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动态

网络文学,这一有关“故事”的叙事已成为当下“世纪红利”,正逐渐向全球扩散

时间:2019-09-25 15:36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没有一种文学,能像网络文学一样,在跨文化的语境中肆意穿梭,招徕难以计数的读者。在泰国,中国网络小说《扶摇皇后》《有匪》《调香》《花开锦绣》等已被翻译成泰文,常年雄踞书店畅销榜榜单。在日本、欧美等国,由网络小说改编的动漫、影视作品同样表现力不俗。经过20多年的发展,网络文学,这一“东方文化奇观”的辐射力、传播力和影响力,常为人所乐道。

当地时间9月16日,第四届中加国际电影节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落下帷幕。《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将夜》分获“最佳动画奖”和“最佳电视剧奖”,两部作品共同点在于,均是网络文学改编影视作品。“网络文学作为互联网时代下‘故事’的形态之一,正成为当下的‘世纪红利’。”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断言。

网络文学是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

“世界通用文学的最小单位不是语言,而是故事。”中加国际电影节期间,作为清华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阅文集团等联合发起成立的网络文艺国际创研基地首次亮相海外的活动之一,跨文化传播论坛同期在蒙特利尔康考迪亚大学举办。

夏烈认为,在信息技术的发展、文化工业的裹挟下,文化产品开始呈现多样化的发展趋势,但故事作为每个人的人生剧本、老百姓的精神食粮,却始终是贯穿人们生活与年岁的谈资,“故事比语言大,越是精微的语言越是有局限,比如一个说法是‘诗不可译’,而故事很少被认为是不可译的。”作为最具陪伴感的文字表现形式,来源于生活的故事在经过加工后,逐渐脱离现实并高于现实,成为了一个文化标签。在他看来,网络文学是有关“故事”的叙事,而它之所以能成为“世纪红利”,与文化工业以来的技术、资本和大众文化有关,“事实上,故事早就搭上了文化工业这班车,向着互联网时代的信息经济挺进。”

在互联网时代,写作权被重新还给“草根”,人人皆可表达、皆可创作。于是,过去30年,一个从无到有的写作群体迅速扩大,并掌握了“说故事”的话语权,这便是网络作家群体。当下,中国主要网络文学网站的驻站作者已达到1755万人,去年,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达到2442万部,全年新增795万部。比起传统小说的精英化书写,网络文学所具有的草根特质以及无门槛的阅读条件,显然更易于俘获读者。有一个数据可提供佐证:截至去年12月,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4.32亿。同时,网络文学也有极度类型化的特点,从穿越、校园、都市、未来、灵异等细分类别可以看出,更强调叙事表达的网络文学,不仅从各个角度激发写作者的创造力,也试图以铺天盖地、无所不包的姿态,吸纳更多的读者。同样,身为草根叙事的网络文学,也更容易在跨文化环境中,以共通的故事性表达,吸引其他文化背景下的读者。

“网络文学是体量巨大的、众人书写的中国故事。”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形容,“上世纪90年代,随着互联网兴起,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国故事逐渐显现。”这个中国故事里,既有中国远古神话的解读,也有西方奇幻文学的灵感,既有莎士比亚的浪漫主义,也有鲁迅的批判色彩。“”肖惊鸿认为,伴随着媒介迭代效应,天生带有跨文化传播基因的网络文学让各国年轻人之间有了更多共享的文化经验。因此,“在网络文学加速实现跨文化传播的现实语境下,我们一方面需要尊重并正视世界各国人民对文化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一方面也要积极正面地推动以网络文学为核心源头的文化产业更快更多更好地走出去。”

放大网络文学“破界”能力

网络文学这一“世纪红利”,表现是多面性的。一批批付费用户为行业发展及原创内容生产奠定基础。此后,网络文学持续朝全产业链推进,由其改编的动漫、游戏、影视等衍生内容,源源不断地供给文娱产业,成为原创内容领域的主力军之一。基于网络文学衍生出的各类内容展现形式,正在加速扩充“故事”的延展面,真正实现了与文化工业的深度结合,形成了独属于“内容IP”的发展优势。

极富吸引力的网文“故事”的另一面,是海外市场对此表现出的旺盛需求。网络文学最早风行海外,源于少数翻译组的自发行为,正如它在国内走过的足迹一样,用户自发创作成为其蓬勃发展的基础。在海外,读者翻译—追更—自发打赏,很快形成了线上阅读的雏形,进而诞生了一批专业性的,基于网文翻译、传播的文学网站。“审新审奇和情感共鸣是网文能跨越文化差异,很快俘获读者的原因。”阅文白金作家“爱潜水的乌贼”说,追求新奇有趣的东西是人类的共性,所以才会有对异国文化的好奇和向往,这是跨文化传播的切入点,“而情感是人类所共有的,好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可以无文化差别地打动读者,让他们喜欢。”

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经过了三个阶段。早期以数字版权和实体图书出版为主,随后发展到建立海外门户起点国际,规模化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输出;再到如今开启海外原创,将中国网文的成长和运营模式带到海外,培育更多海外本土优质作品和忠实用户。目前,起点国际除上线约500余部中国网文作品,累计访问用户超4000万外;由海外作者原创的网文规模也日益扩大,现共上线原创英文作品6万余部。西班牙作者的Last Wish System(《最终愿望系统》),新加坡作者的Number One Dungeon Supplier(《第一秘境供应商》)等均收获高人气。

“大部分作品的世界观架构深受中国网文的影响,蕴含奋斗、热血、努力、尊师重道、兄友弟恭等中国网文和中国文化元素。”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罗立认为,网络文学内容具备跨文化传播的基础,好的故事可以跨越区域、文化、民族的限制,感染读者、引发共鸣,“读者为了更好理解仙侠小说中的升级体系,会衍生阅读中国传统文化知识和神话故事。而中国文化的价值观,也能通过网文进一步传递出去。”当下,全球用户对中国网络文学的关注,既不是对东方文化猎奇式的欣赏,也不只是单纯的娱乐快消,而越来越成为满足精神需求和文化需求的日常性文娱消费。“网络文学天然具有突破界限的能力,我们期望放大这种‘破界’的能力,让网络文学从内容到模式,乃至生态都能够扎根全球。”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