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首页 > 原创 > 散文 > 正文
 

洋井

 
陆宝华
  洋井站立东屋窗下,用一段裸露地面的铁管倔强地保持着曾经的本真。然而,多年的干涸,已经让其徒有虚名,洋井只是一个地道的称谓。
  洋井是父亲传承给我的,那是他与一位亲属连续劳作五天的成果。曾有二十余年的光景,日日朝来夕往之间,自铁管压出甘甜清冽的井水。滋养了我,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还有一些邻里乡亲。滋养了庭院的菜园,嫩嫩的韭菜,鲜绿的黄瓜,纤细的豆角,红红的萝卜,肥硕的白菜。所有这些,都成为我关于洋井的记忆,在说起老家,说起庭院,说起菜园、说起过去时总会悄然展开。
  洋井最初离去,有些太过突然。在我结婚的第二年,妻子某天压洋井取水时,井水突然隐匿了形迹。这突如其来的消失让人怅然,彼时洋井对我而言,已是多年的相濡以沫,其情分如后来的妻子一般。好在没过几天,就降了一场透雨,在庄稼即将丰收之际又添井水回归之喜。
  然而,最初的离去还是拉开了洋井的颓势。洋井在降雨和干旱之间开始举棋不定,蹒跚踉跄而行,时而水涌泉劲,时而细丝如线,时而销声匿迹。怅然和惊喜经过三番五次地较量,井水还是永远地消失了,洋井成了庭院一段深埋地下的铁管。
  此时的父亲已经苍老,苍老的父亲从不甘心洋井离去。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去引水压水,但总作而无功。在从邻家取水几个月后,雇人在庭院打了一眼新井,比洋井更深了,水泵和塑料管代替铁管,从此不需用人去压水,在电闸的合开之间,甘甜清冽的井水会喷涌而出。新井渐入生活,洋井就日渐孤寂地站在一旁,如父亲一般,入目日显苍老与迟缓。
  洋井却总无法淡出我的视线,每次相望依旧倍感亲切,即使那口新井也无法取代,更无法超越。因为曾经与它多年肌肤相亲,每天弯腰直腰的起起落落间,井水出流盈瘦反复中,感受生活的气息和韵味,更有桶满缸满畦满的收获。压水是比农活还持久和频繁的事情,在岁月的流逝中,洋井最终凝结成一段难忘的记忆。
  当村人陆续把自家庭院洋井的铁管连根拔起,当作废铁出售,我却一直坚定地拒绝。此时洋井做为庭院的一种景致,容颜虽已苍老,但毕竟曾经点缀我的生活,我家的生活,曾经就是我的生活,我家的生活,而且至今,悄然相伴依旧不曾远离。
  洋井会传承给女儿,连同那口景致向盛的新井。不过洋井当以生活长者的形象出现和存在,讲述水的兴衰,记录家的变迁,诠释生活与水如何永远。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