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页 > 原创 > 其他 > 正文
 

笔尖上的小怪物

 
白 聆
  妈妈又让我写作业了,真烦躁!趁着她在厨房做饭,我偷偷玩一会儿。可是玩什么呢?玩具都放在小客厅的大盒子里,想要私藏一件,一下子就被看穿了。
  我妈的眼睛真毒,她说,不要撒谎,我都能看得出来。我可不敢惹她来吼我,她一吼起来,像只老虎。啊,不,像只狮子,狮子吼。真可怕!
  唉,没想到我刘小宝的人生这么悲惨。
  嗯,你猜对了,我就叫刘小宝,是新新小学二年一班的学生,今年八岁。妈妈说我应该叫刘小懒,我懒吗?我只是不喜欢刷牙洗脸,更不喜欢洗头洗脚加洗澡。我只是不愿意把玩具书本衣服什么的摆放得整整齐齐。当然,我还不喜欢写作业。
  我告诉我妈,这叫个性。我妈竟然大吼:“个性什么个性!这就是懒出来的毛病。”
  我懒吗?真的不觉得呀!
  
  我拉开书桌抽屉,掏出一筒铅笔,全数倒在书桌上。妈妈总是不让我玩铅笔,她说像我这样颠来倒去,铅笔芯是会被震断的。可是我不信,因为每次用的时候笔芯都好好的。
  我趴在书桌上,拿铅笔摆飞船,摆火车,摆轮船,摆大炮,摆高楼,摆飞机,还摆金字塔……能想出来的,我都摆过很多次了,实在是太没意思了。
  昨天我让妈妈给我做一个竹蜻蜓,妈妈说她不会做。这些大人们都太笨了。其实我自己会做,但是我没有工具。
  咦?铅笔!我可以用铅笔嘛,玩完了还可以写字。就用我最喜欢的这只铅笔做竹蜻蜓的杆儿吧。这只铅笔,从外形到图案都和别的铅笔没什么不同。浅蓝色的笔身,上上下下没有一个花纹。它的特别是因为有一天我偶尔把绿色水彩洒在上面了,擦干之后我发现,铅笔一端的横截面上印上了一对僵尸的小尖牙。
  我拿给妈妈看的时候,她一个劲儿摇头说不像。唉……这些大人的想象力,都被一个叫“长大”的怪兽吃掉了。
  
  我用卷笔刀把我的爱笔一端削尖,注意,印着小僵尸牙那头儿我可得留着。嘿嘿,弄好了!我趴在书桌上,双手合实,用手掌夹着铅笔,笔尖朝上。我飞快地反复搓着双手,想象竹蜻蜓从我手中旋转着飞起。我嘴里小声咕哝着:“飞吧飞吧,呼呼~呼呼~飞吧……”
  忽然,我看见笔尖上冒出个透明的小泡泡,瞬间破裂。这个景象快得跟我眨眼的速度一样,随后我听见“哎呀”一声,然后又是“咚”地一小下。
  我循着声音在桌面上找了一下,真的有个白色的小东西在桌面上动呀!我把眼睛贴近了才看清楚,那是一个白色的小人儿。哦,不是小人儿,他有一条尾巴。他正从桌面上奋力爬起,看起来好像很吃力。天呢,站起来了!有半截粉笔那么高,像粉笔那么白。活像一只穿着连体服的小猴子,尾巴是被衣服包起来的,帽子上支楞的两只小耳朵也是包起来的。咦?又不像是穿着衣服,似乎是一层皮肤,通体雪白。只有前额的头发是紫色的,粉嘟嘟的小脸上,两只黑亮的大眼睛正气呼呼地瞪着我。
  我有点害怕了,我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都出汗了。这是什么怪东西呀?让我想起了奥特曼里的小怪兽。我又想起了皮皮鲁和鲁西西的罐头小人儿。不一会儿,我淡定下来——他太小了,应该不会伤害我的。
  
  “嗨,你是谁?”我试探地问他。“你从哪儿来的?”
  见他没反应,我心想:他这么个小东西,怎么可能会说话呢?我大概是动画片看多了吧!但是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生气呢?
  我伸出右手去,尝试着拎起他的后背,把他放在我的左手手心上。嚯!这小东西脾气可不太好。我的手在半空移动的过程中,他拼命挣扎,拳打脚踢的。我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喊:“刘小宝,你放开我!”
  “哈哈!你真的会说话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呢?”我兴奋地问他。
  “哼!我不但知道你叫刘小宝,我还知道你妈妈常叫你刘小懒!”小怪物双手叉腰站在我的掌心,还气哼哼地踹了一脚。哈哈,一点儿都不疼,就像在给我挠痒痒。
  我又问他:“小怪物,你从哪儿来?”
  这下可把他惹怒了,他攥紧了小拳头,冲我挥了挥,涨红了小脸冲着我叫嚷:“我不是小怪物,我是笔尖精灵!你竟敢叫我小怪物!”
  看他真的生气了,我忙道歉:“好嘛,对不起啦。可是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的铅笔里吗?”
  他还在生气,但估计是听见我道歉了,缓和了语气说:“是,我是被你从铅笔里甩出来的!还好意思说,摔得我现在还疼。”
  
  我太惊讶了!这家伙竟然是从我的铅笔里出来的!那是不是每支铅笔里面都有一个小怪物呢?哦不,是小精灵。他们是怎么钻进去的?又是怎么出来的?他们有爸爸妈妈吗?……太多问题了,我都快问不过来了。
  我对小怪物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他眨了眨黑亮的大眼睛,一屁股坐在我掌心上,不耐烦地,答非所问:“我是铅字世界里笔尖王国的小精灵。因为你今年生日的时候对着铅笔许的愿被我不小心听见了,我就对你留意起来,寄居在你的铅笔里,观察你的日常生活。原本我是会在铅笔里住的好好的,谁知道你会突然把铅笔给削了,还把我给甩出来了。”
  “那这和我许的愿有什么关系啊?我还是不明白。”我迷惑不解地继续盘问着他。
  “怎么没关系?你过生日的时候不是许愿说想要一个小精灵吗?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对你好奇的。现在的孩子,相信童话的已经很少了。”
  “哦,是这样啊!那你就是还要回去的喽?”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点害怕他回到他的世界。
  小怪物漫不经心地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那你吃什么,喝什么呢?”
  “嗯……”他侧头想了一下说:“好像什么都不需要哇!我又不用吃饭喝水,只要你每天写作业的时候让我在笔尖上待一待,就可以补充我一天的能量了。但是你要把我的铅笔保护好,这是我回去的唯一路径。千万不能把它弄丢弄坏,不然我就会永远消失。”
  “嗯嗯!我记住了。”我忙不迭地点着头答应。
  “还有还有!”小怪物忙着补充道:“我睡觉的时候会待在能量泡泡里,不能打扰我,不然我的能量很快就用完了。就像刚才,摔得我好不容易才爬起来了。”
  接着,他打了一个哈欠,又继续说:“我现在要睡觉了,晚安。”
  “啊?现在就睡啊?我还想听你讲话呢。”我意犹未尽地说。
  可是小怪物说:“明天再说吧。”
  “那那那,那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总不能总叫你小怪物,不是,小精灵吧?”
  不问这句还好,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扔了句:“还好意思问我的名字,都是你的错。”说完,嘴里冒出个透明的小泡泡。泡泡慢慢变大,就像我们人类吹泡泡糖一样,把小怪物裹在里面,整个托着飞起来。还没等我看清楚,就隐没在铅笔里了。
  
  妈妈喊我吃饭了,我急忙把铅笔收进抽屉最里边的新铅笔盒里。吃饭时我还在想:他的名字,为什么是我的错呢?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吃过晚饭,我心里惦记着小怪物,潦潦草草地写完了作业。因为妈妈一直在我旁边,我完全没机会和小怪物接触。
  在妈妈的监督下,我刷了牙,洗了脚。我最讨厌做这两件事情了,还好妈妈没要求我洗脸。我经常跟妈妈说:“人要是不用刷牙、洗脸、洗脚就好了。”妈妈就说我懒,为这事儿没少吼我。讲卫生的好处我知道,邋遢的坏处我也了解,可我就是不愿意改,好麻烦啊!
  临睡前,我拉开抽屉看了一眼我心爱的铅笔。啊!里面正睡着我的小怪物,想到这个,我就兴奋。一定不能让妈妈知道,妈妈也许真的会相信我有一个小怪物,但是她也准会说“耽误学习”,没准儿还能没收了呢!我也不能跟别人说,同学们知道了的话,肯定不会相信的。就算他们相信了,那准得让我带给他们看。我都能想象的到,他们会怎么对待我的小怪物。
  唉,心里藏着一个秘密睡觉,既兴奋又难受!
  
  早上醒来,妈妈就问我:“宝儿,昨晚做了什么好梦啊?”
  咦?我问妈妈:“妈妈,你怎么知道我做梦了呀?”
  妈妈把早饭递给我,笑着说:“梦里笑得那么大声,都把我吵醒了,我想不知道都难。”
  嘻嘻,原来是这样啊!我冲妈妈做了个鬼脸。我不想告诉妈妈我梦见和小怪物一起去滑雪,我们快乐的都快飞起来了。
  上学的路上,我的兴奋劲儿还没过,连早上洗脸刷牙也没觉得像平时那么麻烦呢。妈妈说:“真奇怪,今天好像格外高兴的样子。”
  一整天,我几次想和我最好的朋友周小宇说说关于小怪物的事情。但是我都忍住了,不能让小怪物随便就暴露了。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在托管班里,我的心插上了翅膀,早就飞到小怪物身边了。老师几次点名说我听课不认真。
  终于,妈妈来接我了!我今天走的比妈妈还要快,脚步轻飘飘的,身上的书包一点儿也不觉得沉。
  
   回到家,妈妈按惯例到厨房做饭,我也照常写作业。在书桌前刚坐下,我就急不可奈地拿出了铅笔。
  可是我傻眼儿了,昨天忘了问小怪物怎么才能把他叫出来。想了一会儿,我忽然来了灵感,像昨天一样双手合实,把铅笔对握在掌心,搓!
  哈哈!真有效!刚转动了几下,笔尖缓缓吹起了泡泡,等到泡泡脱离了笔尖,小怪物也就出现在泡泡里面了。只见他张开双臂,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泡泡倏地破了,他轻飘飘地落到了桌子上。
  我急忙问他:“现在能说了吧?你叫什么名字?”
  他懒洋洋地回答我:“托你的福,我叫小邋遢。”
  “啊?好奇怪的名字啊!为什么叫这样的名字呢?”我好奇地问他。
  小怪物斜了我一眼说:“我也奇怪呢,有人这么不爱干净。我们精灵家族有规定,按照人类小朋友的最显著特征来给自己命名。你的特征还真让人无语。”
  我听了小怪物的话,脸上忽然热了起来。我想,当时我的脸一定和红旗一样红。又一想,还好他没说我的显著特征是懒,不然的话,他也叫小懒,还重名了呢。嘿嘿!
  
  我现在应该叫他小邋遢了,但是他自己可是一点儿都不邋遢,叫了这个名字也难怪他觉得委屈。
  我笑嘻嘻地对小邋遢说:“要不,你用你的精灵魔法帮我把这个缺点改掉吧?那你就不用再叫这个名字了。”
  小邋遢的眼神儿瞬间充满了鄙视,他带着嘲笑的口吻说:“我可不会什么魔法,这可真让你失望啊!”
  我很惊讶,他不是笔尖精灵吗?怎么可能没有魔法?我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精灵们不是都有自己的一套魔法吗?而且还有独一无二的魔法棒和咒语。童话故事里也都是这么演的啊。”
  “哼!”小邋遢很不屑,他说:“那是其他精灵的事,反正我是不会魔法。靠魔法得来的东西,总是会消失的。”
  “嘿嘿,你说的对。”我腆着脸继续问他:“那你都会什么呀?”我这么问,当然还是希望他能会一点点魔法的,那样我也许就可以偷个懒儿了。
  小邋遢跳过我的问话,双手抱头,仰面枕在铅笔上,闭着眼睛反过来问我:“刘小懒,你是不是该写作业了?你妈妈应该也快做好饭了吧?”
  拿我妈妈压着我,哼!我吐了吐舌头,冲他做了个鬼脸儿:“那你帮我写作业吧?”
  小邋遢睁开眼睛,瞪着我说:“刘小懒,你还能再懒一点吗?”
  “嘿嘿,我就故意这么说说的嘛。那……我写作业的时候,你干嘛呢?”
  “只要你不说话,好好写作业,那我就在这儿看着你写。”小邋遢停了一下,又接着说:“省得你老说没人陪你写作业。”
  “哇哦!酷欧!”
  
十一
  我兴奋地打开书包开始写作业。一边写,一边和小邋遢说话。遇到不太明白的问题,我就问问他。可是这家伙比妈妈还严厉,不但不告诉我,还讽刺我,教训我。我只能乖乖听他的话,自己一道一道想,一道一道做。好奇怪,平时写作业都需要妈妈用吼来解决的,有了小邋遢,今天写得很顺利。
  妈妈叫我吃饭的时候,我的作业还剩几道题就写完了。听见妈妈扭着门锁的声音,我惊慌地一把抓起小邋遢,迅速放进了抽屉里。然后就跟着妈妈出去吃饭了。
  急急忙忙扒光了碗里的饭,我起身就要回屋写作业。妈妈很高兴,假装惊讶的说:“哎呀,今天写作业的热情这么高啊?有进步啊。”我嘿嘿地笑着,转身跑进了屋里。
  
十二
  一冲进房间,我就火速拉开抽屉。天呢,小邋遢千万不要被憋死了才好啊!一看之下,我差点就要哭出来。小邋遢闭着眼睛,手脚大大张开着,躺在我的白色大橡皮上,一动也不动。我赶快把他拎出来,放在手心上。
  呀,他竟然动了!小邋遢翻身坐了起来,脸面对着我,大眼睛里冒着火光。他又冲我挥舞着小拳头:“刘小懒,我警告你,如果下次你再这样不负责任的胡乱一塞,我就不客气了!”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告诉小邋遢:“我再不会了。”我担心地问他有没有事,他生气地回答:“倒是没什么事,就是需要补充点能量。”
  我不理解:“你不是刚睡醒了不一会儿吗?怎么这么快就要补充能量了?”
  小邋遢还是皱着脸,反驳我说:“你刚才饿了不是都吃饭了吗,我就不能补充能量了啊?”
  “噢,”我说,“那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小邋遢让我找来一根削好的铅笔,他自己趴在笔尖上闭目养神,我把剩下的作业写完。
  
十三
  趁着妈妈刷碗的功夫,小邋遢给我提了两个要求:第一,白天上课的时候不准分散注意力,要想玩就放学回家来玩,上课的时间绝对不能浪费。第二,绝对不可以把他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最好的朋友也不行,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第三,不能因为小邋遢而耽误学习。
  我一一答应了小邋遢的要求。变成一个真正有秘密的人,这让我觉得,自己现在也挺神秘的。
  妈妈快要收拾完了,我亲眼目送小邋遢隐没在铅笔里之后,仔细收好了他的寄身笔。
  这天晚上,临睡之前洗漱的时候,我想起了小邋遢这个名字。以前刷牙,我都是三下五下就潦草刷完。我也不洗脸,只是把脚踩在水盆里,用手胡乱在脚背上摸两把就算完事儿了。妈妈总是因为这个吼我。但是今天,我很认真的刷了牙,把脸和脚洗得干干净净。上床闭上眼睛的时候,我心里默念着:晚安,小邋遢。
  
十四
  跟小邋遢相处了几天,就觉得他很奇怪,他几乎不讲有关自己的事情,每次一问他,他就找理由蒙混过关。除了这个,我还发现他总是取笑我。我经常听到他这样说:
  “哎,刘小懒,今早上学刷好牙了吗?牙上的小菜叶子没粘到学校去吧?”
  “听说你今天洗完脸,上面还有眼屎和鼻涕?”
  “丢三落四,早上没带学具吧?”
  “蚊子一定是闻着你脚上的臭味找到你的!”
  “今天算题记住进位了吗?”
  “恭喜你啊,创造出了二六十八!”
  ……
  我听了这些话觉得很丢脸,我那点儿小毛病都让他抓到尾巴了。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改掉缺点,不能让小邋遢看扁。
  
十五
  星期五的品生课,老师要求每个人回家种一盆大蒜,观察大蒜的变化,最后再把蒜苗交到学校去。我想把大蒜种在水里,我喜欢种在水里的植物。我们班王雨家就有一盆水竹,听她说起自己家水竹的时候,可自豪了。虽然我没见过水竹,但是我可羡慕了。
  妈妈接我的时候,我把这项作业告诉了妈妈。平时,准备学具、办手抄报什么的,都是妈妈来处理。
  回到家,写作业的时候我顺口说给小邋遢听。他听完,酸溜溜地说:“刘小懒,你都这么大了,难道这点小事都要依赖你妈妈?”
  “我……我……”我被小邋遢问的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心里觉得很尴尬。我灵机一动改口说:“谁说我要依赖我妈妈了?我写完作业就去种大蒜去。”
  我跟妈妈要了几瓣大蒜,妈妈高兴地摸了摸我的头,不住称赞我:“嗯,最近表现的是越来越好了哟。自己种去吧!”
  『十六』
  我用小塑料盒子盛着大蒜,拿进屋演示给小邋遢看。小邋遢趴在铅笔上,小尾巴一摇一摇看着我剥蒜皮。我可得意了,剥好一瓣就放在他身边,四个蒜瓣就把他给围住了。看着我呵呵地笑,他故意爬上了蒜瓣,站在蒜瓣上指挥我放倒了塑料盒。接着他又跳下蒜瓣,把蒜瓣一个个推进了盒子里。剩下就是我的工作了,我拿着盒子接了点儿水,端端正正放在了窗台上。
  做完了这些,我伸出左手食指,小邋遢使劲儿在上面拍了一下——像是击掌。嘿嘿,我们第一次合作的这样默契。
  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借助妈妈的帮助,独立完成了一件事情。虽然这是最简单的一件小事,但是以前我从没想着要自己去做。我得感谢小邋遢的刺激。
  还别说,有了小邋遢的存在,我变得比以前爱干净了,也逐渐学会管理自己的东西了。每天晚上写完作业都能主动整理书包和学具,早起自己穿衣服,玩过的玩具也能想到从哪拿来放到哪去了。
  我的这些变化,妈妈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我自己也很高兴。就是小邋遢对我太挑剔,总喜欢背着小手,像个大人一样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指指点点的。
  
十七
  听托管班的王老师说,再过几天要举行英语百词大赛了。以年级为单位,每个年级的同学都可以自愿报名参加,各年级获得第一名的同学还能得到一盒36色的水粉颜料。我正好缺一盒水粉,但是我对自己没什么信心。
  接我回家的路上,妈妈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我心里犹豫不决,没有完全听进去。
  回家之后,我说给小邋遢听。小邋遢习惯性倚靠着铅笔,不以为然地说:“想要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要付出努力。”我红着脸对小邋遢说:“我知道。可是我……”我的声音低得像只蚊子在哆嗦:“……我没有信心……”
  小邋遢一个小跳跃,从铅笔上站起来,盯着我的眼睛问我:“如果我帮你,你有没有信心?”
  咦?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哦!我一直不相信小邋遢作为一个小精灵会没有魔法,这回,检验他的时刻到了。也许他真的可以用魔法帮我实现愿望,也说不定呢!我脑子里瞬间亮起了灵感的小灯泡。
  “好哇!”我说:“我明天就去找托管班的王老师报名!”
  上床睡觉的时候,我告诉妈妈我要参加英语百词大赛的消息。妈妈简直难以置信,抱着我亲了又亲,直夸我勇气可嘉,值得表场。
  我在被窝里偷偷地笑妈妈不知道我和小邋遢的约定。
  
十八
  第二天放学回家,小邋遢没有像往常一样悠闲地趴在铅笔上闭目养神,而是催促我抓紧时间写作业。我刚写完作业,他就让我翻开英语书里的单词表。
  老师把考试的范围提前告诉我们,让我们回家练习。我自认为有小邋遢的帮助,可以偷懒不背单词。可是小邋遢却站在我的单词表上指手划脚,问这问那。
  “刘小懒,你至少得让我熟悉一下英语单词,我才能帮你吧?如果我不知道考试内容,那我怎么帮?”小邋遢望着我不耐烦的脸,理直气壮地问。
  我很无奈,只能当起他的老师,依次读给他听。可气的是,第二天他不但没记住,还一直踩在单词上面,一会儿遮住了o, 一会儿挡住了y 的。我必须拨开他,挨个指给他看。真没见过这么笨的精灵,我竟然还指望他能够帮我。我觉得我已经被小邋遢气糊涂了,忘记除了小邋遢之外,自己其实从来没见过精灵。
  
十九
  更让我觉得难以接受的是:他还让我跟妈妈提出自己睡一个房间。据他自己说,他是要跟我商量一下比赛时可能用到的手势,便于帮我。要知道,我刘小宝从小长这么大,可是从来没和妈妈分开睡过的啊!妈妈知道我害怕动画片里的怪兽,很多次告诉我那都是想象出来的。我也知道那是假的,但还是忍不住害怕。
  唉!难道真的要让小邋遢看笑话吗?不行!
  我硬着头皮跟妈妈说:“妈妈,我都八岁了,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睡了。”
  妈妈惊讶的看着我,那眼神让我觉得,就像是我变成了怪兽站在她面前。妈妈搂住我,很温柔地说:“宝儿,你确实长大了。如果晚上害怕就喊妈妈,知道吗?”我乖顺地点了点头,心里有点难过。
  
二十
  八点,妈妈提问了几个单词之后,就安排我睡下了。听着妈妈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摁开了床头的台灯,轻手轻脚打开抽屉,叫醒了小邋遢,把他放在枕头上。
  这个家伙,举手抬腿撅屁股勾尾巴的动作逗得我忍不住捂嘴偷笑——他在表演晚饭前我们学过的单词。
  “喂喂,刘小懒,你要看仔细了!我这是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啊?!你再不好好看,可别说我不帮你啊!”小邋遢又冲我比划他那小黑豆大小的拳头。
  妈妈总说我笑点太低,我很努力才忍住笑,和小邋遢一起玩起了单词表演游戏。他表演,我发音,并说出相应的汉语意思。
  脱离妈妈被窝的第一个晚上,我就在和小邋遢的玩闹里进入了梦乡。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推门进来,慈爱的看着我,给我盖好被子,亲吻着我的脸……
  
二十一
  比赛的日期很快到了,我特意把小邋遢——哦,不,应该是小邋遢的铅笔装进书包。因为是艺术学校的托管班自发组织的比赛,所以考试的时候老师只用大文件夹把同桌的两个人隔离开来,防止抄袭。
  我被分到一个靠墙的有利地形,接到卷子后就迅速转起了小邋遢的铅笔。悲剧的是,我连续转了五次都没把小邋遢转出来。抬头看看别的同学,全都埋头在卷纸上唰唰地写着。我咬了咬牙,把全身的怒气都集中在笔尖上,认真写起了答案
  晚上回到家,我气哼哼掏出小邋遢的铅笔,转了两转,也不见他出现。我觉得我要爆发了!小邋遢竟然骗了我!我堂堂刘小宝竟然被个小怪物给骗了,想想都要哭出来了。好吧,你不出现,我就把你收起来,看你以后再怎么求我放你出来。
  
二十二
  我拉开抽屉,准备把铅笔放进铅笔盒里。意外地看见小邋遢蜷缩在抽屉角落里睡得正香呢!窝在我肚子里的怒火一下子升到脸上,我眼睛发热,伸手拎起小邋遢,惊醒了他的美梦。“刘小懒,你放开我!……”任凭他怎么挣扎,叫喊,我就是不理他。我把他放到一个玻璃杯里开始审问。
  “我问你,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为什么要骗我?”我气势汹汹地质问他。
  小邋遢在玻璃杯里仰着倔强的小脸冲我喊:“我没骗你!”
  “没骗我,那你今天为什么没在铅笔里?还说要帮我。”我委屈地说。
  “那你今天答题的时候觉得困难了吗?”小邋遢也缓和了口气,坐在杯底。
  我想了想,回答他:“好像真的挺容易的……难道你真的有魔法?”
  小邋遢合抱双臂,不屑一顾昂起脑袋:“早就跟你说过,我没魔法。你以为这些天我是在跟你玩啊?我那是帮你复习呢!还不领情。”
  
二十三
  我仔细想了想,是啊,妈妈最近太忙了,每天吃过晚饭,只能勉强提起精神帮我复习一遍。我考试时候想起的单词都是通过和小邋遢一起玩游戏记住的。
  我羞愧了,觉得对不起小邋遢,但又不好意思低头道歉。小邋遢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等成绩出来,你就知道了。”
  我嘻嘻笑着讨好他:“用不用帮你补充点儿能量啊?”他狠狠给我一个大白眼。
  两天后,成绩公布。我以98分获得了二年组第一名,理所当然得到了那套36色水粉。我把奖状和奖品摆在小邋遢面前,对他说了声谢谢。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得意的笑。
  我再也没提出要和妈妈睡一个房间,因为现在我已经不害怕了。
  
二十四
  班主任老师给妈妈单独发了短信,反映我上课不积极发言。面对妈妈的批评,用大人的话说就是,我无语了。英语百词大赛之后,我上课发言的次数明显增多了。但是也有很多时候我不举手,因为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嘛。
  这天晚上写作业的时候,小邋遢看出了我的郁闷。我向他坦白了不喜欢在课堂上发言的事情。
  小邋遢想了想,冲我挤了挤眼睛,接着说:“你明天带我去上课吧?”
  我愣了。这怎么行呢?虽然我早就想把小邋遢带到学校去,可是我更害怕被老师发现。我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地说:“那样……万一……被老师发现了怎么办?”   
  小邋遢说:“你笨啊?我隐藏在铅笔里,只要你不说,谁能知道啊?” 
  “可是……”
  “可是什么呀?到时候你只管认真听课,就像你在家写作业的时候一样,就当我不存在。咱们平时在一起的时候,你说话做事不是都很自信的吗?在学校也一样,就像在家那样自信的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
  “那好吧。”我说。
  
二十五
  睡觉前,我把小邋遢的铅笔小心翼翼地放进铅笔盒里。第二天是个星期三,我忐忑不安地带着他到了学校。上课的时候,我把铅笔放在面前,每堂课我都尽量积极的发言,而且每次都要看一眼面前的铅笔。后来,我渐渐投入到课堂学习中,忘记了小邋遢的存在。下课的时候,我想让小邋遢出来看看我的学校,但是有同学们在身边,我放弃了这个想法。
  中午放学前最后一节是我最喜欢的美术课,老师布置完课堂要画的内容,我们就用水彩笔画起来。和往常一样,我画得很快,妈妈为这个常批评我:只有想象,没有质量。老师也说我贪图快,着急玩。
  我心想,大概快放学了吧?于是忍不住,趁着老师不注意拿起铅笔轻轻转起来,我想让小邋遢看看我画的海底世界。谁知道我刚开始转,老师就走过来,拿过铅笔背起双手站在我面前:
  “刘小宝,我知道你已经画完了。但是我觉得你剩下来的时间应该把颜色好好涂一涂,不要总是这么潦草。铅笔没收!放学再来拿回去。”
  我快哭了,倒不是因为老师温柔的责备。而是在老师背过手去的一瞬间,我看到小邋遢的能量泡从笔尖上冒出来,闪了一下就灭了,他从笔尖上掉到地上,滚了滚就不见了。老师回过身把铅笔放在了讲桌上。
  
二十六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我焦急地等大部分同学都出了教室,便飞快地穿梭在桌椅之间找起来。值日的同学问我找什么,我含含糊糊说在找橡皮。最后,在垃圾桶后面找到了小邋遢。
    我没敢仔细看,迅速把他揣进上衣兜里,抓起讲桌上的铅笔,跑出教室。这回是我领着妈妈,一溜小跑回到家。
    我冲进自己的小房间里,扔下书包,赶忙掏出小邋遢,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小邋遢雪白的身体上全是灰尘,眼睛紧闭,尾巴丧气的垂到我手心上。他不动了。我看着他,越哭越伤心。
    忽然,我透过泪光看见小邋遢的尾巴在动。我赶紧擦了擦眼泪。真的!真的在动!不停在动呢!他猛地跳起来,双腿扎着马步,张开两只小手,伸舌头做着鬼脸喊了一句:“哇!~”
 
二十七
  我笑了,又哭又笑。
  “笑什么笑!刘小懒,你快拿杯子接一点点水来给我洗个澡,脏死了脏死了!”
  小邋遢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吩咐我。我拿着杯子嗖嗖跑去接水。我很乐意为他服务。
  看着他在杯子里搓搓洗洗,我忍不住笑。我说:“小邋遢,我说你跟着我上学是不行的,这回你知道了吧?”小邋遢喊:“好了,把我弄出去!”我用两个指头把他夹出来。他躺在我给他准备的小毛巾上打了个滚儿,吸干了身上的水,又恢复了雪白的颜色。
  小邋遢坐在毛巾上眨巴着大眼睛:“我觉得你的问题出在缺乏锻炼上。下午你不是有朗诵课吗?你带我去听一听。”
  “啊?你还要去啊?万一你再被老师发现怎么办?”我不想让小邋遢去冒险。
  “你还好意思说,咱们说好当我不存在,是你忍不住要叫我出来的。”小邋遢埋怨我。
  “我想让你看看我画的画,还想让你看看我的学校……你是我的朋友。”我向他解释。
  小邋遢眼里闪闪亮亮的光彩晃了一晃:“相信我,我能帮你找出原因,改正缺点。” 他伸出一只小手,我伸出右手食指。我们再次达成了默契。
  
二十八
  朗诵课之后,每天放学写完作业,我都给小邋遢朗诵一篇课文,这是小邋遢要求的。起初妈妈听见了觉得很惊讶,自从小邋遢出现之后,妈妈一直惊讶不断。后来妈妈慢慢习惯了,因为她从老师口中得知我上课时候表现的很积极。
  艺术学校一年一度的文艺汇演上,我还第一次参加了小组表演《小猴卖香蕉》——
  有只小猴叫淘淘,提着篮子卖香蕉。“快来瞧呀快来看,我的香蕉真正好,个儿大、皮儿薄、味道美,吃了解馋又解饱。”喊了半天没人买,忽听肚子咕咕叫。拿起香蕉闻一闻,馋得口水往上冒,想吃又怕妈妈打,回家不好把账交。 嘴里忙着咽口水,手却偷偷剥香蕉。“淘淘只吃这一个,其余一定会卖掉。”“啊呜”一口吞下去,是酸是甜不知道。“再吃几个没关系,反正妈妈看不着。”妈妈在家做好饭,日落不见小淘淘,急急忙忙上街去,“哧溜!”滑了一大跤。满地都是香蕉皮,篮子空空一旁倒,淘淘的肚子像小鼓,“呼噜呼噜”睡大觉。
  当我口中朗诵着这一段诗歌的时候,脑子里不禁浮现出小邋遢摇着尾巴,背着双手在我的书桌上走来走去做指挥官的样子来。他在我心里,已经不是一个来自铅字世界笔尖王国的小精灵,而是我最好的小伙伴。
  
二十九
  我决定为小邋遢画一幅画。趁着一个星期六的中午,妈妈在午睡,我把小邋遢放在写字台上,正对着我,想给他画个肖像。
  “来来来,小邋遢,你不要总是背着手站着嘛,摆个pose ,笑一下——”我忙着给小邋遢设计动作,可这家伙根本不理会我,仍然像平常一样双手背在身后,冒充大人。
  这幅画我画得很认真,所以很慢。小邋遢很不耐烦,时不时挥着小手嚷嚷着:“不画了不画了!当你的模特太折磨人了!”
  每当这时候,我就哈哈大笑。其实我根本不会给别人画肖像,只是听美术老师说过一次这个名称。我故意让小邋遢摆姿势,是觉得他服从我的时候也挺可爱的。
  就这样,一幅画拖拖拉拉画了好几天。有一天,小邋遢忽然很严肃地对我说:“刘小懒,你把我的那幅画认真画完,以后自己收好。”
  “我是画给你的,还是你自己收好比较好。嘿嘿。”我强调着他的说法。
  这一次小邋遢没有跟我作对,只是笑了笑。
  
三十
  第二个星期六,我的画已经涂好了颜色。我让小邋遢看的时候,还以为他会好好夸奖我一番,可是他却低下头,一声不吭。
  忽然间,我发现小邋遢的鼻尖上闪着钻石的光芒,非常耀眼。难道……是小邋遢的眼泪吗?
  我问他:“小邋遢,你怎么了?你在哭吗?”
  那一颗小小的珠子随着小邋遢一抬头,无声地坠落在写字台上,像被我打碎的水银温度计里的水银,散开了又合聚在一起,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小邋遢的眼泪,我突然紧张起来,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小邋遢低声告诉我:“刘小懒,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我鼻子一酸,眼泪哗的流下来。“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走?呜呜……”
  
三十一
  “刘小懒,你别哭,听我说,”小邋遢爬上我的手心,接着说:
  “其实我是笔尖王国里唯一一个不会魔法的小精灵,我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的事来获得学习魔法的机会。在我来这里之前,笔尖国王和我约定,只要我能帮助一个人类的小孩改正缺点,我就可以到魔法学校学习魔法。因为你的生日愿望,我们从千千万万人当中选出了你。那支铅笔,只是一支普通的铅笔,并不是我来去的唯一路径……”
  小邋遢一边说,我一边流着泪。“可是,你并没有改掉我的缺点啊,我还是很需要你的帮助……”
  “刘小宝,”小邋遢认真地说:“你本身并不是一个差劲的孩子,只是性格上有些小毛病。通过这段时间的努力,你已经很优秀了。所以我要回去了。我们生活在两个世界,而且我也要回去上学。为我高兴吧!也许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就可以用魔法帮你了。”
  小邋遢一番解释,我擦干了眼泪,伸出右手食指,小邋遢把他的小手放在我的手指上……
  星期天早上醒来,我习惯地轻轻转了转小邋遢的铅笔,心里知道小邋遢再也不会出现了。我把他的肖像画贴在我床头的墙面上,每天早晚都看得到,就像小邋遢平时陪在我身边一样。他的铅笔被我粘在画的旁边。
  大家看了这幅画,都说我画得好。但只有我知道他是小邋遢,他是笔尖精灵,是我最最要好的小伙伴。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