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页 > 原创 > 其他 > 正文
 

时光流(儿童文学)

 
于永涛
  山娃家门前有一条小溪。
  小溪很小,但一年四季从不封冻,即使最寒冷的冬季。
  小溪里有小虾,蚂蟥,却没有一条鱼。
  小溪很小,却很绵长,弯弯曲曲地流向远方,绕过一座座山,村里的人谁也没有看到过小溪的尽头。
  小溪成为了山娃童年的好玩伴之一。
  小溪清澈见底,溪底有许多美丽的小石子,起初山娃总会像别的小孩一样,挑最喜爱的石子拿回家,可却被爷爷制止了,山娃不解,却时常看到爷爷望着溪水发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爷爷十分疼爱山娃,总爱给山娃讲故事,一些关于妖狐鬼怪的故事,山娃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虽然有些害怕却听得津津有味。
  爷爷的手很巧,一根干枯的木棍,只要在爷爷的手中稍加修饰,就会变成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夏天的时候,下过大雨,溪水就会暴涨,原本清澈平静的溪水,此时就会变得混黄,好似一头咆哮的野兽。令山娃不解的是,此时爷爷会穿上雨靴,拿上铁锹,冒雨为小溪固堤,生怕什么流失了一样,看到小溪没事后,爷爷才会长长地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山娃快乐的童年,在山娃上初二时戛然而止,为了上学,爸妈带着山娃搬到了离村庄很远的小镇里。
  无论家人怎么劝说,爷爷都不愿意离开那里,山娃知道,爷爷离不开老屋,离不开那里的山山水水。
   
  直到有一天爷爷离开了这个世界。
  山娃带着悲痛回到这里,小溪依然叮叮咚咚地流淌不息,流向未知的远方。
  红砖青瓦的老屋,褪了色的窗棂,好似一双浑浊的眼睛慈祥地望着山娃,铺满石子的老院子,石子路是爷爷一手铺就的,曾在臂弯下打过秋千的老李子树,方圆几百里只此一棵的灯笼果树。。。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早已是物是人非,想到这里,山娃再一次流下眼泪。
  山娃在老屋附近漫无目的地走着,眼前的事物让记忆的闸门开启,山娃有忽然一种错觉,曾经美好的时光,好像并没有消失,可是无论无何,爷爷已经不在了,那个疼他爱他的爷爷已经不在了!
  山娃双手抱膝,蜷在石凳上默默地伤心着,石桌下一个用黄布包裹的东西,突然映入山娃的视线,山娃小心翼翼地取出来,原来是一本书,是一本很古老的书,连字都是用毛笔字竖着写的,山娃似懂非懂地大概地看了一下内容,不禁大吃一惊,门前的这条小溪竟然是时光流。
  这条小溪正是控制时光的河流。
  这一定是爷爷故意放在这里的。
  此刻,山娃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不让捡河里的石子了,据书上记载石子正是河流计算时间的砝码,如果溪里的石子丢失,时间就会紊乱,虽然影响并不大,但如果石子丢失的多了,后果不堪设想。
  据书上记载,时光流应该据地球有5千万亿亿光年,但为什么时光流会出现在这里呢?
  原来这只时光流,是一支走失了的时光流,因为在宇宙中走迷了方向,错降在了地球上,因为时光流的能量已经耗尽,所以时光流只能就此搁浅。
  而时光流的能量源,是一种十分罕见的鱼类,爷爷为了寻找这种鱼类,耗尽了不知多少心血。最让人感到揪心的是,如果河里的石子继续减少下去,将会导致时光加速流失。
  山娃继续往下看,当翻到最后一页时,爷爷的手迹出现在上面,上面写满了爷爷对山娃说的话,原来爷爷是时光流的守护者
  合上书的山娃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坐在石凳上一筹莫展,寻找神秘鱼艰巨的任务就这样降临在山娃身上。
  哪里能够找得到这种鱼呢?
   
  老屋是依山而建的,老屋的一侧便是一座山,让人奇怪的是,山上有一条倾斜的山路,从山上笔直地一泻而下,仿佛曾经遭遇过一场大水,山路上尽是砂页岩。自从山娃记事起,这条山路就存在,连爷爷也说不清什么时候有的。
  山娃小的时候,就经常到上面玩耍,山娃总在石头的内部看到长有三瓣形状的不明物体,其形状和苍蝇很类似,孩子们觉得很有趣,就各自找来自制的小盒子,将挖到的有奇怪形状的石头攒在小盒子里。
  山娃也不例外,也装满了满满一盒子的石头,那盒满满一盒的石头,正被山娃如视珍宝的放在书架上。
  山娃望着那满满一盒的石头,仿佛看见童年时代的他,在那片纯蓝之地,有的只是快乐。
  而嵌在石头上的类似于生物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谜团是在一节历史课上解开的,那节课上老师讲的是关于古生物化石,山娃听后,忽而觉得盒子里的石头,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化石呢?
  放学回到家,山娃就迫不及待地拿着历史书上的照片,与盒子里的
  石头对照,结果一致,这可真是让山娃为之振奋。
  山娃抚摸着手中的化石,若有所思地想着,时光流的能量源会不会藏在这里呢?山娃依次看了收集到的石头,却没有找到鱼的踪影。
  山娃决定去寻找。
   
  山娃带上挖掘的工具,骑着自行车,在路上飞快地疾驰着,此刻没有什么事能让山娃更加心急的了。
  要爬到那座山坡上,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山坡十分陡峭,已接近70度,山娃顾不了这些了,把挖掘工具往身一跨,向着山顶尽力爬去。
  近了,近了,突然脚下一滑,身体也顺势急速下降,危急之中,山娃慌忙抓到旁边的树根,好险,山娃长舒一口气,继续小心翼翼地向上爬去。
  终于到达了山顶,山风出来,让山娃感到很是惬意。经过短暂的休息,山娃找到一个挖掘点,开始奋力往下挖,挖了很久很久,山娃已经大汗淋漓,还是没有找到鱼的踪影,这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这可怎么办啊,山娃有些泄气了,毕竟这么大的山坡,要找到,谈何容易。山娃无力地躺在山坡上,望着蓝天,除了风吹过,再没有其他声响。山娃就这样躺了许久,爷爷的和蔼的音容,仿佛出现在山娃的眼前。
  我不能让爷爷失望,想到这些,山娃浑身充满了力量,爷爷曾经告诫过山娃,凡事不能一条路跑到黑,树挪死,人挪活,可是该从哪挖呢?身边的一棵树引起了山娃的注意,这棵树好像比其他树长得茂盛,山娃决定从这棵树的附近挖,继续挖呀挖,挖呀挖,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当啷”一声响,一块白色的石头显露出来,山娃惊喜地将它挖了出来,这简直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鱼身的花纹那么匀称清晰,鱼眼跟真的一样,能倒映出影子来。
  “找到了,我找到了!”,山娃高兴地呼喊起来,四周群山也反射着回音一同呼喊起来。
   
  按照古书上面的提示,山娃将石鱼小心翼翼放在溪流里,山娃耐心地等待着,一分钟,两分钟...可石鱼一点反应也没有。
  山娃翻开书,书上说石鱼也需要开启的钥匙,也许是古书年头久了,寻找钥匙的方法的那一页,刚好残缺。
  山娃无助地坐在小溪边,溪水依旧叮叮咚咚地流淌着,宛若唱着一首古老的童谣,山娃望着溪水,泪水再次如涌泉般夺眶而出,小数的眼泪,一滴滴地落在石鱼上。
  就在这时, 扑通扑通的声音,从小溪里传来,山娃抬起头,只见石鱼奇迹般地游动起来,原本平静的小溪,此时翻涌起一朵朵浪花来,浪花越来越大,小溪仿佛一池烧开的热水,水花四溅,忽而一股巨大的能量将小溪拖起来,此时的小溪就如一条彩练,焕发着五光十色的光,慢慢地升腾起来,在五光十色中,山娃竟然看到了爷爷,“爷爷,爷爷”山娃大喊起来,爷爷依然用慈爱的眼睛微笑地望着山娃,随着彩练慢慢升腾,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
  山娃擦干眼泪,微笑的望着天空,因为山娃心里听懂了爷爷对他说的话。
  时光依然在公正不阿地流淌着,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但它偏爱每一个珍惜时光的人。。。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