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
首页 > 原创 > 其他 > 正文
 

癞蛤蟆不吃天鹅肉(儿童文学)

 
杨光照
  湿地很美,风吹芦苇。
  浩瀚的苇海就掀起层层叠叠的绿波。
  
  不过,那么壮美的景色,蟾蜍是看不见的,因为以他的身高,每一棵芦苇相当于他来说都是参天大树。
  大树不大树的,他不管,他就喜欢蹲在那里,白天在阴凉的泥土石块中间闭目养神,一动不动的。有飞过的翠鸟啊、黑嘴鸥什么的就互相嘀咕。
  “看啊,看啊…那只癞蛤蟆是不是死的?”然后就有另外一只鸟使劲喊:
  “癞蛤蟆~癞蛤蟆…癞蛤蟆~….”
  多数情况下这只蟾蜍是“冷暴力”对付的,也就是继续一动不动的保持沉默,只有嗓音好听鸟儿喊急眼的时候,他才厚重的声音回答一句。
  “干啥~?”
  “没事儿~就是逗你玩儿….呵呵…”鸟儿欢快的飞走。
  
  癞蛤蟆从来不忌讳别人管他叫癞蛤蟆,他觉得“癞蛤蟆”是他的小名似的,叫他这个名字的,都是最亲近的人。
  
  癞蛤蟆离那方池塘比较远,虽然出生在那里,但后来那儿就是青蛙的天地了,癞蛤蟆不擅长游泳。青蛙总欺负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哼…”癞蛤蟆一挪一蹭的离开了哪,找了个破败的小木屋后面住下来。阳光不甚强烈,水源不远,草丛茂盛,蚊虫自然多。有吃有喝,那就知足了呗,癞蛤蟆常常这么想。
  
  晚上,蟾蜍填饱大肚皮,蹲在那里,鼓鼓的大眼睛斜上方看皎洁的月亮。蟾蜍觉得没有比吃饱饭后,盯着白玉盘一样的月亮看更美的事了。经管每个月都有好些天看不见完整的月亮,甚至连月牙也没有的时候,蟾蜍一点都不伤感,他觉得月亮会永远会陪着他的。
  
  可是…可是,这两天让蟾蜍没法静静的看月亮了,几年一遇的“超级月亮”也没法让他安静的看,这个可是最恼火的事儿。
  
  究竟怎么回事呢?原来,这几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对儿“最美夫妻”,要说最美,不管心灵最美不最美的,反正外表真的是最美的。
  “看啊…看啊…看看那欣长优雅体态…”一群大肥鹅说。
  “看看人家那羽毛怎么那么白呢…”带点醋意的鹰说。
  “可不嘛,你看看人家那喙,尖尖的,长长的,也叫个‘喙’,你再看看你的‘嘴’~,简直就是大铲子…”一只母野鸭用眼睛“白愣”身边的令一只公野鸭说。
  “你的好!你的像推土机~”公野鸭毫不示弱。
  
  很多很多动物都在哪议论,七嘴八舌的,吵吵闹闹的。躲的远远的只有两种动物,一个是乌鸦,另外一个就是蟾蜍了,乌鸦是自贱形秽,蟾蜍是“美”对他来说没有概念。
  
  树大招风,何况每天清晨或者傍晚,这对最美夫妻还引吭高歌。女的翩翩起舞,男的歌喉能传出千米。这样引来一位不速之客。一条绿油油的水蛇,一扭一扭的从芦苇荡那面游来。
  一边吐着分叉的长舌一边说:
  “我也看看..最美的鸟儿什么样儿…长这么大还没看见过丹顶鹤呢”说的时候口气就跟自己是个“寿星”似的,其实她不知道,人家丹顶鹤才是“寿星”的代表呢。
  
  “啊~”一直漠不关心的蟾蜍听说“绿袖”来了,浑身猛的一哆嗦。绿袖是这条小水蛇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因为浑身油绿油绿的,还有听说过一个词语“红袖天香”,她觉得自己也有古典美,于是就给自己起个名字叫“绿袖”。
  
  绿袖其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专偷别人家的小孩,这个在这片芦苇荡里的长住居民都知道的。可是…新来的这对丹顶鹤不知道啊。看见那么优美的绿袖游来,还兴奋呢。
  “你谁啊,咋也这么好看呢…”
  “我是绿袖…绿色的绿,袖子的袖…你们为什么到这来呢…”
  “我们啊…我们刚刚从南方飞来,要到更北的北方去…我们冬天生活在南方沿海一带,现在,也就是四五月份就飞往更远的北方…那里是我们的家…”
  
  “那你们不打算在这多住些日子吗?…”小水蛇忽然点若有所失的问。
  “不知道啊…”那只雄丹顶鹤伸了下长长的脖子,指了下雌丹顶鹤,“她…要有小宝贝了。要是真的能在这生下我们的小宝宝,我们至少能在这待一个月…”
  
  “哦~”绿袖忽然兴奋起来。眼睛里的一道光忽然一闪。“太好喽,太好喽…那样我就能跟‘美女’为邻喽…”
  这句“美女”叫的雌丹顶鹤心花怒放的。
  “其实..其实你也挺漂亮的…咱们这叫‘惺惺相惜’…”
  “去吧~你咋恁没文化呢,那叫‘英雄所见略同’,还‘惺惺相惜’呢,你咋没说那叫‘瘸驴对破磨’呢…”雄丹顶鹤呛雌丹顶鹤,其实他们都说错了,那个成语应该叫“惭凫企鹤”。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绿袖来了,来看丹顶鹤的人渐渐了。
  “咕嘎~咕嘎~开门~开门~”。一天,门外挺大动静。
  “谁啊~?”蟾蜍大声的问,其实蟾蜍不用问也知道,外面的肯定是青蛙。就凭那啪嚓、啪嚓…动静吧。
  “我~青蛙先生…”青蛙故意压低了高傲的声音。“快开门…蟾蜍老弟…”原来的一直叫的“癞蛤蟆”也改成“蟾蜍”了。
  
  “什么事啊?…”蟾蜍把青蛙放进门来问道。
  青蛙瞪大了眼睛:“没听说吗?shui来了,就在我家旁边…”
  “shui ?”蟾蜍不解的问。
  “shui !”青蛙加重语气的喊。
  “shui?shui谁谁啊?...”
  “shui~!哎呀~你这个笨呐…”青蛙急眼了,“丹顶鹤来了嘛,那个…那个…那个‘绿袖’也来了,就在我家旁边嘛…吓死个人儿哦…”
  
  “哎呀~”蟾蜍也拉长了调,“不就一条蛇嘛…”
  “嘘~不许说‘蛇’。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滚一边去,还‘浑身起鸡皮疙瘩’呢,就你那没毛的玩意…”蟾蜍嘴角一撇,眼睛一白愣。
  “愿意起什么疙瘩就什么疙瘩,反正不起‘癞蛤蟆’疙瘩…”青蛙也撇嘴。
  
  “行勒,没工夫给你犟嘴,说!啥事~?”蟾蜍不耐烦。
  “你房子借我住几天呗,等shui走了,我就还给你….”青蛙恬脸说。
  “凭啥啊!”蟾蜍声调忽然很高,想起小的时候在一个池塘的时候,青蛙成天欺负他的事了,还赶他出那个家门,现在要他的家来了,气不打一处来。
  “凭咱们同祖同宗嘛…小的时候咱不一样的嘛,都是小蝌蚪,一个池子长大的…要你不帮我,我早晚让那个…那个shui 给祸害了….”
  
  “嗯…”提到小时候,蟾蜍会有恻隐之心。毕竟小的时候青蛙跟蟾蜍不分你我的,在一起快乐的游玩。还在一起比试谁游泳游的快,谁的尾巴摆动的姿势更优美,互相警告不吃腐的东西…
  
  “在我家住着可以,住一辈子也可以….但我总觉得躲着她不是那么回事..为什么不赶她走呢?…”
  “~~~~咝咝… ”青蛙打个冷战,要是真能起鸡皮疙瘩,青蛙肯定会起一身的疙瘩,那样青蛙就是蟾蜍嘞。蟾蜍是不是就这么变啊?呵呵…
  
  好一阵抖动以后。
  “你敢跟蛇斗,我们躲还躲不过来的呢,那大嘴一张,那毒牙一刺,那….哎呦…”又阵哆嗦。
  “…”蟾蜍沉默了下,还真的,提到蛇,他们谁都害怕的不行,没有那只青蛙能斗得过蛇,蟾蜍也不例外。
  “那…”蟾蜍沉思了下说,“那我们能不能劝劝那对夫妻赶紧离开这呢?绿袖不是冲他们来的嘛,或许他们走了,绿袖也就走了….”
  “谁去劝?”青蛙问道,“反正我不去…”
  “我去吧…”蟾蜍挪了挪肥胖的身子。
  
  “嗨~仙鹤先生~”老远蟾蜍就跟丹顶鹤打招呼,并且叫他的尊称“仙鹤”。
  “哎呦~”雌鹤猛的把脖子往后一拉,“吓死我了,怎么来个这么丑陋的家伙…”
  “嘘~不要那么说…”雄鹤还是比较有素养的,“你好~蟾蜍先生…”
  “美丽的仙鹤伉俪,你们从哪来啊,又到哪去啊?….”
  “咯咯…”被拍的异常舒服的丹顶鹤仰着脖子,欢快了叫了好几声,其实她的声音挺难听的。“我们从遥远的南方来,要到遥远的北方去…”
  
  “北方?”蟾蜍鼓了鼓眼睛问。“这不就北方吗?”
  “对对对~~这就是北方~”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哎呀~”蟾蜍吓了一跳。原来是绿袖从丹顶鹤身后窜出来,吐着黑黑的芯子狂喊。
  “这就是北方,这就是他们的家啦,他们哪也不去了…”绿袖脖子一探一探的说。“这里水美草肥…食物又多,就是仙鹤的天堂….”
  
  “这个…这个…”蟾蜍往后挪了挪身子,因为绿袖的涎水就要滴到蟾蜍脸上了。“这个..我本人是非常欢迎仙鹤先生一直在这的…”
  “那你还聒噪什么!”绿袖的鼻子几乎要贴到蟾蜍的鼻子上了。竖立的瞳孔忽然冒出一股寒光,让蟾蜍猛的一哆嗦。同时,蟾蜍也看见了,她眼神里的一种无法说出来的贪婪。
  
  “是…是…只是…只是…”蟾蜍彻底结巴了,“我不想你在他们身边…你是坏蛋…”
  “你才坏蛋呢!你个恶心的家伙….你浑身都是癞…你浑身都是脓包…”绿袖捡最恶毒的话攻击蟾蜍。
  蟾蜍骂不过她,就转身向丹顶鹤说:“仙鹤先生,你别跟她在一起,她真的很毒的,别看她一身美丽的外表,她是专门偷吃人家孩子的恶魔….”
  
  
  “咯咯….”这下,雌鹤低下头温柔的跟蟾蜍说,“不会的,我觉得绿袖妹妹真的挺好的,她知道我怀孕了,说过些天还要替我照看宝宝呢…”
  “哎呀..哎呀…别..千万别…”蟾蜍使劲的挥动一前腿,不肯放下,焦急的喊。
  “滚~我让你立刻消失,否则…”绿袖张开大嘴,长长的尖牙头上滴下浓浓的毒液。
  “回家吧..蟾蜍先生,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好的,绿袖妹妹对我们一直非常好的…我相信她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谢谢你….”雄丹顶鹤伸开翅膀轻拍着蟾蜍。
  
  蟾蜍哭了,一步一回头的走开了,他回家了。他不是因为自己受委屈才哭的。
  回到家里,他跟青蛙先生说了刚刚的一幕,他说他从绿袖的眼睛里一定看到了什么,是什么他也说不好,反正…反正不好的…
  
  蟾蜍的家虽然没有青蛙的家那么美好,但也凑合,青蛙每天吃饱饭就睡觉。蟾蜍还想一如既往的看月亮,一边看这黄亮黄亮的大月亮一边练他的“三脚功夫”。“三脚功夫”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很久很久以前,蟾蜍听说,月宫里有他的祖先,是三只脚的。叫金蟾,是会吐金币的,会给穷苦人们带来财富,好多好多的财富,让人们都过上好日子。还有给美丽的传说“刘海戏金蟾”,他就认为那个金蟾不是妖精是…是个美丽的姑娘….现在就住在月宫里…
  
  月宫啊,真远!可又那么近,就像挂在眼前似的,于是,每每月圆的时候,蟾蜍都收起一条腿,用三条腿站着。练“三脚功夫”,学那只金蟾。
  
  又是一个风轻月满的晚上,可是蟾蜍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他骨碌这两只大眼睛,盯着月亮问,绿袖来了,什么意思呢,她才不会那么好心来照顾丹顶鹤的,更不会因为羡慕美丽才来跟丹顶鹤为邻居的。但究竟是为什么了呢。他呆呆的脑袋怎么也想不通,问月宫里的金蟾,其实,他也知道,金蟾不会回答。那月宫里的金蟾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强烈的愿望驱使蟾蜍去芦苇荡看看的想法。于是,蟾蜍深夜就走向那片水域,那片风吹芦花、芦花飞扬的水域。
  蟾蜍艰难的走过布满碎石的土路,还有长满锋利茬管儿的泥沟,扒着土坎远远的望着,月光下,整个芦苇荡真美、真静。月光洒下,把丹顶鹤的雪白羽毛也照的笼成一层亮灰色…
  看人家两个夫妻多和谐啊,交颈深眠,可是…可是…在往远一点望下,就会不寒而栗,扭扭曲曲的一根“棒子”缠在芦苇上,芦苇似乎不堪负重似的一上一下的摆动,要挣脱上面的缠绕。
  
  “哦~”蟾蜍差点惊呼出来,因为他看见那跟“棒子”头忽然转向他这边来,又是一道寒光,“难道…难道她能看见我?”蟾蜍想。
  蟾蜍想对了,小水蛇是能看见蟾蜍的,小水蛇不是靠视力来看东西的,她主要是靠不断吐出来的分叉舌头,吸收空气中的分子,不同方向的多少来辨别动物位置的,还有个是鼻两侧有个腋窝,有热成像功能,就像夜视仪。
  
  蟾蜍一惊,扒土坎的手忽然一松动,整个人就从土坎翻落下来。唰唰~草动的声音。
  “谁~?”丹顶鹤夫妇惊呼。
  蟾蜍连滚带爬的就往家跑,太丢人了。
  “不用追啦,是蟾蜍”绿袖一边奸笑一边跟丹顶鹤说,“就他那点儿小伎俩…什么也逃不过我夜视的功能…”
  
  “哦?”丹顶鹤夫妇惊讶“是的,是蟾蜍….”
  “蟾蜍?蟾蜍大半夜的为什么来这里呢?”丹顶鹤有些不解。
  “那还有什么原因呢,他不按好心呗,他想吃你们嘞?”正好这个机会,绿袖想污蔑下蟾蜍,为以后的计划实施扫清障碍。
  
  “啊?”丹顶鹤的惊呼夜空中传出老远,“没按好心?他能干嘛,对我们?”
  “想吃你们的肉嘞!”
  “想吃我们的肉?为什么啊?!不会吧!”
  “怎么不会?!”绿袖又是一阵奸笑,“你没听说嘛~那句流传八百年的‘成语’了?”
  “哪句?”丹顶鹤紧张的问。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嗯…视乎听过”雌丹顶鹤一边把头藏进老公的怀里一边颤抖着说。
  “你们虽然不是天鹅,但你们比天鹅的肉好吃多了,你们是不是比天鹅还漂亮呢?你们的肉啊,蟾蜍早就惦记上了…”
  
  “怎么办啊?...呜呜,老公,怎么办啊?呜呜…咱们还是赶紧的飞走吧…”雌丹顶鹤有点哭腔了。
  “没事的,老婆不怕,老婆不怕哦,有老公在呢,蟾蜍胆敢靠近一步,我啄瞎他那两只肉泡眼儿!”
  唰的一下,绿袖也从芦苇上滑落下来,“不怕,不怕,仙鹤姐姐,千万别飞走,有我在呢,什么人都不敢欺负你们,谁也别想打你们的注意…”
  丹顶鹤夫妇相互依偎渡过一个不眠之夜。同样,蟾蜍也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片霞光普照,满湖的金色,芦苇荡又是一片欢腾。
  丹顶鹤立刻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了,决定留下来,再住几日。
  时值四月下旬,丹顶鹤妈妈产下两个光溜溜,圆乎乎的两个小宝宝。丹顶鹤爸爸高兴的不得了,整天在家门口伸长脖子,东张西望的警戒。丹顶鹤妈妈则安心的闭目在哪搂着两个宝宝孵化。
  
  不远处的绿袖开始的时候非常兴奋,那个高兴啊,以至于,丹顶鹤夫妇更加喜欢绿袖了,丹顶鹤妈妈还说呢。
  “那么多人说绿袖的坏话,你看看绿袖,知道咱有宝宝了,那个高兴的…多好个人儿啊!”
  “嗯…”丹顶鹤爸爸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把脖子又伸了伸,眺望了远方。
  绿袖现在趴在高高的芦苇顶。
  “哎~我说,仙鹤先生..你成天在这守着,你也不给你老婆弄点吃的?…”绿袖有气无力的说。
  “想啊,可是..我得保护宝宝啊…”丹顶鹤爸爸说。
  “去吧去吧...这有我呢..这片水域,谁也不敢动你一下…你看,自从我来了,是不是其他所有的人都退避三舍了啊…”
  “嗯…也是…”丹顶鹤爸爸看的出来这里的所有的动物都非常非常惧怕绿袖。
  丹顶鹤爸爸依依不舍的飞走了,他给丹顶鹤妈妈弄吃的去了。
  “啊哈~”绿袖高兴了。从高高的枝头滑落下来,贱兮兮的说。
  “仙鹤姐姐,你真漂亮,我都有点爱上你了….”说着把身子靠向洁白的丹顶鹤。
  “哎呦…”丹顶鹤妈妈,往后挪了挪,“别碰了我的孩子…”
  “不会的,我就是喜欢姐姐,你那顶小红帽,能摘下来吗?”说着就把头伸向了丹顶鹤的头。
  “不不….”丹顶鹤妈妈本能的使劲甩了下头,没想到正好打在绿袖的脖子上,绿袖啪的一下就被打进水里。
  “哎呦…”绿袖借势抛的好远,白白的肚皮朝上。在哪喊疼不肯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丹顶鹤妈妈道歉,内心充满了内疚。
  
  丹顶鹤爸爸很快回来了,因为这次收获不多,内心也是很惭愧的。
  绿袖就给他们出主意,告诉他们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个池塘,周围没有芦苇的,水池中间不断的翻着水花的,里面有好多好多的鱼。
  其实那是人工饲养的养鱼池,当然会有好多好多鱼。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鱼,吃那里的鱼会不会有危险?”丹顶鹤爸爸问。
  “不会,你赶紧的去吧,你想想啊,你们的宝宝过几天就要出壳了,你们还要带他们去更远的北方的,你现在不补充好体力怎么行?…”绿袖非常关切的说。
  一提到宝宝,丹顶鹤爸爸内心升起一片柔情,必须得去,那怕冒着生命危险,那里肯定会有危险的,因为他知道,鱼多、还没有危险的事不会存在。
  
  天快黑了,丹顶鹤爸爸还没有回来,丹顶鹤妈妈开始担心,会不会出事,其实真的出事了,丹顶鹤爸爸偷养鱼池的鱼被渔网缠绕。死命挣脱,翅膀和腿鲜血直流…
  
  天真的黑了,绿袖看的出来,丹顶鹤妈妈心急如焚。
  “去看看吧…肯定出事了…”
  “可是…可是..我们宝贝怎么办啊?…”
  “没关系的,有我呢,我会照顾他们的…”绿袖说。
  其实,丹顶鹤妈妈也不放心的,但实在是担心丹顶鹤爸爸了,于是,就千叮万嘱的叫绿袖看好他们的蛋baby就寻找丹顶鹤爸爸去了。
  
  “哈哈…”绿袖得意忘形的笑着,“我的计划终于要实现啦…肥美又有营养的丹顶鹤蛋….喔哈哈…”
  绿袖一边大笑着一边狂跳着摇摆舞。
  
  就在邪恶的场景不远处,其实是有一双大眼睛在盯着这里的。那是蟾蜍的眼睛。蟾蜍那次回家以后,他一直不放心的,他冥冥中感觉绿袖肯定会有阴谋的,于是,每天晚上他都来这里,远远的看着这里,即使什么忙也帮不上,但他还是每天都来,只是远远的,默默的。不让绿袖发现,也不让丹顶鹤夫妻知道。他跟青蛙弟弟说,他的付出是不需要回报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
  
  绿袖狂跳一阵舞后,裂开大嘴。
  “哈哈..我的盛宴马上开始啦…”说完就扑向一枚丹顶鹤的蛋。
  “住手~”一声断喝,是来自远处的蟾蜍的。“你个坏蛋~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
  “哦~”绿袖吓了一跳。一下子闭上了张开的大嘴。
  “谁~?”环顾一周。
  
  “我~!”蟾蜍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也大声的回答。
  “啊哈~原来是小癞蛤蟆啊,你也想分一杯羹?…”
  “滚~我才没你那么龌龊呢…你放下他们的孩子…!”
  “不想吃,就给我滚远点,少管闲事,这个是我计划了好久的了,谁也休想阻止我!”
  “我就阻止~”蟾蜍近身要护住丹顶鹤两个蛋baby。
  
  绿袖一个猛扑就咬到了蟾蜍的后腿。把浓浓的毒液注入了蟾蜍体内。蟾蜍哪管那些,伸开两只前腿紧紧的抱着两只蛋baby,把他们护在身下。
  “滚开!你给我滚开…”绿袖使劲的用尾巴抽打蟾蜍,蟾蜍根本就不放手。
  “你再不走开,我连你一起弄死…”说着就用长长的身子缠住蟾蜍,越来越紧,越来越紧。蟾蜍就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腿部越来越没有力气。但潜意识中紧紧的保护着那两个蛋baby。
  
  绿袖看见蟾蜍渐渐失去意识,松开缠绕的身子,撬开蟾蜍的身子,张开大嘴使劲的吞下了一只蛋baby。
  丹顶鹤的蛋baby太大了。吞下蛋baby的绿袖。还想再吞下另外一只,可是…怎么也行动不便。
  “那好吧…我把肚子里的处理了后再说…”
  绿袖缓慢的爬上芦苇梢头。然后忽然的把自己抛下来。然后再爬上去,再摔。把自己摔的遍体鳞伤,终于,就听嘭的一声,蛋baby在绿袖肚子碎了。
  
  绿袖刚想再度爬起来吞另外一只蛋baby,就听见远处传来凄厉的叫声。“呀~呀~”,她知道,丹顶鹤夫妻回来了。绿袖赶紧的倒地一动不动。
  的确是丹顶鹤夫妻回来了,丹顶鹤爸爸搭着丹顶鹤妈妈半只翅膀,艰难的飞回来的。没等落下呢,丹顶鹤夫妻就看见下面惨烈的一幕了。
  
  丹顶鹤爸爸呀的一声就从空中掉落下来。
  “起来~!怎么回事?你给我起来!~”丹顶鹤妈妈一边哭着,一边用长长的喙啄着绿袖跟蟾蜍。
  蟾蜍只是腿部中了毒,还有就是被绿袖勒晕了,被丹顶鹤妈妈一啄很快醒来。绿袖其实根本没受什么伤就是装死呢。
  
  “怎么回事?!”丹顶鹤妈妈怒吼。
  “是他~是他吃了你的孩子…”绿袖恶人先告状。
  “不…不…”蟾蜍有气无力的辩解。
  “是他!他一直想吃你的孩子,你忘记了吗?那天晚上他偷偷的来就是想看看你们有没有宝宝,然后伺机吃的宝宝..刚刚我保护你们的蛋baby,他把我抓伤了。我没保护好你们的宝宝…对不起啊..呜呜…”说完,绿袖还哭起来。
  
  “不是..不是…”蟾蜍身体虚弱,无法说出太多。
  “你看他,他现在还抱着你们的宝宝呢,那是刚刚吞下一个,想吞另外一个呢…”
  确实,蟾蜍现在还紧紧的抱着一个蛋baby呢。
  “滚吧,你们我不想听任何人的解释~”丹顶鹤妈妈一脚把他们两个都踹开。
  
  绿袖一扭一扭的走了,蟾蜍本来就受了伤,再被猛的踹了一脚。摔在远处一动不能动。等了好久,青蛙弟弟寻找到这来,把蟾蜍慢慢的背回了家。一边给蟾蜍疗伤一边心疼的说。
  “你为什么啊..何苦呢?你给人家护蛋,人家搭你人情了吗?小命差点丢了…”
  蟾蜍慢慢的闭上眼睛不说话。
  
  蟾蜍几天晚上没出门看月亮,经常跟蟾蜍打招呼的猫头鹰坐不住了,来蟾蜍家,看看怎么回事。青蛙就跟猫头鹰说了这事。
  猫头鹰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
  “你个傻X,窝囊废!…为什么不辩解呢?”
  蟾蜍还是默不作声。
  “气死我了,我去跟他们说…天底下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事…”
  “不用去了,绿袖走了,他们安全了,就行了,以前的时候你被污蔑不孝,吃父母,你不是也没有辩解嘛…还说你们叫声带来厄运,现在不是也没有人那么认为了嘛”喘了口气,蟾蜍继续说“时间长了,他们自然会知道的…”
  
  猫头鹰咕噜咕噜两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的确她们被人们污蔑的时候,他保持了沉默。
  “不行!绿袖只是走了,丹顶鹤夫妻还会有危险,我必须告诉他们,否则你的受伤就没有意义了…”
  猫头鹰不由分说的就飞向了丹顶鹤筑巢地。
  
  “你个有眼无珠玩意儿…”猫头鹰还没有落下呢,就开始骂丹顶鹤夫妻。
  “怎么了?…”丹顶鹤妈妈问。
  “告诉你吧,偷吃你们蛋baby的是那条蛇,不是蟾蜍!你们怎么恩将仇报呢!”
  “哦?…”丹顶鹤爸爸伤的很重,现在也不能多说话。
  “怎么证明呢?”丹顶鹤妈妈说。
  “我是鸟类中眼神最敏锐的,晚上发生的一切丑恶都套不过我的眼睛…这件事就是那条蛇干的!”
  “哦?我承认你是鸟类中眼睛最犀利,但这件事是你亲眼所见吗?”丹顶鹤爸爸还是比较理性的。
  “这个...这个...到没有…但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猫头鹰愤愤的说。
  猫头鹰立刻飞向绿袖的驻地,在她的蛇窝里发现了白白的粪便,依稀还能看见没有消化好的蛋壳模样。
  猫头鹰把证据带回来,丹顶鹤夫妻就呜呜的哭了。
  “怎么会这样?…呜呜…绿袖平时对我们非常好的啊,看她那么美丽的外表怎么干这事?!我一定不会轻饶了她的…”
  
  丹顶鹤知道错怪了蟾蜍,登门致歉
  蟾蜍憨憨的笑笑:“没事,我们以后做好朋友…”
  “嗯…我们做好朋友,做最好邻居,你要不就搬到我们哪去住吧…我出去的时候,帮我照顾下丹顶鹤爸爸…”
  “好~”蟾蜍非常愉快的答应了。
  
  绿袖知道自己的丑事败露了,还知道丹顶鹤夫妻不会轻饶了她的消息。坐立不安的,想想怎么办呢,于是,有一个险恶的计划产生了。
  
  天气渐渐炎热,丹顶鹤妈妈去觅食了,伤病的丹顶鹤爸爸在家。还有蟾蜍先生在远处的阴凉处照看着。
  绿袖一路穿小路的偷偷来到蟾蜍家,蟾蜍家里青蛙弟弟正在睡大觉。绿袖破门而入,上去就是给青蛙弟弟一口。
  
  青蛙弟弟那里有防备,呀的一声大叫。然后就慢慢的失去了直觉。这一幕都被不远处的山鸡看见,山鸡慌慌张张的就往丹顶鹤的巢穴跑来。
  “不好啦,不好啦….”
  “啊~怎么啦?”蟾蜍一惊。
  “不好啦,不好啦,青蛙被绿袖咬了…”
  “啊~这可怎么办?”焦急的蟾蜍喃喃自语,他知道这里也离不开人,但青蛙那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啊,不能不救啊。
  “去吧,我这没事,只要绿袖不在,没有人想祸害我们的…”丹顶鹤爸爸说。
  “也是…这个地方除了绿袖是坏蛋以外,没有坏人呢…”蟾蜍想,“那你照顾好自己、跟宝宝,我去去就来…”蟾蜍不放心的往家跑。
  
  绿袖咬了一口青蛙,她其实没有恋战,她这个只是“围魏救赵”。她知道青蛙被咬了,蟾蜍肯定会回来的。趁这个机会,绿袖便道悄悄的溜到了丹顶鹤的巢穴。
  “啊哈~丹顶鹤!”绿袖不再给丹顶鹤叫仙鹤先生了。“听说你要收拾我?”
  “滚开!你个卑鄙的家伙~是你偷吃了我们的宝宝!”丹顶鹤爸爸怒不可遏。
  “是又怎么样?”绿袖阳声怪气的说,“我现在还要偷吃令外一个蛋呢…”
  绿袖知道丹顶鹤爸爸拿她一点办法没有。因为他伤的太重了。
  丹顶鹤爸爸眼睁睁的看着蛋baby被绿袖吞下,眼泪哗哗的。
  “哭什么哭!一会我还吃你呢,让你减少点痛苦….省的以后你来报复我…”说着就扑向丹顶鹤爸爸。丹顶鹤爸爸垂死挣扎。两只翅膀使劲的拍打绿袖。
  
  给青蛙弟弟疗伤的蟾蜍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绿袖肯定去丹顶鹤家了。于是他安顿下青蛙弟弟就急急忙忙的往丹顶鹤家奔来。忽然他想到,即使自己来,也打不过绿袖。他忽然想起猫头鹰阿姨了,他连滚带爬的就奔向很远很远的一棵枯树。他知道,白天猫头鹰阿姨就在树洞里面睡觉。
  
  咚咚的敲醒了猫头鹰阿姨,猫头鹰阿姨听说哇哇乱叫。
  “这次一定弄死她…”说完就飞向了丹顶鹤的家。
  当猫头鹰到来的时候,丹顶鹤爸爸已经奄奄一息了,因为白天猫头鹰阿姨眼神不好,跟绿袖斗的时候受伤也不少。过了很久,丹顶鹤妈妈回来了,猫头鹰、丹顶鹤、蟾蜍三个人齐心合力的跟绿袖打起来,绿袖再强悍也斗不过三个人,丹顶鹤妈妈用长喙啄瞎了绿袖的眼睛,然后猫头鹰阿姨用锋利的抓住跟钩钩嘴,豁开了绿袖的肚子。
  
  虽然他们胜利了,但都受伤不轻,尤其是丹顶鹤爸爸,几乎没有了生命迹象。丹顶鹤妈妈哭的跟泪人儿似的。
  没有了丹顶鹤爸爸,她会永远的孤单一辈子的。
  
  蟾蜍也非常伤心,忽然他想到了什么。
  “赶紧的挤出我眼后的两大包包,那里面是蟾酥…我们的蟾酥是解毒强心作用的…赶紧的啊…”蟾蜍催促丹顶鹤妈妈。
  “不不…那个太恶心了,我不想碰那个…”丹顶鹤妈妈回绝呢。
  “哎呀…快点吧,你想让你老公死啊…”猫头鹰骂她。
  蟾酥很快挤出来,用在了丹顶鹤爸爸体内。过了好久丹顶鹤爸爸有了生命迹象。
  “哦~耶~”所有人都欢呼。
  
  丹顶鹤妈妈不好意的说。
  “我最讨厌的包包,救了我们…其实…其实漂亮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丑陋的或许有很大的用处…”
  “行啦,别在哪反思啦,感谢感谢蟾蜍先生吧…”丹顶鹤爸爸说。
  “有什么愿望呢,你想要点什么呢,我们飞往大江南北的,所有的珍稀宝物我们都能找到….”
  “不不…我们救你们是没有想到回报的,真的没有…”蟾蜍憨憨的笑。
  “那怎么的也有个要求吧….否则我们心里会不安的….不要让我们一直愧疚的生活…”
  
  “嗯…”蟾蜍沉思了好久然后说,“要不…要不,下个月月圆的时候,你驮着我飞向天空,接近下月亮…我知道我们永远也够不到月亮,但我就是想更接近月亮…”
  “嗯…”丹顶鹤听见蟾蜍的话眼睛湿润了。
  
  那个五月的月圆夜,你抬头仰望,你会看见墨蓝的天空,皎洁的月亮前面是比翼双飞的两只鹤,托着一只蟾蜍。
  
  “月亮美吗?~”
  “好美啊~”
  “看见三只脚的蟾蜍了吗?”
  “看见啦~”
  丹顶鹤带这蟾蜍一直高飞一直高飞。
  
  天际边隐约传来。
  “还有一个要求,答应我,飞向大江南北的时候告诉他们,癞蛤蟆是不想吃天鹅肉的…”
  “好的,癞蛤蟆是不吃天鹅肉的~~~”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