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红歌唱响北陵之夜

 
冯建军
  我生在沈阳,长在沈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沈阳人。我热爱我美丽的家乡。她有静静的浑河水穿城而过,秀美的棋盘山依城耸立。她是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家。沈阳故宫是国内仅存的两个古代皇宫之一,福陵、昭陵是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陵寝。在沈城众多的风景中,还有一道别样的靓丽风景,是我最喜欢的。
  每晚七时,北陵公园门前广场的东侧,就会准时响起激昂嘹亮的歌声。这里是北陵之夜合唱团活动的地点,百十名大爷大妈组成的合唱团,每晚都会在此活动。
  一条印着“北陵之夜合唱团欢迎您”的条幅,悬挂在售票处的两根廊柱之间,条幅下,老人们围成一圈,女声部在北,男声部在南,中间站着指挥的是一位头发高高绾起,身姿挺拔的大妈,随着大妈手臂的挥舞,一首首经典红歌随之唱响,一曲曲旋律随之奏出。
  《共产党好,共产党亲》唱出了劳动人民对党的无限热爱,《咱们工人有力量》唱出了新中国建设者的豪迈气概,《小白杨》唱出了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的坚定信念;《我的祖国》唱出了人民对美好家乡的喜爱……
  合唱团的成员大多数年过花甲,他们服装整齐,精神矍铄,情绪饱满,歌声有力。他们是那么地投入,那么地动情,你看,他们的身体时而随着舒缓的旋律,像清风扶柳似的轻轻晃动,时而在行进的快板中昂首挺立,仿佛他们就是那不倒的青松。弹奏手风琴的老者,脸上始终笑呵呵的,即使抱着手风琴,身体同样随着节奏晃动。最引人注目的是指挥大妈,她指挥的手势,最是直抒胸臆,双手搭成三角形举在头顶,就是家的意思,再换成心形放在胸口,自然就是心的意思,用右手指向头部,就是表示思念的情绪。
  这些老人的年龄与我的父母相当,他们是我的父辈,凭着我对父母的了解,他们之所以热情地参加活动,一定是源于对这些经典红歌的热爱。这些创作或流行于老人们年轻时代的歌曲,伴随着他们从青年到中年,又从中年到老年,已经融入到了他们的生活中,血液里。他们现在唱着这些红歌,仿佛又回到了他们的青春岁月,回到了他们曾经工作或战斗过的地方,年轻的他们,当年也一定是在歌声中,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挥洒在工作岗位上。
  红歌的感染力特别强,随着熟悉而铿锵的旋律响起,公园里健身归来的市民,像我一样散步的路人,无论年老的,还是年轻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围拢过来。奇妙的是,这些人往往是先前静静地围观,没一会儿工夫,他们的嘴唇就微微地煽动起来,随着老人们唱出自己熟悉的歌词,歌声也渐渐地从他们口中飘出,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与合唱团的歌声融合在一起。
  就这样,每天散步的时候,这里成了我必须停留的地方,来的次数多了,和其中的几位老人也熟悉起来。有一天我去的早了些,恰好看见一位老人和另一个准备加入合唱团的中年人聊天,“我们这些老人每天出来唱唱歌,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式,通过唱歌,既可以结交新朋友,还能愉悦自己的心情。兄弟,别有什么顾虑,我们都是业余的,不比谁唱的好坏。”
  那个中年人点点头说,“我来过很多次了,非常喜欢你们唱的红歌。唱红歌,是回顾经典,重温历史,牢记过去的屈辱和艰辛。新中国来之不易,改革开放的成果,来之不易,唱红歌,也是一种历史的传承。”
  说话的中年人有些激动,周围的人频频点头表示同意。是啊,从小老师就教育我们,要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我们又什么理由不去歌唱呢,歌唱党的好政策,歌唱创造财富的劳动者,歌唱为我们守卫和平的解放军战士,歌唱我们美丽的家乡。
  毛主席说,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宣言书。我想,红歌不也是一样吗,红歌是新时期的播种机,宣传队,宣言书。唱红歌,不在于唱的多好听,而在于让我们记住那段历史,记住那些宝贵的传统,发扬那些优良的作风,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让红歌唱响北陵之夜,唱响全中国!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