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动态
首页 > 动态 > 正文

李伶伶:小说源自生活

时间:2017-10-27 09:49      来源:李伶伶个人微信公众号
  我一直以为我的小说是虚构的。喜欢小说,就是因为它的虚构属性,真实的故事放在小说里也可以说成是假的,能很好的把自己掩藏起来,不暴露自己。
  前些日子,因为准备出作品集,把自己发表过的作品重读了一遍,发现很多小说的灵感都是来自生活,不都是虚构的。比如那篇被改编成30集电视剧的小小说《翠兰的爱情》,它的灵感就是来自我家院墙外的一声喊。写这篇小说时,我还生活在农村老家。那天下午,我正躺在炕上看书,听见院墙外一个女人喊一个男人的名字,说,“某某某,你刚才是不是去我家了?”这句话太有意思了,太容易让人产生误会了!喊人的和被喊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都是我家的邻居,我对他们很了解,知道这就是一句普通的话,没有别的含义。但是,如果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在喊一个年轻的男人呢?会不会产生误会呢?产生了怎样的误会?造成了怎样的结果?女人为什么要在院墙外喊?她想达到怎样的目的?最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
  那个下午,因为这声喊,我连书都看不下去了,在脑子里展开了丰富的联想。在农村,不管是男方还是女方,看上某个人,会找人去说媒。说成了,皆大欢喜。说不成,被人嘲笑或议论一段时间,也就过去了。如果被拒绝的一方不甘心呢?翠兰这个人物就在这样的构思中诞生了。翠兰不是传统农村中的那种传统女性,是当下农村社会的新女性,面对爱情,面对生活,会积极勇敢地去追求。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小心思,同时做人做事有自己的底线。这样的设计,让翠兰这个人物变得丰满又可爱。最后,她用自己的勇敢和善良,赢得了拒绝她提亲的马成的心。这篇小说写得很快,一个晚上就写完了。后来它被《小说选刊》转载,接下来竟然被改编成30集长篇电视剧,都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
  小说要有自己的思想
  小说以塑造人物为主,小说也要有自己的思想。有一段时间,我写小说常常主题先行。先去想,我想表达什么。然后再去想,我用什么样的故事去表达。比如《数学家的爱情》。我最初的构思是,我想写一位在现实生活中坚持讲规则的人,在一个不讲规则的社会里,四处碰壁的故事。这个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则,而且不肯妥协,就算为此失去很多,他也不愿意改变初衷。这样一个人,放在一个很沉闷的故事里,可能不会引起读者多少阅读兴趣,所以我选择了爱情,用爱情去表现人物的这个特点,让这篇小说具有了喜剧效果。笑过之后,去思考这个故事或者这个人物,让小说多了一份余韵。《数学家的爱情》发表后,五花八门的解读让我很惊讶。这也说明,这篇小说或者这个人物是多意的,不同的解读也让我知道,从不同的立场和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件事,得到的结论是不一样的。所以,思想性,让小说变得饱满且耐人寻味。
  小说内部的运行轨道
  经常有人问我,那么多的小说你是怎么写出来的。我说,跟着感觉走。我没有系统地学过写作,也不懂得文学理论,一直在凭着自己的感觉写。写的时间长了,发现小说内部是有它独特的运行轨道的。很多次,我在写作之前,先想好小说的样子。可是一提笔就发现,小说偏离了我预设的行走轨道,走了一条属于它自己的路,结局也常常出乎我的意料。比如《羊事》。我最初的构思是,谷雨把多余的一只小羊送给冬至,冬至没有时间喂养,谷雨帮他喂。冬至心里过意不去,买了一大车饲料送给谷雨,两个人的关系因此变得更好了。当我开始写的时候,我发现,这样长大的一只小羊,不可能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好。我放弃了最初的构思,让小说按照它自己的轨道行走。走到最后,羊死了,两个好朋友关系也破裂了。这个结局让人痛苦,同时也让人思考,是什么让两个人的关系变成这样?两个人的关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等等。而我最初的那个构思,问不出这样的问题。由此我相信,小说内部有它自己的运行轨道,这个轨道以及它到达的终点,才是小说最真实的模样。
  以上是我对写作的一点感悟,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编号: 辽ICP备05007754号 通讯地址: 辽宁作家网 沈阳市大东区小北关街31号 邮编:110041 电邮:lnzjw2008@sina.com