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前沿
首页 > 前沿 > 正文

布克奖是否“美国化”引争议

时间:2017-11-06 14:42      来源:文学报 郑周明

乔治·桑德斯

英国当地时间10月17日晚,2017年布克奖结果在伦敦揭晓,美国短篇小说家乔治·桑德斯凭借第一部长篇小说《林肯在中阴界》(Lincoln in the Bardo)获奖,这也是继去年保罗·比蒂之后第二位获得布克奖的美国作家。

今年59岁的乔治·桑德斯以想象力丰富怪诞的短篇小说闻名文坛,已出版六部小说集,其中《十二月十日》已出版中文版,据悉获奖作品《林肯在中阴界》也将由浙江文艺出版社翻译出版。小说《林肯在中阴界》今年2月一经兰登书屋出版就登上了《今日美国》“畅销书榜单”前十名,被《纽约时报》《纽约客》《华盛顿邮报》《出版人周刊》等三十多家媒体重点关注报道。在这部小说中,乔治·桑德斯继续发挥他实验和先锋气质,故事以林肯之子死亡的真实事件为背景,叙述时间集中于1862年的一个夜晚,林肯十一岁的儿子威利因伤寒症去世,而美国内战战事正紧,外忧内患夹击之下的总统偷偷溜去公墓,揭开已经合上的棺材,伸出双手去拥抱儿子已经死去的身体。在他的温柔爱抚下,那些困在“中阴界”(佛教中指从人死后到轮回转世之前的幽冥之境)的不安灵魂纷纷受到感召从坟墓中升起,展开对话。在几乎是由对话组成的文本中,桑德斯还加入了大量真实的史料、传记和信件等资料,通过自身想象力和历史真相之间形成的模糊感、矛盾感来做出他对历史的解读。

乔治·桑德斯在美国文坛被称为是“天才怪诞作家”,2013 年美国《时代》杂志人物榜中他被评价为“一直都是最好的用英语写作的短篇小说家”。布克奖评审主席劳拉·扬认为这部小说“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的创新性、独特的风格。它将丧失幼子的林肯的私人之痛与美国内战的更广大的历史动乱并置……小说既是植根于历史的,又是玩味历史的,它探讨了关于‘同情’的故事和意义”。上台领奖时,乔治·桑德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奇怪的时代。我们是应该以排斥他人、投射负面和暴力来应对恐惧,还是应该效仿古人的信仰方式,尽力以爱回应世界?在这种信仰中,他人似乎不再是他人了,而只是另一天的我们。”

能够在今年布克奖入围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奖并不容易,7月布克奖公布长名单时,就呈现出了近年作品竞争最为激烈的态势,如1997年凭借《微物之神》获得过布克奖的印度作家阿兰达蒂·洛伊的新作《极乐之部》(The Ministry of Utmost Happiness)进入长名单,美国作家科尔森·怀特黑德的《地下铁路》更是已经获得2017年普利策小说奖、2016年美国国家图书奖等重要奖项,他们俩被认为是今年角逐最终赢家的热门之选,然而9月布克奖公布短名单时,这两位作家都未进入最后的名单,让外界大感意外。在短名单中,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的《4321》最为引人注目,这部厚达近千页的作品,讲述了主人公阿尔奇·弗格森的人生在四个平行世界中,从出生到青年时代,演化出彼此独立的变奏故事。这也是作家暌违文坛7年之后在70岁高龄时写出的一部长篇小说,然而这部作品最终也无缘获奖。

作为全球英语文学界最负盛名的文学奖,能够入围布克奖不仅意味着在文学品质上得到肯定,作品销量往往也能得到市场良好反响,去年获奖作品保罗·比蒂《销售一空》已销售近40万册。今年短名单公布后,阿莉·史密斯的《秋》在英国本土销量便超过了5万册,保罗·奥斯特的《4321》在美国本土销售近两万册,其他几位也都超过了一万册。而进入长名单但未进入短名单的两部作品,扎迪·史密斯的《摇摆时光》和科尔森·怀特黑德的《地下铁路》则早已在本土售出超过10万册。

从2014年起,布克奖宣布接受美国作家参与评选以来,便遭受了各种质疑,不少作家担心,出版市场发达的美国会推荐更多知名度高、作品畅销的作家来参选布克奖,担心这可能影响此前布克奖注重作品品质而非作家名声的传统。去年,保罗·比蒂凭借《销售一空》(The Sellout)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的美国作家,今年短名单6位作家中有3位来自美国,最终获奖也是美国作家,这自然增加了布克奖是否在“美国化”的争议声。

尽管布克奖评审主席劳拉·扬对媒体表示,她并未因乔治·桑德斯获奖而感到困扰,“评委对提交上来的书的内容进行评判,而不是根据国籍或性别做出判断”。但外界仍倾向于悲观分析布克奖的这一规则变化,其实正反映了全球出版界的日趋同质化。统计数据表明,从2010年到2015年入选布克奖长名单的75本书中,就有23本来自企鹅兰登书屋,其他大型出版公司也占据不少位置,有31本书是来自分散的小型出版社。相比于小型出版社,知名大型出版公司往往有更多的媒体资源与作品提交数量,这无形中慢慢影响了布克奖的入围作品面貌。

此外,过去非英美国籍但以英语写作的作家如阿兰达蒂·洛伊、迈克尔·翁达杰、纳丁·戈迪默等都是布克奖获得者,但如今留给这类作家的入围空间却越来越少。

批评者的落脚点是放在了文学的多样性上,不仅仅是族群或性别问题,而是让全球读者看到更多可能性的作品脱颖而出,去年美国作家保罗·比蒂获奖后,《华盛顿邮报》一篇评论表示,像保罗·比蒂这样已受市场关注重视的作家并不需要布克奖,他的获奖不仅让美国文学界和出版界难以看清大洋彼岸的文学发展近况,而且也在把属于美国的文学观点强加到一个原本自成生态的文艺市场里。对于读者而言,越来越多地通过文学奖知晓并阅读同一类作家作品也并非是件好事,每年总有那么十几本书席卷各大文学奖,通过媒体送达全球读者手中,这或许正是全球化的特征,但并非最好的结果。正如英国《卫报》所阐释的观点,如果布克奖的规则变化能够促使全球出版界更深入思考如何给文学多样性更多发展空间,那么它将继续证明自己的声誉和意义。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