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原创 > 散文 > 正文
 

我的家乡——八面城

 
王占力
  自认为自己是城镇里面的人,虽然城镇小了点儿,但还是觉得自己非乡下人。其实,这都是自圆其说的谎话诳语。都觉得自己是土帷子内的人和土帷子外围没有任何相干。殊不知,被我喻为土帷子的可非一般的小镇,而是北宋大辽年代的集军事屯兵、亭馆驿站、商贾集散、官府衙门的塞北重镇韩州古城、金代的柳河县治,道光年间就在此设镇易名的八面城。也许源于在小镇里面土生土长的我,对小镇太熟悉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新鲜感。
  闲暇之余,几位要好的朋友相约,到乡下村头田间去寻觅和小镇有关的古老历史记忆。果真,朋友们如期而至,拎着DV、照相机等跟随朋友一道,我走出了裹缠自己的那层土帷子。也就是一溜烟儿的功夫,就跨进了城郊,脚板儿刚一触碰到黑土地,才知晓,所谓的城里城外竟然仅半步之遥,说是半步,也就算勉勉强强的隐晦之词,其实,小镇本来就是田园里裹挟着城,城里面又夹杂着田园的城乡融汇的结合体。原来我自己就是蜗居不成器的乡下人。
  美景就在眼前,怎么就看不到呢?原来是自己先前的眼睛没跟上,在加上脚步迟缓,思虑维度的偏斜,促使每时每刻都好像长在眼里的景致,愣是一晃儿而过,毫无深度的错落了一个又一个的美好觊觎。
  回过神儿来,嗅出泥土的淳朴气息,随风一股一股的飘来,那是一种忘我的陶冶。田埂地头,有无数遐想,那乡间小路是软软的,纯天然的公园,不得不令你放眼瞭望。远方,一直到模糊的地平线,心境顿时开阔舒畅了起来,绿绿的原野、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和那不绝于耳的虫鸣鸟叫迂回耳畔此起彼伏,这不就是一幅不需要一丁点儿的着色渲染的绝好风景画卷吗!
  紧随着朋友,不忍心的拨开青纱帐,径直的闯入那片绿色的海洋,就在无边际的青纱帐里,我们搜寻到了我们要找的那棵足有百岁的大青松,它挺拔高大魁梧,需要三人合拢才能围抱起来,站在树根儿底下狠狠的仰脖凝望它,枝桠粗大密实,树冠俨然就是一把擎天巨伞,大树底下真是凉爽习习,怡人沁脾……。
  寻得另一个村屯,经人指点,在村头又发现了一棵百年老树,哦!不对,是两棵。定睛仔细观瞧。果不其然就如人们所说,大柳树的根部树皮把一棵榆树牢牢的包裹起来,一棵柳树倔强的派生出一棵榆树来。哇!跃入眼帘的明明就是一对伴侣紧紧的相拥不离不弃,这真是大自然的造化神奇。榆和柳真的可以相恋、相知、相爱、相守。这就是百年好合的钻石婚啊!,亲眼看到了真正的榆、柳相惜,感人钟情,却触碰路人的心伤。原来,好风景都绵藏在民间。
  好不容易找到了荒弃在荒草丛中的古代青石莲花座和麒麟方尊,雕刻那个精美,虽然遍尝风霜雨雪的炼狱,它们还依然那么敦实,似乎在投射一股雄浑的豪气。一老者拄着杖走出村子踱步向我们走来,好奇的打量着我们几个人,知道我们的来意后,热情的和我们攀谈起来,如数家珍的道出青石莲花座和麒麟方尊的来历,原来这些老物件儿都是老早年头镇上庙宇里面的,庙宇在“除四旧”的那个年月,老物件就零碎的散落到了民间,竟然默默的沉睡了百年,无人打扰问津,它太安详,静谧无声旁观着世人的炎凉囧态。没有敢惊醒触摸它,只是远远的看,它在守望属于它的那份缘!
  过去小镇里面有六庙二堂,而且每一座寺庙都香火鼎旺,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我们可以猜想当年晨钟暮鼓,木鱼笙磬,余音缭绕的韩州古城是何等的繁华。距民国时期,小镇里面的青砖碧瓦,雕梁画栋、深琢细刻的古迹遗存还很多,很可惜,到现如今已经荡然无存……。过去,城里人搭炕、抹墙、垛土坯,在城东南古城旧址上取土,很随意的就可以看到铜大钱、瓦当、古陶瓷片等。在当地各方面的努力下,昌图八景之一的“八面城青云石佛寺”在旧址上重建而成,普渡着八面城的人们。
  每走进一村落农户院套,都会有惊喜的发现,稍一留神,就会在偏僻的犄角旮旯,就会发现众多差不多被尘土掩埋覆盖的老物件,锈迹斑驳的锄头、镰刀、小镐子,打场用的石磙子早已经被丢弃一边。就在村边的壕沟里面,很轻易的看到遭荒弃的石磨盘和石碾子,有时还会寻到喂养大牲口的石槽子。大鞭杆子小鞭头,勒马钢绳、马辔、马嚼子……。
  行走于乡间土路,驻足田埂地垄边缘,慢慢的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自闭,原来,狭隘的就是自己不豁朗的心境。千百年来,小镇的周遭在突飞猛进的发展变化着,它是每时每刻都是进步着的,而我们却看不到。总觉得自己是城里人,而忘了我们的根基却是厚重实成的黑土地……。
  即将返回既熟悉又开始陌生土帷子里面的时候,临别的契机,狠吸了一口纯绿色的空气,让它深深的烙进脑海记忆储存库里,把大自然没有人为雕琢的质朴填充进心灵深处。其实,人,不能比天高,不能比地厚,不能比海深,不能比路长。一比较,才知道自己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自私、那么的伪恶。
  丝风温凉,一路踏行,不知不觉,心情开始变得舒朗了起来,时不时地回头张望,一定不能忘了不是“世外桃源”的“世外桃源”,渐行渐远的落日余晖下的乡下景色可真美啊!乡下挺好,看不清的地方,才是我的向往……
  八面城自古以来都是赫赫有名的塞北重镇,史载唐朝时期为“藁蓠城”,唐朝大将薛礼“神勇收辽东”。 “藁蓠”兵闻听薛礼来了,不战而退,三日内全部逃离“藁蓠城”,至今留传“薛礼三箭定天山,不战吓退藁蓠兵”的传说。北宋大辽年间为“韩州”,设“韩州刺史”。到了金代为“柳河县治”。时过境迁,小城丝毫没有复古的痕迹了。正赶上了小城镇建设的春风,放佛就在一夜之间,旧貌换新颜。现如今,仔细一打量,它竟如此美丽。
  通达的柏油路替代了黄土路,自来水替代了压洋井,电灯替代了煤油灯,机动车替代了大马车,高楼大厦替代了土平房……。小城镇里的人,有的为了淘金,勇敢的走了出去,融入到茫茫江湖当中,他们漂泊着游弋于闯世界的发迹之梦,他们在实践着。有的为了求学,依然的迈入闪烁光环的高等院校学府,光宗耀祖的嘱托给了他们追求的动力。当然不管何种原由得有人出去闯荡,小镇人是敢于弄潮的自不必说。还有人不断的涌进来又是无法更改的现实。就这么一出一进,蕃衍着小镇的凤凰涅槃的轮回。
  如今,小镇随着时代的步履上升于商贾云集的“辽宁省特别经济实验区”,铁路、公路的交通便利,电信移动通讯的拓展,数字媒体平台的铺设,网络的互联互通,时尚潮流的追崇,小镇人愈显得先进文明。每当华灯初上时,伴着优美动听的旋律,广场游玩的人们随之翩跹起舞。
  如梭的岁月,传载了不知多少美妙的故事,人们好像都不记得什么是沧桑往昔了,星移斗转的铭刻,小镇的点点滴滴在年轻人的心里都是不屑一顾的。有人描述与此,小城镇,大世界。这就验证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在外的小城镇人不知思故里与否?精彩的外面世界诱惑着小城镇的人,可也有人倾慕向往这小城镇,热心融入其中。白天,小镇人都忙于自己的公干,匆匆行踪。晚上,家家店铺装裱的霓虹灯忽闪着的是繁华表象。从小城镇所传达的信息,浓缩着小镇人的持重、平和、康泰。
  有人曾爬上高耸入云的程控电讯塔上,站在高处俯瞰过小城镇的全貌,真是八面玲珑,“名仕佳园”“兴隆商城”“昌北商城”“名仕休闲中心广场”“韩州广场”“尚湖郡”“育人嘉苑”等,无不彰显小镇与时代同行的脚步。
  其实小镇的建筑基本坐落在一条街上,只有镇中心稍显繁华一些,还是普通平民百姓人家居多。迎来送往,我心里的小镇仍然是孩提时的美好多了些,树丛荒草我都迷恋,可现如今都杳无踪迹了。都不是亘古永恒的,还好,小镇里有你,我,他。
  说来很奇怪,小城镇与天有缘,早就有北宋“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传说,这个故事在小镇人的心里铭刻至深,广为流传。不管徽钦二帝千年前被囚韩州城做如何感慨,千年后,八面城却出现了一位相当了不起的大科学家,他就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王永志,他把中国人遨游宇宙太空的梦想变成现实。前者是思社稷江山望天长叹,无限哀怜;可后者则是壮我国威拔剑扬眉,豪气冲天。谁能料想到,时隔千年竟成两层不同天。也许这就是浪里淘沙,遍数风流人物的传奇。
  八面城人是实在的,这源于八面城的一方水土的滋养,八面城人勤劳、朴实、热情,倾心全力打造着自己的家园。有人把八面城亲切地喻为“辽北闪烁的明珠”拓展小镇的发展变化,这个比喻恰如其分。
  说来,八面城就是一匹桀骜狂奔的骏马,长嘶奋蹄,驰骋在塞北辽阔沃野大地上,只要认准了方向,就不会退缩回头。当下的八面城正昂首阔步向“大八面”目标迈进,极力营造“科技八面”“工业八面”、“品牌八面”、“绿色八面”、“人文八面”、“旅游八面”、“农牧八面”……。现如今,八面城正以前所未有的前瞻魄力构建着小城建设。
  放眼未来,寄托希望,八面城将会八面威风的威风八面……。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