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辽宁之好
 

我们村里的“黄金组合”

 
敖树岩
  随着秋天的到来,雨水的增多,野生的蘑菇们又一朵一朵,成片成片地盛开在东北林区的花前草下了,于是,我们村里的“黄金组合”也开始了新一年的进山“义演”。
  这个组合共计五人,他们分别是:我57岁的父亲和母亲,我69岁的大舅妈,我68岁的二姨夫和我52岁的小舅妈。该组合的代表作是《捡蘑菇的小姑娘》和《捡蘑菇的小伙子》。——满脸双眼皮儿的他们,在儿孙面前是慈眉善目的五六十岁的老爸老妈和老爷爷老奶奶,一旦到了山上,见到了蘑菇,则摇身一变,变成了眉开眼笑的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和小伙子了。 
  没错,这个组合的名字是我取的。虽然他们没有佩戴耀人夺目的金银首饰,却有着黄金一般闪闪发光的善良品质和坚固的感情。在这个组合里,我的小舅妈担任队长。别看她年龄最小,但是凭着超强的体力和对蘑菇分布情况的熟悉,每次进山,大家都听会取她的意见,紧随其后,以确保空手进山,满筐回家。
  我的父亲和大舅妈在寻找蘑菇的同时,也要负责看护和寻找二姨夫的工作。因为二姨的耳朵有些聋,有时容易顺着蘑菇把自己引到了队友们看不到的地方,并且当被队友发现后,尽管以二人转、京剧、美声,甚至骂街的唱腔,将轮流呼唤的回声响彻在山谷,而他还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自发启动了“独角戏”模式在山上和大家捉起了迷藏,真上让人欢喜让人忧。不过,自从去年那次“二姨夫在哪儿?”的事件过后,他便长了记性,决心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不再拖大家的后腿了。于是,他对自己说,捡蘑菇是其次,捡别人的身影和脚印,别把自己弄丢了,才是他的主要任务。
  话说那次事件发生的当天,大姨家的表哥刚好前来客串“嘉宾”。表哥知道二姨夫耳朵不太灵敏,所以主动担当起看护他的工作。每隔一段时间,就回过头来看看身后是否有落下的蘑菇,同时,也确认一下二姨夫是否还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只是,山中的蘑菇实在是太多了,表哥一时高兴,只顾着捡蘑菇,竟忽略了二姨夫,待他走到山顶时,已经看不到人影了。于是他放下手中快要装满蘑菇的筐,开始用手机拔出了二姨夫的号码,可是,林区偏远没有信号,不得己,只好采取了最环保,最原生态的方法,将手持成喇叭状,冲着山下开始呼唤了起来。“二—姨—夫……你在哪儿?二—姨—夫……你在哪儿?”
  表哥这一喊不要紧,虽然没有唤回二姨夫,却喊乱了该组合里其他成员的心。四位成员纷纷放下手里的筐,紧张站在原地,你喊一句“老柴……”,我唤一句“在哪……”他接一句“二姐夫……”地冲着山林,找起了我的二姨夫。他们心里在想,这要是把他二姨夫丢了,回到家里,可怎么向他二姨交待呀。
  大家从小在二人转的熏陶下成长,唱功自然不错,而且考虑到山中无人,只管将嗓门扩到最大音量,有的虽然开始变调,也全然不去在乎。尽管回声连连,把叶子上的小虫都震得不敢拍动翅膀发出声音了,可是,还是没有换回一句二姨夫的应答。着急的表哥,深感自己的失职,顾不得蘑菇的诱惑与挽留,冷静地告别了它们,拎着筐迅速地顺着原路喊下了山。
  待下山后,来到父亲进山时驾驶的机动车旁,这才舒下一口气。只见二姨夫正坐在车边,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卷儿呢,那从容淡定的样子,就像坐在自家炕头似的。
  表哥走到跟前,又气又喜地叫了一声“二姨夫”,没想到却把他吓一跳。于是,二姨夫一边假装生气的批评他,一边向他解释着,自己为何下山的理由。
  原来,二姨夫也顺着遍地开花的蘑菇欢喜的不得了,捡着捡着,就发现身边看不到其他人了,想喊几句吧,嗓子还不好,为了避免大家人担心,只好顺着原路返了回来。并凭着自己多年的放牛经验,也总结出自己的一套生活哲学,“蘑菇可以不捡,这家可不能不回啊。等他们找不到人,自然会回来找车的。总不能人不要,车也不要了吧。”
  二姨父找到了,大家自然转忧为喜,只是每次见到我二姨时,态度则客气了很多。而这个组合的成员到底是上了年纪,记忆力都不太好了,自从发生这件事,大家在唏嘘一阵后,竟把它演变成了一段笑话,讲着讲着,就讲忘了。几天后,不仅没有对二姨夫的耳朵带来的麻烦产生嫌弃,反而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还是照常在进山的前一天乐呵呵地通知他,并且很有经验地跟他说,要是再找不到人,就自动下山回到车前等着吧。如此一来,大家就又能很愉快地组合到一起,快乐在蘑菇前扮演起小姑娘和小伙子了。
  我的母亲虽然不如小舅妈那样识山认路,能走能捡,也不如父亲和大舅妈那样身兼数职,多才多艺,更不如二姨夫那样老谋深算,惊喜连连,却因为拥有了一件法宝而成了该组合的大红人。这个法宝其实是一个能上网,能拍照片,能录制视频的家用电器——智能手机。 
  就拿2016年8月3日这天来讲,这位红人用手机在微信的朋友圈里一共发送了七个有关蘑菇的小视频。这七个小视频当中,有五个是在山林里的现场,有二个是下山后的成果展示。它们发布的时间顺序是这样:
  上午8:14分,发布了第一段。是母亲自己筐里刚刚铺满筐底的一小层蘑菇。蘑菇们的腿脚上沾着湿黑的山土,老老实实地呆在已经变旧,却依然结实的杏条筐里,头上还散乱着插着草叶和树枝,分明是早上刚刚醒来,还没来得及梳妆打扮的样子。
  可以猜想到,近一年没有体验到捡蘑菇的乐趣的母亲,进了林子里,三步并作两步,把周围的蘑菇以最快的速度捡入筐内,趁起身休息的空当,望见了筐里这散发着草木清新的蘑菇,下意识地从衣袋里翻出手机,伸开中食指在屏幕的底侧,麻利地向上一滑,将屏幕解锁后,熟练地点开绿色的微信图标,又触开朋友圈的小视频,将这筐里的蘑菇哥哥和蘑菇妹妹们,从不同的角度细细地观察了十秒钟,接着便点下了“发送”键。因为进山不久,手机还能接收到信号,于是这些素面朝天的蘑菇们,通过朋友圈,共享到了网络那一端的亲友面前。
  视频发送后,母亲就不再去理会别人的点赞和评论了。毕竟这些赞美的小红心和羡慕的留言,是可以回到家里再看的,眼当最需要做的便是继续寻找蘑菇,将它们捡到筐里。
  只是,当她又遇到一大片蘑菇时,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好像是为了证明刚才视频里录制的蘑菇是真实的,好像为了渲染一下自己此时悠然自得的好心情,于是又翻出手机,重复一下之前的动作,把站在草叶里的两个一样大小的,还没来得把细腿小脚长成粗腿胖脚的大腿蘑(牛肝菌),从左到右,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在触碰“发送”键以前,和以往更新朋友圈的习惯一样,只发视频,没有文字。当然,视频的里蘑菇是会自己说话的,并不需要格外的解释。
  接着,又连续录制了三个小视频,虽然都是蘑菇,但它们的形态和生长的环境不一样,也引起了母亲的特别关注。有的是像是感情颇深的双胞胎姐妹,肩并着肩靠在大树下,露出醒目的帽子来等待有缘之人将其带回。有的大腿蘑隐在厚厚的柞树叶里,三个五个的抱成一团,就像到上山采蘑菇的“黄金组合”那样,一团和气的依偎在细绿的青草丛中,很是亲密。母亲录制它们的角度也随着次数的增多,变得经验丰富起来,颇有专家的风范了。先是从上面开始,在蘑菇的伞盖上停一会,再平稳地向下移动到伞柄,又匀速拉远距离,给这一团蘑菇一个集体亮相的机会,不仅能把旁边的纤细的小草收到镜头内,也能让观众瞧见绿色的圆叶和一朵紫色的小花。
  这三个视频因为林间手机的信号不好,一直缓存在电话里,直到午间下山时,才在朋友圈里接收到“发送成功”的信息。这时,显示出的时间是12:03。
  家乡肥沃的土壤,丰富的资源没有辜负人们对它的理解与热爱,更没有让这个身怀特长的“黄金组合”产生半点失望,便将自己的爱倾注在蘑菇身上,毫无保留地赠送给这些“小姑娘”和“小伙子”们,他们挎着筐,心满意足地下了山。这一次,二姨夫很配合,不仅没有丢,而且也拣了不少的蘑菇。
  下山后,大家看看映在草丛上的影子,觉察到应该是午饭时间了,于是,来到村子里的一个小餐厅前,彼此商量着,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把这筐给吃饱了,也该抽个空往自己的肚子添点食物了。这大热的天吃点什么呢?这么好的心情,用什么来助助威呢?经过不到三十秒的研究后,最终做出决定——不如来一碗清凉解渴,酸甜可口的东北大冷面吧。
  趁服务员煮冷面,大伙围坐在桌前喝水的空当,母亲又翻出手机把现场录制了下来,且善解人意地旁白着,“下山了,吃点冷面对付一口。”这视频陆续出场的人物有父亲,二姨夫,大舅妈,小舅妈……我端着手机,在屏幕里视频自动重播时,又在现场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有一点陌生,又有一点熟悉。看了三遍以后,竟然开始张着嘴巴惊讶起来。嗬,那个戴着帽子端着茶杯喝水的,不正是去年差一点把我二姨夫给弄丢了的——大姨家的表哥吗?哟,没想到,他今年还敢来呀。不得不说,他的胆子可真大。不得不佩服,这个黄金组合的魅力还真不小呀。
  黄金组合在捡足了蘑菇,吃饱了午餐,又坐在父亲冒着黑烟的机动车上“腾腾腾”地回到了家。下车后的母亲,丝毫没有一点倦意,竟然又在朋友圈里发送了一个蘑菇开会的“全家福”。“会议”现场有两个老旧的杏条筐和一个用塑料打包带编织的白色大筐,上面都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蘑菇,还能看到一个人拎着一个尼龙丝袋子,十分体贴地向着筐前靠了靠,以配合母亲的拍摄。筐里的蘑菇最多的则是各种年龄段的大腿蘑,其次是桔红秀气的蛋黄蘑,此外还有部分造形优美,外表肥硕的粘团子,当然还有一些我对不上号的其它蘑菇。它们相依相偎,它们团结友爱,和这些捡起它们的人一模一样。此时,正是13:25分。距母亲上午发送的第一个视频,刚好过去了五个小时。
  我在离家乡五百里以外的辽南,坐在电话的这一端,通过朋友圈认真播放着身在辽东的母亲在这五个小时里分享的视频,一边羡慕着蘑菇们被有情的人捡到筐里的好运气,一边感叹着五十七岁的母亲对电子产品操作的熟练,不禁在心中用力地为家乡丰富的资源竖起了大拇指,也为“黄金组合”的成员们在年轻时的不离不弃,在年老时的相亲相爱点起了赞!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