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 > 新闻 > 正文

首届汪曾祺华语小说奖授奖辞

时间:2018-05-21 15:20      来源:小说选刊
  赵本夫《天漏邑》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1月出版  责任编辑 刘稚
  《天漏邑》是赵本夫先生厚积薄发匠心独运的一部力作,是近年长篇小说一个令人振奋的收获。小说融神话故事、历史传奇和现实人生于一炉,叙事空间多维互补,大跨度转换有条不紊,众多人物形象鲜活而立体。历史天命的探询,现实人生的讽喻,复杂人性的拷问,共同诠释了“天漏而人不可以漏”的基本主题,直抵中国文化心理深层结构,立意高远,气度不凡,为战争历史小说别开新面。

  王安忆《向西,向西,向南》
  《钟山》 2017.1    责任编辑 贾梦玮
  这是一个上海人在美国的故事,是上海与纽约的“双城记”。王安忆作为一个炉火纯青的作家,面对任何题材都能从容不迫,凡俗人生,却展开不同寻常的讲故事风格。不依赖圆熟的技巧或戏剧化的细节,转向中国古代小说简约的白描风格,三言两语即画出人物神韵。文字耐人寻味,偶尔有所吞吐,似乎故意暗中约束,借此激发读者想象的张力。贯穿于作品始终的伤感,是沉潜的生命律动。

  张悦然《大乔小乔》 
  《收获》2017.2  责任编辑  程永新  走走
  一次意外的流产,灾难与不幸降临到了一个普通家庭,大乔小乔和她们的父母陷入巨大焦虑和痛苦之中,两代人的命运也因之改变。面对沉重而复杂的主题,张悦然通过平静而坚实的叙事、内敛而深沉的反讽,细致描写人物悲惨的内心世界,尖锐揭示生活的荒谬感和悲剧性。作品不仅表现出高度的伦理思索,而且显示了成熟的叙事智慧,让读者看到了一个在人生探求和叙事创新方面都有所建树的年轻作家。

  莫言《天下太平》
  《人民文学》2017.11    责任编辑 徐则臣
  小说设置两个套叠的文本:从孩子的眼睛记述两个贪心的打鱼人故事;用奇异的老鳖来讽喻人与自然的冲突。故事一波三折、吊诡奇崛,寓意丰富、藏而不露。“天下太平”出现在一只鳖背之上,似有古老的依据,却释放出强烈的现实寓意:环境的危机与风俗的败坏,使自古而然的农耕渔猎尽失其据,令人寝食难安。小说强烈的现实关怀,感性丰腴的文字质地,细微饱和的叙述笔法,宣示着“讲故事的人”莫言的不同凡响。

  樊健军《穿白衬衫的抹香鲸》
  《青岛文学》2017.4  责任编辑 章芳
  抹香鲸来自大海,穿白衬衫的抹香鲸则来自城市。在林场,他的格格不入最终酿成了悲剧。小说充满对现实的隐喻,故事冲突饱含荒诞感,可贵的是,隐喻性并未耗损其质感,荒诞反而助力了深刻。作者试图用优美的散文笔法唤起象征性解读,以呈现复杂性的姿态反抗简化,使个体最终超越比自己更广阔的东西。抹香鲸之死,成为林场孩子们心中不可磨灭的、象征悲悯和救赎的龙涎香。它或许能唤醒人们心中的龙涎香,让我们都保有一份真挚与警醒,使世界更具关怀和温情。

  双雪涛《北方化为乌有》 
  《作家》2017.2  责任编辑 王小王
  双雪涛用富有魅力的人物,直白揭示了生活的本质真实,让我们触碰到坚硬的质感,同时也为人物的塑造发挥到极致创造了氛围。作者叙事能力与风格、大大提升了小说的意义空间,字里行间,深含北方中国的忧虑和伤情。双雪涛是一个不作伪的书写者,一个能够把一桩案件化为小说的完美故事作者,小说之成功不仅因为独特的题材和出色的语言,也与作者领悟生活,发现故事背后的广袤历史背景密切关联。

  微小说作家奖得主  蔡中锋
  蔡中锋在多年的创作中积累了丰富的素材,打破了历史、典故、奇闻与现实生活之间的隔阂,运用想象力构思出各种不同题材的微小说。他的作品切入角度巧妙,结构展开各具特色,既能采用“三一律”结构,用三个或三个以上层层递进的情节或片段突出一个主题,又能突破“三一律”,拓展创设微小说结构的广阔空间。语言平和朴素,文字收放自如,以不足千字营造出极大的内涵和张力,让悬念迭起的故事真实自然。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