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苍龙山的那些鸟儿

 
徐 品
  去年7月,应本溪市林业局朋友老李的邀请,我随考察团来到了苍龙山原始森林公园。
  放下行李,小憩片刻,他们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而我就匆匆忙忙地翻起了有关资料。
  按照有关资料所示,辽宁苍龙山原始森林公园,地处长白山脉龙岗支脉,位于本桓二级公路大凹岭隧道桓仁一侧,总面积1335.8公顷。境内群山耸立,古树参天,沟谷纵横,溪水环绕。春天百花斗艳,夏天凉爽宜人,秋天层林尽染,冬天白雪皑皑,鸟语兽鸣,风景秀丽,最高海拔1200米。公园内植被具有典型的原始森林特征,空气中含有大量的负离子,步入林内可吸收新鲜空气,祛病健身,心旷神怡,如入仙境……
  匆匆浏览了一遍,发现这里的景点众多,有心一一游历,可是身不由己,只好忙里偷闲,走马观花,管窥一豹了。
  忙碌了一下午,夜里独居一室睡得酣香。第二天早晨醒来,朦朦胧胧地听见有鸟叫的声音,四处巡觑,发现叫声来自窗台的外面,有几只小鸟正在那里歇息。
  那是几只小鸟,个头不大,蓝白相间。它们守着它的地盘,以主人的姿态,高昂着头,傲慢地瞅瞅我又转向别处,看似对我这外来之客毫不在意。
  其中一只好像也在观察我。我们之间的距离大约有一米左右,它首先是盯着我左歪一下头,右歪一下头的打量着我,显然它是在探寻,这人是打哪儿来的啊?好像不是本地人嘛。
  我当然也无意招惹这些坐地“鸟”,这里本来就是人家的领地嘛,咱毕竟是客居他乡。
  它也没有一点要飞走的意思,一直盯着我。我想它心里一定很不爽,还是我先走吧。忽然又一想,既然来了,那就是朋友,那有朋友不让进屋的道理啊?于是,我就小心翼翼地拉开窗户,然后又退到一边,静静地观察着它们的动静。
  它们先是不在意地互相叽叽喳喳,忽然,一个一扑棱翅膀,接着便一个个的飞走了。
  我退回到屋里,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再看看它们,于是又来到窗前眺望,它们已经不见了。我心里不免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转而一想,我们之间的初次见面也还算是礼貌的吧。
  正在这样想着,忽然发现它们又转了回来。是不是它们也有侦探我的强烈欲望?当然,我也不能叫它们失望,那就彼此再多注视一会。
  这一次,我的观察稍微仔细了些,发现它们长得确实很帅,蓝黑的羽毛柔软而光泽,喙是橘黄色,非常尖锐,小而园的眼神晶亮晶亮。它们已经没有了初见时的警惕,样子悠闲、惬意,见我瞅它们时就昂起头往别处看,装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偶尔还用喙梳理几下羽毛,显出一种大方从容。
  我开始喜欢它们了,虽然不知道它们对我的印象如何。但是我也明白距离才会产生美,于是就慢慢退开窗户附近,深怕惊扰了它们。可是它们却根本不看我,哈哈,原来它们是不在乎我啊。
  怎么才能得到它们的好感呢?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食物。对,要喂喂它们。
  昨天买了些碱厂的煎饼,据说煎饼是山东人发明的,本溪的煎饼亦受山东的影响。做法是以玉米  加少量黄豆,浸泡一昼夜后,磨成稀面。将铁鏊子烘热,手持刮板,将稀面均匀地摊于鏊子上刮薄,熟后将煎饼揭起,平放或卷叠。若包馅食之,柔脆可口,味道真是不错,不愧为一绝。此刻,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于是,我就拿出来一点,又蹑手蹑脚地慢慢凑过去。
  它们没有飞走,仍然在叽叽喳喳的交谈着,仿佛我是不存在的。我伸开手掌往前凑了凑,它们突然蹦了一下躲开了,小眼睛盯着我,神情中流露出一种时刻想要飞走的意思。
  我明白自己有些唐突了,于是把手里的碎屑放到窗台上后,连忙退了几步,远远地观察着。
  嗯,好奇怪呀,它们只是看看,并没有急于大口饕餮。这样的美食居然没有打动它们,大概是因为有我在场的原因吧。
  于是我又后退几步,来到卫生间躲在门后悄悄地观察它们的动静。这下好了,它们开始有所动作,只见它们大快朵颐,小嘴啄得飞快,不一会儿的工夫,一大把的碎屑就被吃得干干净净。
  哦,原来它们并不在乎是不是嗟来之食,只是一直对我有着戒备心理。
  它们终于接受了我的美食,这让我很是高兴。但是,白天的行程不能耽误,于是我只好恋恋不舍地和它们告别,心里还想着希望它们能再次光临。
  白天一天,我没有跟考察队一起工作,而是和老李“下线”,匆匆游览了“原始林”、“白砬子”、“恐龙贝”……等等。
  中午,老李请我吃豆面卷子,这是一种满族食品,每到春节或清明节,粘黄米浸泡后,磨成水面,加适量玉米面和匀蒸熟,擀成薄片,再将黄豆炒熟,磨成细面,均匀地撒在薄片上,然后卷好,切成段。将蒸熟的面饼切块取出,晾凉后做成饼,再将炒熟的黄豆磨成面,均匀地撒在黄米面饼上,卷起后切成小块,即可食用。这种食品,金黄柔软,粘而香甜,令人望而生欲,咬上一口,令人回味无穷。
  在品尝豆面卷子的美味时,我又想起了那些小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吃上了午餐,就带回去一个给它们品尝。
  晚上回来,发现小鸟们没有在窗台上留下什么痕迹,我想它们一定是又去别处寻觅了,心里不禁有些惆怅。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悄悄地巡视一下窗台,突然,我发现有两只小鸟又静静地等待在那里。
  我一下子兴奋了,连忙起身拿出豆面卷子捻成小球球,蹑手蹑脚地把它放到窗台上。
  我们对视着,虽然不能肯定就是昨天我见到的那两只,却发现它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温和,还有些不卑不亢,不再是装着不看我了。有人说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包括一只鸟,但是我看着它们温和、安详的眼神,知道一定是这样的。
  嘴上不能说出来,眼神一定会告诉你。有一种感情可以跨越种族和语言的界限,只用一个眼神,便会认定你是我的好朋友。
  它们的琢直接衔在上面,吃了一会,然后就不再吞下,而是含在嘴里,半张着嘴,一扑棱翅膀就飞向了小树林。
  这难道是要送给谁吗?还是准备留给自己的午餐?我望着远处的一片小树林猜想着。
  过了一会,我正准备和考察队一起出发去现场,忽然它们又转了回来,而且这一次有7、8只。
  看着这些飞来的小鸟,我一下子竟然有些迷茫,有些悔恨——带回来的豆面卷子太少了,不够分啊。
  于是,我只好又拿出煎饼,心想退而求其次,没有豆面卷子,煎饼也能充饥不是?
  其中一只比较大一些的小鸟,羽毛已经不再光亮,琢也显得有些粗糙。它正在牢牢地盯着我的手,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期待。
  我悄悄地放下手里的饼屑,又退后几步,只见它们不再客气,或者说不再警惕,全都是一阵猛琢,好像是很久没有这样饕餮过一般。
  那只大一些的鸟衔着一个剩下的豆面卷子球球,一只年轻一些的鸟刚想去衔食,立即有两个小鸟向它琢了一口,那大一些的鸟才急忙吞咽下去。
  难道在鸟的世界里也存在着长幼有序?我有些惊讶。看着它们有序而又快速的琢食,心中忽然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愫。
  我知道自己的判断是从人的思维方式出发的,鸟类并不会有这样的高尚情操。但是鸟类也有着自己的本能,而本能的实质就是有序而向善,任何生物从它们的实际出发,目标都是长幼有序,向善而行。正如同狮子扑捉小鹿,也同样是为了抚育小狮子一样成长,这并不是不是罪恶,而是一种别样的善良。
  我曾经读到一个故事,说有一只被老爷爷救下的企鹅,每年都会游至少5000英里来见老爷爷,陪老爷爷生活一段时间……不管这个故事是否真实,它却从内心中带给人们一种对善良、友爱的渴望和企盼。为什么我们要善良?大概就是为了不错过这一份美好。
  小鸟们终于飞走了,它们带着满意的表情,没有谢意,或者说它们的谢意我完全不懂。但是我还是充满了欣慰,毕竟与它们和平相处了一段时光,而还是那么的友好,尽管我损失了一点饼,但是却赢得了快乐。
  下午,我们陆续考察了木兰台森林浴场、二龙泉森林浴场和大凹岭猿人村。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各类植物1700多种,属国家重点保护濒危植物就有20多种,野生动物200多种,野猪、黑熊等野兽横行其间。珍贵的天女木兰虽然花已谢落,但是仍然令我惊叹不已。
  晚上,我又买了一些著名的满族食品“萨其玛”,然后弄碎放到窗台上。毕竟明天我就要返程,而我们之间便一别就是永恒。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便起身整理行囊,太阳渐渐高起来了,周围的天色愈加明亮。忽然,我听到有鸟的叫声,它们来了。
  我放下手里收拾的物件,朝窗台那边望去,是它们,而且不止一只,起码得有7、8只。
  我分不清它们谁是谁,因为它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一样的羽毛,一样的身材,一样的漂漂亮亮,一样的叽叽喳喳。
  但是,我想它们一定是来过这里的,起码其中也有几只一定是来过这里的,因为它们看我的那种神情是那样的温和、友好,或者其中还带有某种感激。
  这世界总会有一种生物在爱着你,尽管它们笨拙,不会撒娇拥抱,不会甜言蜜语,但是它们却能够给你全部的温柔与爱恋。它不会说话,却真诚纯粹,总是在那么一瞬间,让你的整颗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我把“萨其玛”轻轻的放到窗台上,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几步。它们在叽叽喳喳的交谈着,这中间并不影响快速的琢食。忽然,有一只鸟又含住了一个“萨其玛”,然后扑棱一下飞走了,接着便是又一只也如此炮制,接二连三地一个个都飞向了远处的那片树林。
  我茫然地看着它们飞去,不知道它们有何种目的,是吃饱了?是准备藏匿起来?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过了一会,我接着打理行李,然后出门,看看队友们还没有整理完毕,就和老李打招呼说先出去逛逛,然后就顺路向那片小树林里走去,想要探寻一番究竟。
  这是一片不大的树林,生长着一些我说不出名字的树木。
  那些鸟儿是不是就住在这里?我忽然想到。
  于是我抬头向树上看去,然而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就在我转身准备离开时,突然,听到有几声鸟叫。接着便有十几只蓝白相间的小鸟俯冲着在树林里一一划过。
  啊,是它们,就是它们。我不禁双手围成喇叭形状,向它们高喊到:“唉——”。
  突然,有一只异样的鸟或许是受到了惊吓,也从树林里飞了出来,但是它的一只翅膀好像是受了伤,斜楞着没飞多远便停留在一颗小树上……
  看着这只受伤的鸟,我忽然想起那些衔食而归的鸟们,哦,我明白了,一定是这样的。
  在回程的路上,我又最后看了一眼那片小树林,我觉得那里应该有灵气,或者说那里有一种什么东西,使我难以忘怀。
  苍龙山是美丽的,古树参天,溪水环绕;桓仁城是美丽的,天地寂寂,古风悠悠。但是,历史的传说与遗迹,自然的生态与美景,只有多了些可人的小生灵,才更加得多了一分生气,多情的人们同时也多了一分牵挂。
  苍龙山,我一定会再一次的走进你,为了我心中的那群小鸟,也为了一个我心中不敢忘怀的信念……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