然不出我之所料,新闻报道游客摩肩擦踵,拥挤不堪,道路严重堵塞,车要停到景点几里地以外。
  失望之际却有了转机,同样地处辽东山区的丹东市有个活动相邀,我便产生了顺便寻游枫林的想法。当活动开幕式上午10点钟一结束,我便决定立即出发。市里同志热心挽留:先说明天去时间充裕,可多看看;后又说吃过午饭去,免得饿肚子。最后,见拗不过我,只好选派一名摄影人小杨陪同前往。
  车子一启动,小杨就征求我的意见,路远一点,有天桥沟,是正规的大景点;路近一点,有毛甸子,是蒲石河流域一处无名山野。我怀揣着一颗贪心说,先去近的这个简单看看,然后再去远的那个慢慢地游览。
  车行不到一个小时,从高速公路下来,进入到毛甸子镇。正赶上集市日,路两旁摆满了小摊。艰难驶出镇子,朝响水寺方向走,出镇子二三里,便没有了像样的路,车子七拐八拐,颠簸在乡野土道上。好在时间不长,便来到一个窄窄的小桥旁,车子开不进去,人得下车步行。看着桥畔一棵矮小枫树,小杨说,我们来的可能有点晚,你看它的叶子都飘落了。
  开头一段景色寻常,可没走多远,眼前便豁然开朗起来。小路及两旁不高的山林全部被红色覆盖,深红、浅红、褐红、绯红、紫红,正如毛泽东诗词名句“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般意境。一片片,一团团的枫叶炽烈如火,流丹溢彩,绚烂得透人心脾。路的右侧有一条小溪,潺潺而流,仿佛在提醒醉在枫叶中的人们溯流而上,去追寻它的源头。
  我兴致勃勃地拍起照来,小杨说,更好的景致在前面。他接着介绍,这里原来是片默默无闻的山野,前两年我们几个摄友偶然发现了它,拍了照片发表后才引起人们的注意。你看,今天来的人还不少呢!果然,前方行人接连不断,后面游客络绎不绝。
  傍水的石滩上,一个家庭几代人正在一株火红的大枫树下野餐。老奶奶的满头银发与头上的红叶鲜明对映,显得她格外精神矍铄;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不顾家人的召唤,全神贯注的站在岸边望溪水。我悄悄地走过去,问他,宝贝,你在看什么?他答,我在找鱼。是啊,如此澄澈见底的溪水里,是应该有游鱼的。
      前行几步,一棵高大挺直的红树就在路边,我手摸树干抬头仰望,发现那互生的叶片整齐划一的排为两列,呈长长的鹅卵状,不禁惊讶道,枫叶不都是手掌形状的吗?小杨解释,这叫枫杨,又名榉树。那种手掌形状的叫枫,又名香枫树。一般为三裂,幼树常为五裂。每到秋天时,叶子艳红的树这里还有好多种呢,不过还是以香枫树居多。孤陋寡闻的我蓦然醒悟,原来人们常说的枫树并非专指某一树种,而是秋季所有红叶树的代名词。
  再往前走三十几米,一道数米宽的溪流横卧道中,难怪有人掉头往回走了呢!小杨向我投来征寻的目光,我问离最好的景致还有多远?他说,过了这里就到啦。我毅然脱掉了鞋袜,涉入水中。此季白露已过,水很凉。跨过明显升高的一段路,来到一个溪水幽积的的小潭,一帘两米见方的小瀑布,把她雪白的浪花,洒落到碧绿的潭水中,宛若天女在散花。潭外侧是长满了枫树的陡峭山坡,密密麻麻的红叶竞相把影子投向潭面:好似枫叶姑娘们在对镜梳妆,清澈潭水映照出她们娇美的面容:又恰似有人不小心将胭脂盒碰翻,满池潭水顷刻间又被晕染得绯红一片。只见一块硕大的青石岩块,像一个老老实实的乌龟趴在潭边喝水。小杨说,咱们北方人过去都住火炕,当地人就把这个地方叫作王八炕。只见那大石之面平坦而宽敞,可容下十几个人席地坐卧。山里人的形容真是生动又形象。
  我想去拍照,但一队拍摄婚纱照的人走上了青石板。摄影师有条不紊地调度着,女孩穿着雪白的婚纱,是正宗的晚礼服式样,双肩完全暴露在外。山风习习,秋凉阵阵,我真担心她冻着。这时,小杨招手示意我上山。绕了一个大弯,我们才攀登到潭侧面的山岗上。这个视觉果然好,从枫林的缝隙中,透过层层红叶,可见到潭水瀑布,婚纱照现场也一览无遗,忙碌的他们又不能轻易发现我们在偷拍。小杨悄声说,这个机会真是难得,以往我拍的多是山野枫树等自然景观,今天这个婚纱照题材作为人文景观可以填补我拍摄的空白,我一定要拍几张好片出来。我也为自己第一次赏枫就巧遇到婚纱照拍摄现场而庆幸,便寸步不离小杨,在他选好的几个角度,频举相机,拍了一张又一张。
  在临近水潭的坡下,我被一棵旁逸斜出的枫树吸引过去。与潭水同一个水平面上,只见一个枫叶阵容均匀地摆放着。大大小小叶片间没留缝隙,但绝不重叠,互相没有遮挡。同享阳光,共沐雨露,平分秋色,均等献彩。我被自然植物界对生存秩序的讲究、对个体生命的尊重所感动,怀着崇敬之情,拍下了这动人的场景。
  一抬头,见小杨还在原地拍摄,他向我招手,我把持枫树枝丫攀爬过去。原来,那个婚纱摄影师又有了新的创意,让新郎新娘脱掉鞋子,挽上裤管拽起裙摆,拉着手,并肩坐到青石板块上,将腿伸向潭面。刚才尚感觉凉飕飕的我,心中倏忽升腾起一股热浪,脑中闪过山高水长,海誓山盟,风雨同舟等一幅幅意象,从心底由衷地祝福这对新人的爱情地久天长。
  拍婚纱照的走了,那新娘足足被冻了有两个小时,我们在潭畔的山坡上也拍摄了同样的时间。下得山来,赶紧补拍石潭全景。白的石,红的枫,绿的水,蓝的天,竞相挤进镜头,好像在求我为它们代言。这时,对面一群身着各色冲锋衣的姑娘循着潭边鱼贯而行,潭水随着她们的行走波动起五颜六色的涟漪,宛若一群仙女下凡。我看呆了,小杨忙说,快把那一串人拍下来,色彩肯定好。
  待周围的游人散尽,我突然感觉饿了,才想起抬腕看表,没想到已经三点多钟了。我招呼小杨,赶快往回走吧。
  我满怀歉意登车返程,带有保证之意对小杨和司机说,快走,不停车了,径直找地方吃饭去。可没走出多远,又被路旁的景色所吸引:一片火红枫树覆盖着的连绵山峦,一条碧绿溪水微漾在山脚下,一列大块白色卵石遍布于溪岸。我不得不食言,下车便抓紧去拍远近景。这时,从广角镜头里,又看到野餐的那个家庭就在前方不远处,那个小男孩正在岸边的石头上爬上爬下向溪流逡巡,我知道他定是在继续寻找游鱼呢!我赞成他的想法,如此澄澈的溪水里无论如何都是应该有鱼生存的,但现已进入寒秋之季,鱼群会不会早已游走了呢?
  上得车来继续回走。行了不到半里路,只见那原本连绵不断的山峦突然出现一个大豁口,一条满目红色的山沟向里面延伸而去,那也定是一条燃烧着红枫之火的山谷啊!我多想再次叫停车子呀,但终究不好意思,毕竟大家都饥肠辘辘着。小杨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忙说:今天所拍枫叶很不错,肯定能出经典;另外,留一点念想,也好下次再来。我表赞同,这条山沟的确是一处观枫胜地,我定会再来。 
  待到达毛甸子镇里时,集市已散去,一直阴着的天,突然下起雨来。找到一个农家饭庄,要了几个农家饭菜。拿起筷子吃饭时,时间已近四点钟。小杨突然放下筷子,一本正经地问,我们今天去不成天桥沟了吧?我大笑着说,看来明年若去那里,得住下来,用几天时间才能拍够呀!司机忍不住也反唇相讥,会有拍够的时候吗?我知道,今天是把他饿着啦。
  此行,让我加深了对杜牧爱枫情怀的理解。我猜想,在那样一个秋天的傍晚,杜牧驱车上山,透过一片片生机盎然的枫林,他看到了比春花更为烂漫的色彩,感受到了如同春天般生命力的搏发。他定是被似火枫红点燃了激情,于是频频停车,流连忘返。而后才一反文人悲秋尽写萧条、寂寥之常态,吟诵出讴歌大自然壮美秋色,激励人们豪迈向上的绝美诗句来。
  我庆幸,今天在无名山沟里寻见到的美丽“枫”景,一定不比杜牧所见逊色。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