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 > 新闻 > 正文

不管人在何处,铁西总在心里——访“铁西三剑客”

时间:2019-11-13 09:06      来源:辽宁日报 赵乃林
 
双雪涛

班宇

郑执
  10月31日午后,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一间会议室里,由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办的“金芦苇”工程“铁西三剑客”研讨会会集了北京、辽宁的多位专家学者。距开会还有20分钟,两位年轻人风尘仆仆地走进会议室。记者得知,个子矮些、戴着眼镜、身着牛仔上衣的叫班宇;身着白色T恤、黑休闲裤,梳中分发型的叫郑执。他们的言谈举止,呈现出的是纯朴、谦和的本色,加上口音里的“沈阳味”,很容易就能让人断定这是两位东北后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铁西三剑客”中的双雪涛在国外没能赶回来。
  秋日的阳光倾泻在会议室里,也许因兴奋,班宇、郑执的脸上都泛出红晕。双雪涛、班宇、郑执都是上世纪80年代生人,都是从沈阳市铁西区走进文学天地的,都是近10年频频发表作品并屡屡获奖的。无论回望历史还是记录当下,他们所讲述的故事总是浸润着铁西工业文化……作为当下中国文坛上一股蓬勃的新生力量,记者眼中的“铁西三剑客”充满青春朝气,充满对家乡的眷恋和热爱。
  记住自己的来处
  1986年生于沈阳市铁西区的班宇,毕业于东北大学计算机系,现为出版从业者,仍生活在铁西。班宇从2005年开始写作,起初写乐评,后来写书评,曾用笔名“坦克手贝吉塔”。2016年,班宇开始写小说,发布在网络上。当时,他是豆瓣阅读的作者,豆瓣阅读举办中文大赛,他的参赛小说获奖,其中一篇被《小说月报》转载。这让班宇特别激动,觉得写音乐评论已经满足不了自己内心的写作需求;而小说就像一个可以变形、可以随时拆解的容器,可以承载更丰富的内涵,于是他开始投入小说创作。
  至今,班宇创作了《逍遥游》等20多部短篇小说,还出版了小说集。班宇告诉记者,写小说已经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很多读者读班宇的小说,感到在语言上很少欧化长句子以及翻译腔,而是一种吸收了文言短句和东北方言的文学化表达。对此,班宇表示,这不是他刻意形成的一种叙事风格,在他心里,有很多欧化的长句子,特别长,缠绕回环,既时尚又流行,只不过没写到纸上。他的语言风格,应该说是多重奏。
  班宇认为,小说应该是提出问题的,有一些困惑可能需要作者和读者共享。他在小说创作中有过类似的尝试。但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我们的历史、我们的记忆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转而逝去,我们所有的经验,我们所有的童年、青少年时期的事件和记忆一点点构成了今天的我们,所以我们应该对这些逝去的东西更加珍视,像自己的珍宝一样,反复从心里掏出来审视、观赏,这样我们才能知道自己是怎么成为自己的,也才会由此判断自己到底在何处。
  家乡情结不曾改变
  生于1987年的郑执是“铁西三剑客”中最年轻的一位。郑执告诉记者,他出生、成长在沈阳市沈河区大西菜行一带,念高一时,搬家到铁西区。郑执高中时在东北育才学校文科班学习, 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他不是死读书而是全面发展,获过省里书法大奖,得过全省高中生英语才艺大赛第一名,还是校园十大歌星之一。郑执2006年参加高考,被香港浸会大学社会科学院录取。
  郑执对语文情有独钟,有很强的沟通能力,他觉得自己的性格特点很适合社会学专业,为此放弃了另一家香港高校的全额奖学金,选择了费用昂贵的浸会大学。念大一时,郑执写出一部20万字的半自传体长篇小说。念大二时,因父亲病故,他一度休学回沈阳陪伴母亲,再度返回校园时,他改学中文专业,并在大学期间接续创作了《我只在乎你》等两部讲述父母生活年代往事和父子关系的长篇小说,他正是靠出版这三部长篇小说的稿费念完大学。
  郑执告诉记者,他离开沈阳念大学至今已有13年,其中在香港学习工作8年多,在北京已生活3年,现在的职业是写小说和电影剧本。当初的青春少年已经迈入而立之年,他的人生经历和成长环境都有了很大变化,但他说,自己心中的家乡情结不曾变,也永远不会变。他给记者留手机号时特别强调,这是在沈阳念高中时的手机号,经过这些年、走过这些地方,但一直用这个号码,因为这是魂牵梦绕的家乡记忆。很多人知道郑执,是从《仙症》获得匿名作家计划首奖开始的。面对鲜花和掌声,郑执却头脑清醒。他说喜欢严肃文学,并愿意为此默默地付出。
  内心深处洒满阳光
  1983年生于沈阳市铁西区的双雪涛,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律系,现更多时间生活在北京。从2016年出版《平原上的摩西》《聋哑时代》,到2017年出版《飞行家》,再到今年出版《翘鬼》,双雪涛已成为80后作家的领军人物之一。研讨会后,记者与他进行了电话沟通。
  专家学者眼中的“铁西三剑客”是什么样的?著名文学评论家阎晶明认为,他们是辽宁文学界的希望,也是中国文学界创作领域当中非常重要的一支新生力量。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总编辑应红看来,他们都在成长期,在接下来的创作过程中会有更多精彩的表现。《小说选刊》编辑部主任顾建平认为,他们的成功首先是语言的成功,语言和腔调恰到好处,低调、冷静、朴素,即使第一人称叙事也没有强烈的情绪表达,叙述语言贴近真实。沈阳师范大学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贺绍俊以班宇小说《于洪》为例分析,班宇写困顿生活,但你读他的小说不会感到灰暗,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班宇的内心是充满阳光的,文学带给他内心的阳光,他又用阳光照亮作品中的人物。在《当代作家评论》编辑周荣看来,看他们的小说就是看自己的生活,所以是全身心地喜欢他们的作品,他们的出现恰逢其时,也是被期待的写作。
  辽宁省作家协会负责人表示,省作协3年前开始推出“金芦苇”工程,主要是扶持重要作家和重要长篇小说,对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进行重点辅导。据《小说选刊》主编徐坤透露,《小说选刊》今年第12期将推出“铁西三剑客”小集,选发双雪涛的《火星》、班宇的《于洪》、郑执的《仙症》。与会的国家级文学刊物负责人纷纷表示,要为他们的成长提供更多的文学平台、评选体系和扶持帮助。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