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山登绝顶我为峰

 
曲德君
  九月浅秋,随“发现之旅·大美沈阳”采风团去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采风,内容之一就是登沈阳最高峰——巴尔虎山,它位于法库县四家子蒙古族自治乡境内,由99座大小山峰组成,其主峰庙台山海拔447.2米。
  巴尔虎山在辽代时期就是一座圣山,山势雄伟、风景秀丽,不仅是辽代历史文化的传承与见证,也是军事要塞之地。
  约公元920年,相传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游猎行至一脉群山前,发现其中两山之间有一隘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且筑有燕赵古长城,利于攻守,遂在此筑城设关,并把此山命名为石熊山。后辽被元所灭,蒙古人就把辽代圣山石熊山改称叫八虎山。
  八虎山嬗变巴尔虎山,或与蒙语有关。“八虎山”一词和蒙语“巴尔虎山”音近,当地四家子蒙古族自治乡又多为蒙古族人,人们因音近就说成现在的巴尔虎山了。
  “巴尔虎”,蒙语则为“强盛”之意。
  巴尔虎山是法库的骄傲,法库历史悠久、文化独特、钟灵毓秀、物产丰饶,是鲜卑、契丹、女真和满蒙文明的发祥地,现存辽代州城遗址就达22座。
  1993年1月1日法库县由铁岭市辖划归沈阳市辖,曾是辽沈乃至全国挂了号的贫困县,如今会是什么样子呢?这也是我不顾身体健康情况(胸腰脊髓手术,双下肢神经受损)执意此行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我的主治医生曾嘱咐我,为防止肌肉萎缩,下肢瘫痪,要经常锻炼体质,爬山是最有效的办法之一,可我还能否有当年登临五岳之巅的英姿了呢?
  山脚下,云飞兄说要给我买根登山杖,我说不用,我坚信自己能行。
  迈开尚有酸麻胀痛感,但还算不笨拙的双腿,信心满满地向巴尔虎山进发了。
  等了千年的巴尔虎山,终于欣喜地张开了它那期待已久的臂膀。
  路边紫色和蓝色的喇叭花迎风频频招手,道两旁农家小院果树上挂满的鲜果微微点头引路,牛羊“哞哞”“咩咩”地叫着送我们像勇士般前行。一路上倒也不觉得累,因为开始上山的路是平坦的缓坡。
  一开始我还能走在前面,后来步伐跟不上大家的“急行军”了,便渐渐落在了后面。
  前方路出现了石阶:真正的登山开始了。瞥见石阶上印有红色的“216m”数字,以为仅仅是里程标志呢,后来才感悟出它的寓意。
  登上玉皇阁,标志数变成了“316m”。一位道长告诉我,我们登的是巴尔虎山南坡,北麓在康平县西关屯乡境内,两县分享着巴尔虎山的资源,此山北缓南陡。我问道长巴尔虎山最高峰离这里还有多远,他颔首遥指山顶:无限风光在险峰。
  抬头望着郁郁葱葱,似乎遥不可及的顶峰,我心里开始打鼓。低头看看前胸和肩上的背包带,已是湿漉漉的了,额头的汗珠也在不停地渗出,双腿略感沉重。316延长米的玉皇阁算是高峰了,但绝不是最高峰。
  从玉皇阁出发,我身后便跟着一位帅小伙,就叫他帅哥吧。一开始,我以为帅哥只是走在了我的身后,便示意他超越我先走,可他说:“没事,我在后面帮你。”不知道是团队的特意安排照顾还是他偶然的发现,我知道他说的帮我是在我走不动时搀我一把,在我栽歪的刹那扶我一把,我差点感动得拥抱他。就这样,有了帅哥的细心呵护,我登上顶峰的信心和勇气倍增。
  人啊,有时在最困难的时候真需要别人帮扶一把。
  石阶上的红色数字是“416m”时,我已经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了,原来右脚使不上劲,现在左脚也感觉有些吃力了。帅哥劝我说:“不行咱下去吧。”
  “下去?都登到这份儿上了,下去岂不前功尽弃?不下!”我倔劲儿上来了。
  “那你吃得消吗?要不咱们坐下歇会儿?”帅哥改为劝我。
  “不能歇,一歇就再也不想站起来了。继续走!”我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我就不信我登不上山顶!”
  我脱下外套系在腰间,挪动已经僵硬的双腿,沿着石阶小道继续攀登。
  此时想起玉皇阁那位道长“此山北缓南陡”之言,果不为虚:石阶窄得仅能供一人上下;两侧偶尔突现铁栏扶手,但几米远后就没了;有些小树丫尚可借把子力气抓住,可两侧大都是矮灌木,细细的根茎抓上去都怕薅断了而不敢上手;一些路段竟然没了石阶,细碎的石子踩上去“哧哧”直打滑;山路多呈“之”字形,曲曲弯弯,别人倒脚问题不大,但我双脚因手术神经受损,几乎没有了方向感,踏上去一只,再抬另一只时,身子就会或倾斜一侧或扑向前方,幸亏身后的帅哥及时出手护着我。遗憾的是直到采风结束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好在后来有文友把他扶我的镜头拍了下来,我才得以记住了这张阳光帅气的脸。
  有一段山路的石阶居然比城里楼房的楼梯蹬还高两三倍,我即便是把一条腿搬到了石阶上,但若想抬起另一条腿来,先落下的那条腿根本就使不上劲。就看帅哥在我身后,两条腿抵在石阶上前弓后蹬,两手轻扶我的后腰,我便借力四肢并举一步步向上爬。什么叫爬山?我这种手足并用的窘态就是名副其实的“爬”山。
  前面的一些人已是闻其声不见其影了,不时听见他们喊:“就到山顶啦,加油啊!”我冲上面喊道:“把红旗竖起来让大家能看到!”
  很快,在蓝天白云和青山绿林间,一团火球突然舞动在山顶,那是一面鲜红的旗帜被人高高擎起!我心头一亮,帅哥也一个劲儿地鼓励我加油,一米,两米……手脚并用向上爬……
  登山最考验人的毅力和果敢,越是接近希望和目标,往往越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和汗水。
  我几乎像是从水里捞出来般,虚脱地爬到了“516m”处。不过离顶峰真的近了,我已经听到上面的欢笑声了。
  挺起腰板回望爬过来的山峰,天际之处云蒸霞蔚,远处是青黛色起伏的山峦,房屋、农田点缀在天地之间,一座座林立的白色风力发电机(俗称风车),在蓝天青山的笼罩下,构成一幅美丽的风景油画。近处山峰被绿色植被覆盖,宛若一条巨幅画毯游动在跌宕起伏的巴尔虎山脉之中。
  我擦了擦头上脸上的汗水,感到双腿像有万根钢针扎般难受,右腿已经不大听使唤了,左大腿内筋拉伤,跳跳地疼。帅哥对我说:“我扶你走吧。”我咬咬牙说:“还是让我自己走吧。”我知道,最关键最艰难也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
  一小时二十多分钟后,我终于一瘸一拐地迈过“616m”红色数字石阶,站在了海拔447.2米高的巴尔虎山之巅!
  仰望蓝天白云下欲与天公试比高的那面迎风猎猎的红旗,凝视山顶“沈阳最高峰——巴尔虎山”的标志牌,环顾大家欢呼雀跃纷纷摆pose留影,我不禁涌出“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豪迈气概!
  在巴尔虎山顶峰看到的天空是奇特的。远山与天界交际处,云层被分出三层:最上层蓝天裹挟着滚滚白云向我们扑来;中间一层南北方向呈现出一条长长的白绸宽带子,带子里阳光从上端射出,使得整条白绸带子自上而下等距离映出五彩亮光,像一部横卧山峦之间的天梯;下层是被云雾缭绕笼罩着的黛青色起伏山峦。
  登山途中那些红色的数字为何都以“16”结束?我请教了随行的当地导游包晓宁女士,她告诉我,这些数字不是海拔高度,只是从下向上攀登的距离,当地人以“6”为“顺”,图的就是个吉利。我蓦然觉得这“16”和“一路”的音相近,还应该有一层寓意吧:上山的路要一步一步走,一段一段走,尽管曲折艰难,甚至每前进一步,每攀登一节都要付出汗水甚至鲜血,但只要你坚持走下去,坚守自己的目标,百折不回,一往无前,就能达到胜利的顶峰。登山就是一种征服的欲望!
  包晓宁女士还说,法库县能有今天的辉煌,和沈阳人民的大力扶持帮助是分不开的,在沈阳市宜居乡村建设实施行动中,仅2015年沈河区对口帮扶资金就达1000万。法库县2006年GDP58亿元,人均收入4600元,到了2015年GDP就猛增到316.8亿元,人均收入11605元,一跃名列全省44个县(市)经济实力第九位。
  是啊,如果没有当初举全市之力,如果没有法库人民自身的不甘落后,奋发拼搏,就没有今天的以“中国瓷谷、北方通航、中国牛县、山水法库”四大区域品牌,“大辽福地、宰相故里、白鹤之乡、人文法库”四大文化品牌蜚声海内外的法库县。
  难忘巴尔虎山,感慨战胜自我需要付出努力的心境;感谢帅哥,让我懂得施善助人的奉献互助精神;祝福法库,正像巴尔虎的名字一样,她的未来一定会更强大美丽,更富饶昌盛。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