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迎春花

 
武 丽
  从未有哪种花可以像她一样在蛰伏了整个漫长的冬季之后,顶着初春料峭的寒风恣意绽放,那一丛丛、一簇簇明亮娇嫩的黄在荒芜的,毫无生机的北方早春时光里是那么的醒目与振奋。
  她是北方春季里最常见的一种花,无论是在路边,还是在坡地,松软肥沃的黑土也好,板结贫瘠的沙地也罢,随处都能看到她的影子。她有别于那些成长于和风丽日之下,吮吸丰沛的雨露和春光之后,才肯迟疑地发芽泛绿的花草,她是为数不多的敢于冲破寒流的桎梏,在喜怒无常的春色面前极尽所能的展露其丰盈饱满的体态,当人们在喜滋滋地陆续接纳桃花、梨花竞相争放、美不胜收的景致背后,她却悄然无声地褪去了华丽的外衣,一转脸以一袭翠绿色的衣裙堙埋在姹紫嫣红的花海之中。她不惹眼,她不争宠,她的盛开仿佛就是为了引领百花齐放,就是为了奏响春之序曲,就是为了告诉世人春天来了!
  在北方,尤其是东北,人们对春天的渴望源于对冬单调冗长的厌倦,一床簇新绵软的雪被覆盖了一切生命的绿,放眼望去,天与地只在灰白之间徘徊过渡,缩手冻脚的气温不得不让行走在路上的人们尽快躲进温暖的室内,而一旦暂时忘却了寒冷,人们又开始衍生出春意满园的遐想,此刻要是有一树花发芽吐蕊该多好啊!于是,心灵手巧的北方人,把霜花的模样在心底反复揣摩,腊月里,家家户户的玻璃上便迫不急待的亲吻着笑逐颜开的窗花,这是年近了,也是春近了。
  很少有人能够说出迎春花到来的准确时间,好像是孕育了一个冬天,又好像是一夜间;小草都还没齐整露头,她却已经傲然于春风里了。爱美的北方人,从她的身上率先捕捉到了春的气息,脱掉了臃肿的棉衣,原来春天是如此的轻轻松松。迎春花喜欢热闹,并非单株而是一个团队挤挤挨挨,相互追逐着拥抱春天,她们对土地的热爱,尤如北方人对家乡的眷恋,故土难离的情结,使得北方人极少背井离乡,开拓另一番天地,这或许就是脚下的这方黑土给予他们的安逸与满足吧!
  但凡细致观察迎春花的人都会发现她是先开花后发芽,她把雍容和美丽奉献给了大地,把质朴无华留给了自己。因而她是善良的,敦厚的。一方水土,滋养了一份性情。生于斯,长于斯的不止是花朵,还有这里的人民。不畏艰险、任劳任怨的北方人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刻挺身而出,在祖祖辈辈劳作生息的土地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他们是共和国平凡而伟大的建设者。他们使我不由地联想到那个生长在北方早春时光里顽强勇敢的迎春花,她在经历了辉煌、低迷之后,再次昂起高贵的头颅,用忠诚与担当支撑起生机勃勃的春天。
  如果说春天是整装待发的季节,那么迎春花无疑是英勇无畏的行者,她用跋涉的脚步吹响了奋进的号角,在这春天里,在这春天里,栉风沐雨无惧色,再上枝头领风骚!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