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动态

不但神秘而且够“爽”这样的网文才有老外看

时间:2018-10-17 13:43      来源:南方日报 刘长欣

今年夏天,“太上布衣”陈俊玮参加了在新加坡举办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高峰论坛”。他最大的感触是:“海外也有很多人喜欢我们的作品,这或许是‘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新窗口!”

身为广东人的陈俊玮尽管是年轻的“90后”,但他早已凭借《剑诛天道》《最强反套路系统》等作品成为网络文学大神作家。对于作品能受到海外读者的喜爱,陈俊玮认为:“除了故事本身,可能还有我们融入故事里的许多创新元素,比如最常见的‘穿越重生’‘随身系统’等创意,虽然在国内已经被读者普遍认知,对于大部分海外读者来说却是第一次接触。”

今年迎来20岁的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号召力并不罕见——《全职高手》《天道图书馆》《放开那个女巫》等作品早已火出了国门,网络文学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先锋。 

网文打通了海内外读者的“快感通道”

三年前,新加坡人温宏文(CKtalon)赴美国求学后,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网络文学,即“发飙的蜗牛”所著的东方玄幻作品《妖神记》。

“爽”“热血”,温宏文这样描述《妖神记》让他着迷的原因。再深入探究,他发现,这些“草根崛起”的故事很容易让他有代入感,而主角身上积极向上的品格,也让温宏文愿意陪伴其成长,感受他的喜怒哀乐。“我们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但主人公代替我‘重生’了一回。”他对南方日报记者说。

不止是温宏文,大批海外读者为中国网络文学的魅力所倾倒。一位网名为Hevveh的读者在留言中表达了对《天道图书馆》的喜爱:“老实说,这是我目前为止读到的最好的故事,里面都是很独特、很有趣的情节,非常带感,一点儿也不无聊,翻译也很给力。”

“网络文学受欢迎的关键是好故事,我在故事上花了很多心思,但能够让海外读者喜欢,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天道图书馆》的作者横扫天涯说,自己的小说“出海”后,他也有关注外国读者的反馈:“作品融合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并且以儒家代表孔子为原型,传承了尊师重道这一美德。可能这对海外读者来说是比较新奇的设定。”

三年间,温宏文与众多海外读者交流过,发现读者的感受与他个人初次接触中国网文时如出一辙。温宏文说:“一部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其主角往往富有魅力,这个魅力体现在他的性格和品格上,如积极向上、助人为乐、迎难而上等,很容易让读者产生亲切感。而突破想象力的新鲜感也吸引着读者。”

相较于严肃文学和古典名著,网络文学更加生动有趣,或许是后者俘获更多“海外粉”的另一原因。升级打怪、降妖除魔……幻想小说往往热血而又浅显易懂,并且还带有强烈的东方色彩,而这种阅读的“爽感”是能打破文化和地域界限的。对此,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就曾撰文提出,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最生猛的力量在于,其“一视同仁”地打通了海内外读者的“快感通道”。

身为广东阳江人的阅文集团高级副总裁林庭锋,是中国网络文学商业化运作发起人之一。他认为,网络文学是互联网时代最能理解小说读者的文化样式之一,随着互联网时代全球共鸣的不断加强,网文的这一内容特质能够很轻松地跨越传统概念上的文化鸿沟。

武侠世界网站创始人赖静平同样曾经表示:“很多外国读者看网文,是从网络写手‘我吃西红柿’的玄幻类小说《盘龙》入门。原因很简单,《盘龙》的人物名字本身是西化的英文名,男主叫林雷·巴鲁克,女主叫迪莉娅,外国人接受起来没有障碍。”

随着了解的深入,林庭锋对外国读者群的“兴趣点”,有了日益清晰的认识。“我个人觉得,网络文学不止是用太极、八卦、武术、工艺等东方神秘文化吸引海外读者,更重要的是作品中所承载的当代中国人的思维、思考和情感。”林庭锋以幻想小说来举例,西方幻想小说里,血统论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传统,但中国网络小说主张个人奋斗——这是当代中国社会共同的价值观。传递到海外,这完全可以感染年轻人,因为奋斗就是永恒的主题。

对于传统概念里的只有幻想小说和传统中国的故事才能成功,林庭锋认为是个误会。

他表示:“中国的现代生活,国外很多年轻人不了解,但网络小说开了一个窗口,独立的女性、充满活力的社会、传统中国的亲情、发达的网络文化等等,对于海外读者来说,都是新奇却普适、有感染力的。”

历史、体育、二次元、言情等题材也都出海了

根植于中国文化土壤的网络文学,俘获大批“海外粉”,翻译功不可没。

一次偶然,温宏文遇到了一位译者,对方从事的工作,是把中文的网络小说翻译成英文。

这给温宏文不小的启发——中国好故事不再需要“口耳相传”,有更多的读者可以通过翻译的版本来了解这个全新的文学世界。

温宏文动了做网络文学翻译的念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想把中国好故事带给更多海外读者。

儿时,温宏文便随母亲学习中文,对中国的一些“梗”有所了解。再加上早期有过做字幕的经历,所以自从决定要做网络文学翻译时,他就笃定能胜任。2015年11月起,温宏文开始了东方玄幻作品《真武世界》的中译英翻译工作,之后,在二次元、都市和仙侠等题材均有涉足。如今他已是一位王牌译者。

温宏文的身份和经历,在网文译者中颇有代表性。

以起点国际为例,林庭锋透露,在网文的英语翻译上,目前有分布在北美、东南亚为代表的世界各地的200余译者和译者组,已上线200余部英文翻译作品,字数累计超2亿。这些译者以外籍为主,往往具备三个特点:熟悉英语国家的文化、熟悉中国传统和当代文化、熟悉网络文学。

可在翻译过程中,温宏文还是碰到一些障碍。

“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这样的道教术语,让英语世界的译者“很崩溃”。温宏文告诉记者,中国网络文学中有许多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词语,如“金丹”“元神”“神仙”等,要精准传递这些词的意思,确实不容易。

他采取的策略是,使用字典或在网络上找到词汇的出处,以便更好地理解词汇的含义。一般来说,这些中国特色词汇都出自传统文学,如《封神演义》《红楼梦》等,所以对于网络文学的译者来说,阅读中国传统文学也是功课之一。

而阅读其他专业译者的作品,甚至是英文原创作品,也有助于提取更好的翻译方式。

在翻译一个章节时,涉及到主角接受众人审判的描写,温宏文由此联想到《哈利波特》中的一个情节,即哈利因为在麻瓜面前使用了魔法,而接受教育部审判的场景。所以他特意翻阅了那段,想通过JK·罗琳的描写来寻找感觉与启发。

早期,海外读者可以阅读的中国网络文学多集中于东方玄幻、都市题材等,目前已扩充到历史、体育、二次元,以及目前深受女性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

不过,海外读者的喜好并非一成不变,随着年龄的增长或书龄的增加,读者的阅读口味也在不断进化中。“所以如何平衡初级读者与老读者之间的喜好,都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温宏文说。

读者、译者、编辑三方探讨译法

网络文学的翻译,不同于传统出版,一套适合的内容生产机制至关重要。

为有效避免翻译混乱的问题,经过一番摸索,起点国际设立了一个全平台的词汇库,整理出了700多个专门词汇的翻译方法。从内容上,分为东方玄幻、仙侠和都市三类,从类型上,分为普通常用词和谚语、成语。

不少翻译案例都十分有趣。

林庭锋举了一系列例子,如后天(Postnatal)、先天(Connate)、天劫(Heavenly Tribulation)、灵宝(Numinous treasure)、三千世界(Trichiliocosm)等等。

具体而言,就翻译方法来说,文字的美感和意境需要重视。温宏文说:“比如‘三千大世界’,之前很多译者直接按字面意思翻译成‘3000 Great Worlds’,可是这是佛学用语,所以我将它翻译成了‘Trichiliocosm’。‘后天’和‘先天’之前也都是音译,一方面增加了理解的难度,另一方面也少了‘出生前’和‘出生后’的时间概念,所以我使用了‘Postnatal’和‘Connate’。”

这一套翻译模式中,读者也可以全程介入内容选择、翻译评判和质量跟踪反馈。“词条的建立往往就是读者、译者、编辑三方共同探讨所确立的。”林庭锋说。

作为译者,温宏文不禁思考,什么才是优秀的翻译质量?难道仅仅做到没有错别字、没有语法错误,便是真正的优秀了吗?他认为这是远远不够的。在他看来,翻译不仅是不同语言间的转化,更是一种跨文化的沟通。

在真实展现中文原意和便于读者理解之间找到平衡点,始终是萦绕在译者面前的一大挑战。诞生于2014年12月的武侠世界网站,作为中国网文翻译网站,也有一批网络文学的粉丝自发组织翻译、推广中国网络小说。在网站上,有专门板块介绍道家学说的基本概念,例如什么是“道生一,一生二”或是“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读者们甚至会在网站上互称“道友”。

起点国际则开发了一个小功能:译者可以在工作后台对词汇或句子加上注释,这些注释会显示在前端。读者们在阅读时,只要点击右上角的灰色小标识,就可以看这些词汇的注释,从而更好地理解文章内容。

中国元素不可避免,将这些知识点传达给读者还需讲究方式方法。温宏文建议,可借助图片或视频进行形象化翻译,效果可能会更好。

“我常听人说,寓教于乐。需要用到注释的词汇,往往都是外国读者不理解的地方,有时候用纯粹的文字,并不能完美地解释清楚词汇的含义,或者让读者有更多深刻的感受。”他说,比如“上古凶兽叫九婴”,如果只告诉读者“九婴”是一只九头怪物,还不如配上一张图来得震撼,“当然,有时这也是译者与读者之间的小互动,译者们很喜欢给食物配上图片,故意‘馋’读者”。

有老外开始写“中国式”网文

林庭锋是国内第一代网络文学代表作家之一,他的作品《魔法骑士英雄传说》也是最早出版的长篇玄幻作品。

在他的印象里,早在2001年,网络文学就借助出版实现了面向海外华语群体的输出,他记得当时在东南亚和欧洲都看见了自己作品的身影。

而在2005年左右,网络文学内容外文出版授权启动,正式揭开了网络文学出海的1.0时代的序幕,这一阶段,网络文学主要是通过出版授权的形式,由海外的出版社出版发行。

近十年间,网文“出海”的步伐在不断加速。

2016年底,网文海外传播模式升级为以线上互动阅读为核心,此举极大增加了读者的覆盖面;2017年,起点国际(Webnovel)推出,这也是中国网络文学第一个正版外语平台和品牌。数据统计,截至目前,已上线200余部翻译作品,近9万章,覆盖东方幻想、言情等13个热门品类。以横扫天涯的《天道图书馆》为例,阅读人次高达8600万,同样阅读人次突破千万级的还有40余部。

如同我们追好莱坞大片、韩国偶像剧,越来越多的海外读者也在追我们的网络小说。温宏文翻译作品的读者主要来自北美地区和东南亚地区。有一次他在地铁上惊奇地发现,“站在我前面的一位男士,正在使用APP读我们的小说”。

原本来自西班牙的Alemillach只是众多中国网文“海外粉”之一,尤其喜爱《盘龙》,只是他比一般的“海外粉”走得更远一点——自己也开始撰写“中国式”网文。他说,创作的《Last Wish System》(《最终愿望系统》)中,融合了西方元素和中国元素,这样就能满足读者对于中国元素的好奇心。据了解,今年以来,有超过2000名来自不同国家的作者,发布了4000余部原创作品。

网络文学评论家庄庸提道,从中日联合制作的《从前有座林灵剑山》到“爆款”《全职高手》登陆日本,《琅琊榜》在日本、韩国相继上线,再到《无证之罪》改编的同名网剧实现海外多个地区覆盖,网络文学也以文艺的形态走出去。日前,作家囧囧有妖作品《许你万丈光芒好》正式向越南授权影视改编有着标志性意义,这意味着,网络文学在海外开启了IP改编授权的新征程。

庄庸认为,从2011年到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的“出海之旅”,根本特点是文化的逆输出。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全球文化战略的真正力量在于连接世界的独特基因。

网络文学在海外的影响力日益提升,除了英文版,2017年以来,日语、韩语、泰语、越南语、法语等多个语种的翻译授权接踵而来。但是,网络文学的魅力能否与海外本土伙伴产生化学效应,还需打个问号。

温宏文认为,在翻译的本土化上,需要进行更深入的探索,如针对不同区域、不同国家的读者,通过一些合理的改编和情节上的优化,使其更好地理解中国网文。

另一方面,近日发布的《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指出,截至2017年底,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高达1647万部(种),签约作品132.7万部(种),当年新增签约作品22万部(种)。与如此庞大的生产量相比,优秀的翻译人才乏善可陈。

“培养一支具备专业素养的翻译人才队伍十分关键,我们正通过‘翻译孵化计划’加速扩大翻译者规模,并不断扶植译者成长,提升自身专业素养。”林庭锋希望,政府方面能倾斜翻译资源,加大翻译补贴和人才培养,为企业牵线搭桥;在高等院校挖掘对中国文化有研究的境外人员;还可以与海外开展优秀网络文学翻译人才培养计划。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认为,从根本上看,要从培养优秀作家、作品入手,提高优秀作家作品认知度、辨识度,加快网络文学高效创新发展,创立海外传播激励机制,规范有序地加大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影响力。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