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洪兆惠:“物”的珍贵

时间:2018-05-21 09:04      来源:辽宁日报
  最近从《文学报》上得知上海文学博物馆开始筹建,这之前,我曾看过建设中的辽宁文学馆,所以特别关注这个消息。上海文学博物馆作为上海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组成部分,有文学展示、研究、交流、培训等多种功能,可以预见,它建成后必然成为上海的又一文化地标。我在参观辽宁文学馆的建设时也有类似感觉,以后沈阳小北关街31号,会因文学馆而成为文学热爱者的向往之地。
  去文学馆,除了想了解一个城市或一个省的文学历史外,我更想看到一些作家的手稿、日记、信札、笔记等物件。对于我,这些真实留存下来的“物”比他们出版的作品还要珍贵。我喜欢一部作品,自然对这作品的写作者感兴趣,总想追寻他们的生活轨迹,还原他们创作时的精神状态。而流逝的一切,只能在这些真实的物件中寻找,物件中“活着”真实的人。记得2012年4月24日,我在巴黎孚日广场6号参观了雨果的故居。雨果曾在这里居住了16年,不朽巨著《悲惨世界》就在这里诞生。我的感觉,它不是作家的故居,而是一座文学博物馆。那天没有翻译,在展室看不懂那里的任何文字,茫然不知所措,但是我对自己说:感受这里的氛围,接近一个作家的灵魂才是最重要的。当我在玻璃橱窗里见到泛黄的手稿和书信时,我觉得雨果就坐在那里,我能感受到他的气息。那一刻,雨果独属于我。我和他因那些手稿和书信而超越了一个半世纪面面相对,我似乎能够感受到一个伟大心灵的搏动。
  在我看到上海文学博物馆筹建的同时,偶然看到盛韵写的一篇关于思想史学者彼得·沃森的印象记。沃森的巨著《思想史:从火到弗洛伊德》刚由译林出版社引进出版,他来中国签售。他随身带着一个牛皮面笔记本,对于这个小本本他解释说:“你们看,我还在用最原始的小本本记事情。”我的目光长时间停在这个细节上。我想看他的思想史著作,也更想看他手中的那个小本本,想知道那里究竟写些啥。不是好奇,我确信,那里记着最鲜活、最闪光的思想片断。而且那是实物,有思想者的体温和血的流动。这让我想起加缪,22岁时他在一本小学生练习簿上写下第一行字,从那时起,长达25年,将所见、所闻、所思、所感,凡是生命历程中思考的点点滴滴都用文字记录下来,不为别人,只为自己,诚实记录,直到生命结束。译成中文的三卷本《加缪手记》是我喜欢的书,我想,如果放在面前的是手记原稿,一摞练习簿,那会是什么感觉?我能感受到一个作家鲜活的生命,那只有“物”才能给予我的感受。
  现在的云端储存模式为我们保存文字和图片提供便捷,然而再便捷,那也是个虚拟储存空间,装不进任何留存的实物。因此,对于一个城市或一个地区,需要有一个物理空间存放作家的文学实物,这就是文学馆。读者在文学馆浏览文学历程的同时,通过真实留存的实物触摸作家的心灵,而后者更有价值。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