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秋泥:让我们一起感恩春天——“小说北2830” 专辑作品评论

时间:2018-01-11 09:42      来源:2018年1月《辽河》
  推开新年大门,《辽河》文学月刊已经完成第315期的出版发行,步入了创办以来的第四十个年头。脱胎于《营口文艺》的老牌文学月刊《辽河》,正抖落征尘,以崭新的姿态昂首迈进公元2018年。新年伊始,《辽河》隆重推出了【小说北2830作品专辑】,藉由这样一批辽宁优秀作家的妙手,为广大读者,奉献出一道风味独特,意韵丰盈的精神料理。
  “小说北2830”,是由作家潘洗发起,杨家强、万胜、郭少梅等作家为核心成员,以小说的名义成立的民间文学团队。写作是一项极其私人化的劳动,过程犹如在自己的心灵掘井,极易陷入迷失和自我怀疑的境地。“小说北2830”的定期互动机制,旨在触碰、激发其成员之间的创作激情和潜能,这样的功能,正好弥补了人的惰性短板,于写作者尤为重要。他们怀揣梦想,挽臂前行的姿态,成为当下文坛的一道闪亮风景。本期,我们委托“小说北2830”的召集人,《海燕》文学月刊特约副主编潘洗先生组稿,选用了万胜、姚宏越、郭少梅、庞艳、杨艳玲、张弛六位作家的六篇作品。在此,感谢潘洗先生。
  《吴妈的日出》是作家万胜的小说新作,写的是太阳底下发生的事,一场见义勇为,让驼背吴妈的儿子成了瘫子,生活瞬间陷入窘境。然而凶手抓不到,女当事人又走掉了,母亲诉说无门,“我儿子是个英雄”变成她人前倾诉的呓语。万胜小说简约洗练,举重若轻,他只提供了场景,把要表达的东西埋藏在画面里。陷入窘境的母亲承受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像个问号,追问这淡漠的人世:为什么好人不得好报?而艳红的出现,恰似一束温暖的光,她是谁?她和整个事件有何种关联?这一切作者没有交代,都留待读者去思考、想象。结尾的处理打动人心,吴妈期待的敲门声终于敲响,宛如上苍垂怜,人性美好熠熠生辉。
  姚宏越小说《1999年的一家人》讲的是前尘往事,貌似平凡的小白,在“我”、老雕等人映衬下,伴着多年前的一场杀人血案浮出水面。抛开法律层面讲,敢提刀杀人的都是英雄,况且是替父报仇。但这是民间的道理,法理却不容。姚宏越小说意不在探讨人的社会行为,及个中是非曲直,或仅仅是反思裹挟于时代里的悲剧成因。它只讲了一个纯粹的个体,以他石破天惊的勇气,留在了叙述者记忆里。那份血性穿过时间,仍能震慑如老雕之流的不拘小节者。作者用不确定性的侧面叙述,委婉地道出了这个带有悲剧色彩的故事,故事主体因年代久远而散发着模糊、疏离的边缘气息,令小说文本十分耐看。
  郭少梅小说《风过春阳街》,如作者所言,“是一个温情而心酸的故事,”有说不出来的痛在里边。小说把故事场域,放置在八十年代的工厂家属宿舍,一幕幕灰色调场景,街上玩着旧时游戏的孩子宛若时光倒流。年轻女工叶敏芝与春阳街,漂亮的单身妈妈与瘫痪的儿子,像谜题,激起小街的波澜。街坊亦是同事,却各怀心腹事,一干人等粉墨登场,结局是人去屋空。最终,叶敏芝嫁给了独臂鞋匠马义学,他们像齿轮,因残缺而咬合在一起,发散着跨过世俗,超越宿命的凄美。春阳街是缩影,时光里掩埋着那年那月的人和事。郭少梅力图隐晦地表达内涵,不事张扬的疼痛溢满字里行间,有生命底色,也有老工业基地沉重的背影。
  庞滟的《小小说四题》是四篇微小说,《天堂的宽恕》写了错位的福报,礼佛诵经的莫老太却死在了蒙昧无知的孩子手里,令人慨叹;《钱不是问题》说的是商品社会的拜金气息,对未成年人的不良影响与侵蚀;《张石匠的遗产》追问的是做人的良心;《去看天鹅吧》反思的是环境问题。四篇小说,分别从不同的生活角度对现实进行了折射,晾晒着世道人心。但作者的笔触没有仅仅停留在反思层面,一如那个身患绝症的张石匠,把自己全部土地补偿款捐献给家乡修路,溢出的是一个普通农民朴素、宽广的情怀,这是作品的动人之处。庞滟近年在小小说写作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于幽微处写出了人间大义。
  杨艳玲小说《曲子悠扬》写的是昨日乡村回眸,斗秧歌场景描写得鲜活生动。时过境迁,乡村在沦落,曾经昂扬着农民精神生活的物事,正渐次消逝。永山老汉把吹唢呐当成一个技艺,传给儿子土子,而今却成了一个笑话。土子所为,仿佛是一个固执的行为艺术表演者,不被庸众甚至是自己父亲所容,依然站在鹰嘴砬上吹着悲凉的秧歌调。然而当香花也离他而去后,土子的唢呐就哑了。结尾二丫头对唢呐的热切期盼,也仅出于一种对的情感记忆挽留,土子曾经的坚持,不过是现实生存,与农耕精神文化的一场无意义对抗而已。作者意在探索当下乡村的精神图景,其现实,令人唏嘘、叹惋。
  张弛小说《城春草木深》写的是情感迷失,她和他结缘于二十年前,她已经结婚嫁人,他把她安放在心中不可替代的位子。数年后,他们的婚姻都走到了尽头,她和他,像迷路的孩子,兜兜转转终逃不出命运的安排。再聚首,相知相惜,却已青春不在,空余满怀辛酸。可能受制于题材开掘度的局限,这个故事没能跳出庸常情节的窠臼,没能形成探讨都市情感话题的独特意味,让作品完成度打了折扣,使其成为放置进任何语境背景皆可的文本。
  六篇作品,各具气象,从不同角度关照了当下生活种种,既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貌,又有着向非理性叙述的尝试与探索。梳理完小说的文化和写作层面意义,我的思绪突然跳开了这些文本,而将目光停留在“小说北2830”这个群体本身。这是一个在文学不被待见的年代,却依然钟爱着写作,并于凛冽的风中相互照应,向着未知前路行进的团体。他们源动力是文学,也是彼此心中传递的那份温暖,他们感恩相遇,感恩路上的知音伙伴。
  《辽河》杂志,作为生产精神产品、宣传普及文学的平台,会继续关注这个有激情、有温度的写作群体。祝福“小说北2830”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来感恩生活。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