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白长青:作家深入生活既是自觉也是常态

时间:2018-06-01 14:26      来源:辽宁日报 高爽
  “鲁艺,特别是东北鲁艺对辽宁文艺界的影响特别大,包括文学、音乐、美术、戏剧等各个方面。鲁艺精神在辽宁文艺界的传承,其核心就是文艺为人民服务,具体方法则是深入生活。”辽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文艺评论家白长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作为已故著名东北作家马加的长子,回忆起解放战争时期从延安、从全国各地来到东北的作家的创作历程,白长青的讲述既饱含着对父辈的深情,又表达了一位学者对那一代革命文艺工作者的深深敬意。
  延安文艺座谈会捅破了一层窗户纸
  马加原名白永丰,曾用笔名白晓光,辽宁新民人,1910年生。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身为东北大学进步学生的马加流亡到北平,投身到抗日救亡当中,并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后加入了北平左翼作家联盟。1938年,马加来到延安。
  1942年作为正式代表参加具有历史意义的延安文艺座谈会,成为马加文学创作生涯的一个转折。“像我父亲一样,当时很多文艺工作者来到延安,是出于对真理的向往和不甘心当亡国奴的抗日救国思想。但是到底应该怎样进行革命文艺创作,大家还不太清楚。他们想用自己的笔去反映生活,为人民服务,去写八路军,但具体怎样去表现,还处在摸索中。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正解决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文艺相结合的问题,同时也提供了具体的创作方法,那就是走下去,走到群众中去,与工农兵相结合。只有熟悉他们才能写好他们。可以说,这层窗户纸一经捅破,作家、艺术家们的心胸一下子豁然开朗。”
  在延安期间,马加在延安的《谷雨》《解放日报》上发表了多篇短篇小说、散文、特写,发表了长篇小说《滹沱河流域》,均产生了较大反响。“这些作品都是在深入生活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他来到华北的晋察冀根据地,在生产活动和减租减息斗争当中,跟当地老乡一起生活,感受他们的感情和精神面貌,把这些写到他的作品当中。”白长青说。
  “要熟悉群众生活,要带着感情去写”成为马加一生的创作追求,也成为那个时代革命文艺工作者共同的追求。
  那个时期的东北作家群是全国最强的
  抗战胜利后,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众多的延安文艺工作者随部队分批来到东北。身为东北人的马加和妻子申蔚也几经辗转回到东北。“他们从延安出发,先到张家口,被当时担任《晋察冀日报》主编的邓拓留下来办报,待了几个月后才再次前往东北。1946年5月,他们抵达哈尔滨。”白长青介绍。
  当时,东北解放区刚刚建立,开始进行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重新回到东北的马加特别兴奋,“他一头扎到了基层,在佳木斯农村参加土改,担任土改工作队队长,在那里工作了两年多。这既是响应党的号召,也满足了他想熟悉群众生活的愿望。”在两年的土改工作生活的基础上,马加创作了长篇小说《江山村十日》。
  回过头看,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反映土改生活的两部最重要的长篇小说,都来自那一时期的东北,一部是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另一部就是马加的《江山村十日》。“这一方面跟东北地区是解放战争时期全国最大的解放区有关,同时也跟当时东北的作家、艺术家深入生活的实践有关。那时候所有的文艺工作者都下去了,这是他们的一种共同的创作自觉,一种使命感。”白长青总结说,“那一时期东北的文艺工作者队伍在全国来看是最强的,队伍很完整,作品也走在全国前列。可以说,解放战争时期中国新文艺的方向和创作高峰就在东北。”
  新中国成立以后,马加担任了辽宁省作协主席、辽宁省文联主席,工作的责任更重了,可深入生活的道路始终没有改变。白长青感觉,父亲很少有长时间“坐机关”的时候:“总是在下边跑,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他先是在辽南的盖县、熊岳体验生活,那几年还是他一个人在县里,我们全家在沈阳,到1958年的时候,他索性把我们全家都搬到了乡下,一住就是三四年。”
  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创作“根据地”
  1958年,马加一家来到新民县(今新民市)兴隆公社。全家五口人,就住在公社院里的房子。白长青和二弟就读于兴隆公社中心小学,最小的弟弟还没有上学。
  “那时父亲兼任新民县委书记处书记,他的工作很忙,经常下乡,好像是搞试验田什么的。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马书记’。他跟大伙一起劳动,身上揣个小本子,在农民群众日常的唠嗑中,发现一些生动形象的语言,甚至身上的穿着打扮、生活民俗等,他都作为文学素材,随时记在本子上。”
  一些研究者认为,马加作品中那种浓郁的东北农村民俗风情,以及独特的地域文化特色,特别是具有东北农村色彩的文学语言,正是基于他长时间深入生活的深刻体察。
  白长青进一步解释说:“不只是我父亲如此,当时辽宁的作家基本上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创作‘根据地’,都自觉地下去深入生活。如韶华去抚顺的大伙房水库工地深入生活,诗人方冰长期在熊岳纺织厂生活,作家谢挺宇去阜新新邱煤矿,草明去鞍钢,罗烽和白朗去本溪。大家都是长期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一边生活,一边创作。只有深入生活才能写出好作品,这是那个时期辽宁作家们的一种普遍共识。”
  那一代作家体验生活的方式在今天还适用吗?白长青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作家体验生活的方式也在变化,自然可以多种多样。但文学来源于生活的本质却是不会改变的。作为一个创作原则,作家不能脱离生活的土壤。像贾平凹、路遥、陈忠实这些优秀作家的作品,大多来自他们所熟悉的生活体验。今天的作家无论从知识储备、时代审美视野,包括文学基础等方面,与老一代作家相比,无疑具有自己的优势。但要想创作出为人民接受的好作品,还是要深入时代生活。今天的时代生活波澜壮阔,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出现许多新的事物、新的现象,新的行业、新的人群,呼唤我们的作家去了解他们,走进他们,表现新的时代生活。”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